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日报 | 南湖晚报 | 嘉兴在线 | 读嘉新闻
浅析“三改一拆”行动助力产业转移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0-08-12 10:14:52

  2020年开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我们的节奏,每一个人以不同的形式投入“抗疫”这场战斗中。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今年的省外劳动力返岗显得尤其艰难,根据疫情管控和企业复工需求,政府和企业纷纷打响“抢人大战”,专车、专机、专列一次次出发,接连不断地接回本地企业员工,解决“招工难、返岗难”两大难题,全力助推企业复工复产,推动经济平稳向好发展。在疫情防控向好的形势下,返工大军带来的压力成为企业复工复产的瓶颈之一。   

  一、劳动力的大规模迁徙,归根到底是产业分布不合理造成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不平衡的表现之一就是地区之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长三角等东南沿海地区经济发达、产业集聚,导致劳动力人口也向东南沿海聚集,从而引发周而复始的劳动力迁徙潮。

  (一)东西部地区间发展不平衡客观存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区域经济政策从注重公平转向注重效率,在东部沿海地区基础好、投资效益高的情况下,实行了向东部倾斜的区域经济政策。对外开放首先从东部沿海地区开始,东部沿海地区利用其有利的地理和社会因素,积极参与国际分工,区域经济得到飞速发展。但中西部大部分地区发展落后,大型工业企业很少,规模较小,所以经济发展比较滞后,城乡之间不同省份之间在居民收入以及教育、社保、居住、环保等社会资源方面存在巨大差异,从而导致人员要素向东南沿海等发达地区集聚。

  (二)东西部地区间产业梯级转移任重道远

  产业的发展受到很多现实条件的制约。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采取了“向东倾斜,梯度推进”的区域经济非平衡发展战略,沿海城市迅速崛起,逐渐带动内地发展,使得全国经济实力显著提升。但现实是制约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因素并没有得到改变。中西部地区工业基础差,科技投入较少,科研开发能力较差;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不足;市场机制不健全,要素价格还没有充分反映其稀缺程度,特别是多数发达地区对土地费用等要素价格进行补贴,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资金在区域间的自由流动。种种因素导致中西部地区产业发展困难,东南沿海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的压力较大,“向东倾斜,梯度推进”的发展战略并没有得到有效落实。

  (三)东西部地区间产业合理分布亟待统筹推进

  由于经济发展政策的不完善,区域协调互动机制尚不健全,实施区域管理和区域规划缺乏必要的法律保障,各类规划之间如区域规划行业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镇体系规划等缺乏法律支撑下的协调机制,区域规划的内容在实际管理中无法落到实处。若区域经济发展差异得不到及时控制,将会造成东部发达地区的资源过度集中,人口过度密集,地区负担加重,而对于中西部地区,由于人力、技术、资金等区域经济发展不可缺少的资源流向了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无从保障,会导致长期增长缓慢甚至衰退,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产业的布局不平衡、不充分,造成了“过热和过冷”的被动局面。一方面,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新旧产业优劣难分,高度密集,挤占了有限的空间资源,使原本紧缺的建设用地捉襟见肘,优质项目难以顺利落地;另一方面,中西部产业发展相对滞后,并由此带来了中西部经济社会发展缓慢,脱贫工作难以持续稳定的深入推进。

  二、“三改一拆”行动推动产业转移的成效

  自2013年浙江省“三改一拆”行动以来,嘉兴市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运用执政智慧,做好拆后利用的大文章,将其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结合,间接实现了产业转移。近七年的实践证明,“三改一拆”行动对于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迁移相对低效的产能,推动产业从东南沿海向中西部地区梯级转移,发展中西部地区经济具有一定推进作用。

  (一)拆违治乱破除低效产能

  越是技术水平低、规模小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其企业管理越是不规范,违章搭建随处可见。“三改一拆”,“拆”字当头,把拆违与淘汰落后产能相结合,把拆违与有机更新相统一,以拆违倒逼转型、以更新推动拆违,腾退了一大批低散弱、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推进了土地整片腾退,实现了土地资源、空间资源和环境资源的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如嘉善县废钢集散产业等当地传统产业,通过“三改一拆”行动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产业升级转型。针对“低小散”生产加工户、家庭作坊和个私企业的分布特点,嘉兴市以拆违为抓手,大力淘汰落后产能,推进“两退两进”、“腾笼换鸟”产业转型升级。通过“机器换人”、“退二优二”、技改等产业升级改造措施,倒逼低端产业转型、低效劳动力转移取得一定成效。

