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专题 > 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 > 聚焦  >  正文
他们在8万个微信群里推广,只认钱不问内容,平湖警方向网络“灰色地带”犯罪亮剑
2020-05-15 09:34

  互联网为人们获取海量信息提供了巨大便利,可有的人却偏偏对“海量信息”动起了歪脑筋。面对网络犯罪活动中的一些“灰色地带”,以往传统法律法规已经很难再具有广泛适用性。为了保护广大群众的个人隐私和财产安全,我国近年在《刑法修正案(九)》中专门增加了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近期平湖警方在侦办一起案件时,首次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法条向犯罪分子亮剑。


虽说是典型套路

可还是有人上当

  3月23日,平湖市公安局独山港派出所接到辖区居民小林报警称,自己参加刷单被骗了。

  “一开始几单是蛮爽快的,佣金日返,而且要刷的东西本金也不多,基本上刷6到7单就能赚100元左右。”小林懊悔地回忆道,“但是后来就……”

  3月中旬,小林在一个微信群里无意中看到有人在发广告,要找人刷单,广告的图片上附着一个二维码:“扫码进群,任务多,打款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小林便扫了二维码,进了名为“唯X会任务交流群”的微信群。

  群里果然有很多人在发任务,本金从100元到500元不等,佣金也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小林联系了其中一个人,那人告诉小林,微信上只做推广,具体流程要在一个名为“Let's talk”的APP上操作。“Let's talk”是国外的一款交友聊天软件,小林没多想,就按对方的指示下载了该软件,之后就在“Let's talk”上交接任务。

  起初几次刷单,小林的本金都是当即返还,佣金也能当天结算。一段时间下来,她觉得这个平台挺靠谱,所以当发任务的人问她要不要尝试本金更大、佣金更高的任务时,小林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可是,在经历了一次“三连单”(连着在一家店铺刷3个单,3个单都支付后,一同结算),支付了将近7000元后,她再也没能等来返还的本金和预期的高额佣金。

  “这是一起比较典型的网络刷单诈骗,从骗子刻意把受害人引诱到服务器设在境外的交友软件上来进行诈骗,就可看出这是个专业团伙。”独山港片区刑侦队民警沈拓介绍,“但骗子以为这样我们警方就掌握不了他们的犯罪线索,那就太天真了。”


平湖警方迅速出击

民警乔装潜入侦查

  平湖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经过侦查很快就发现福建三明人徐某与这个境外诈骗团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徐某虽然只有25岁,但是在三明当地已经开了两家公司,与他有业务往来的人很多,经过大量的线索梳理,平湖警方发现他的一个生意伙伴——在福建厦门经商的张某,与该案也有牵连。4月中旬,平湖市公安局派出两个侦查小组,分赴三明和厦门进行先期侦查。

  沈拓就是前往三明“四人小组”的一员,他说:“到了三明当地,我们主要是查徐某名下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和一家所谓环保科技公司的组织架构和人员情况,以及他们日常经营的作息时间,为此我们免不了要进行排摸,其中还进行了一次乔装侦查 。”

  原来,徐某名下的环保科技公司租用了三明县体育馆内的闲置空间,而体育馆不同于写字楼,有很多个出入口,里面的布局也不清楚,为了保证抓捕行动万无一失,沈拓4人换上背心和运动裤,跑到体育馆内打了一场篮球,一番大汗淋漓后也完成了任务。“还好我们4人平时都进行锻炼,球打得还是有模有样的,不然4个中年人抱着个篮球在体育馆里,球么不打,到处瞎晃,说不定会暴露。”沈拓笑着回忆。

  情况摸清后,平湖市公安局立即从合成作战中心和独山港、新仓、林埭3个派出所抽调警力40多人,于4月23日在三明和厦门两地实施抓捕,徐某、张某等18名嫌疑人落网。




面对审讯连呼“冤枉”

法条昭彰难逃制裁

  面对审讯,徐某却连呼“冤枉”,并声称根本没搞过诈骗,他也不明白怎么就犯了法了……2019年下半年,徐某与一个名为“C”的微信账号接上了头,这个“C”也是福建人,被所属的境外诈骗团伙派回内地“发展业务”。“C”得知徐某一直在从事微信推广,就找到他洽谈合作。徐某的所谓“微信推广”,其实就是在微信群里发广告,不过他发广告并不是小打小闹的,因为徐某的两家公司截至案发时共掌握了4万多个微信群,据徐某交代,最多时他手上掌握近8万个微信群……而厦门的张某和徐某是好朋友,也是同行,平时如果接到大单子自己做不完,就会互相发给对方去做。

  “原先,徐某名下的传媒公司是专门给他自己的环保科技公司做推广打广告的,时间一长,徐某手上的资源越来越多,他渐渐发现上门找他代发广告的业务已经比自己环保科技公司的业务量还要大了,于是就专门干起了微信推广。”沈拓介绍。

  徐某把公司员工分成了3个小组:裂变组人员以每个群5元左右的价格,找人把自己拉进各种各样的群,之后再把潜伏组的人拉进新进的群;潜伏组负责群的日常统计,并分门别类进行整理,平时在群里不发言,当有客户需要推广时,再把推广组的人拉进群;推广组被拉进群后,只管发送广告图片及文字。

  “广告图片都是‘C’直接给我的,我也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东西,点进去以后都是他们(诈骗分子)的操作了,跟我可没半点关系!”徐某不停为自己狡辩。

  “徐某和张某的所作所为,正是典型的‘网络灰色产业’,已经触犯了近年由《刑法修正案(九)》新加入《刑法》的‘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我们在对他们名下公司海量的数据进行清理时,发现其还曾为一些假冒服装、假冒运动鞋的卖家做过推广。”沈拓总结道,“总之就是认钱不认人,也不认推广的内容。徐某、张某从前一直在打法律的擦边球,现在我们有明确的法条作为依据来制裁他们了,网络绝不是法外之地!”

  目前,该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图片由警方提供)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李继升 编辑:孙雪 责编:张超柱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