  (二)疏堵结合引导产业内迁

  “三改一拆”通过拆违倒逼企业腾退、迁移,为全市高新产业发展拆出空间。与此同时,在嘉兴市相对低效的产能,在中西部却是较好的新兴产业,有力地支持了当地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就业岗位,提高了当地的财政税收。例如:海盐县武原镇紧固件产业,由于土地等要素缺乏、人力资源成本不断上涨等因素,制约着产业的发展。武原镇在整治“低小散”企业中,采取“关停一批、转移一批”的政策,与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对接,对紧固件产业进行异地转移,帮助海盐进一步调整产业结构布局,打破紧固件产业发展的“天花板”,同时为新兴产业发展腾出空间。嘉兴市秀洲区喷水织机是让村民走上致富路的重要产业,但污染严重,属于典型的“低小散”。2017年,嘉兴市秀洲区对喷水织机行业推出整治提升新要求,清退一批散落在自然村内、工业集聚区外、对环境影响大、未依法纳税的喷水织机。2017年以来,仅王江泾镇共腾退1370户20502台喷水织机,散户喷水织机全面退出历史舞台。同时,王江泾镇积极对接江西省九江市,为喷水织机产业寻找新的出路,将喷水织机产业进行异地转移再发展。诸如此类一大批跨地区产业转移项目实现了嘉兴市和中西部地区的双赢。

  (三)盘活存量吸引朝阳产业

  嘉兴市通过大力实施“三改一拆”,将非法侵占、低效土地腾退出来,拆违还路、拆违治脏、拆违增绿,不断完善拆后利用工作,通过合规合法、科学高效地资源优化配置,推进城乡建设空间布局更加合理、有限的土地资源供给保障赖以持续。2013年以来,全市累计完成拆改3.8亿平方米,拆出土地面积近8766.39万平方米。结合政策红利的灵活运用,有效地缓解了发展空间不足的难题,给高新技术产业落地换得空间和良好的设施,完善重大项目用地保障机制,促进土地要素更多向高能级平台倾斜,优先保障先进制造业、高科技企业等优势产业、优势企业要素供给,提高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使用绩效,从而推动本地经济向更高水平发展。

  三、“三改一拆”推动产业转移的展望

  针对我国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现实,嘉兴市的“三改一拆”行动要站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新战略高度,按照省委、省政府两个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体部署,不仅要持续深入提高本市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要发挥经济强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助力中西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地区。

  (一)咬定青山,深入推广

  各级党委、政府要将“三改一拆”行动向纵深推进,向更高水平提升,发挥“三改一拆”行动对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加亩均税收的助推作用,对产业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腾笼换鸟”的倒逼作用,对城镇有机更新、改善民生福祉等助力作用,对优化生态环境、建设“两美”嘉兴的促进作用,化“要我拆改”为“我要拆改”,立足各地实际开展“三改一拆”行动,主动出击、疏堵结合、全面谋划,形成上下一盘棋的局面,为产业梯级转移创造外部条件。

  (二)统筹谋划,科学施策

  首先要站在科学发展观的历史高度,把握前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依法依规处理问题,紧紧围绕“拆出空间、拆出形象、拆出效益,改出经济转型、改出环境改善、改出功能提升”的要求,努力打好“拆、治、改、建、管”组合拳。其次要遵循第一、二、三产业的发展规律,尤其要针对制造业作好近中远期以及跨地区的发展规划,统筹协调,科学布局,形成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向中西部地区的梯级分布,实现促发展、拓空间、优环境、保稳定、惠民生的良好局面。

  (三)内治外引,有序转移

  对内要持续发力,开展“无违建”创建工作,打好存量违建清零攻坚战,通过行政手段压缩违建企业的外部空间,逐步淘汰嘉兴本地区“低散弱污”的产业,同时对低效产业不搞“全盘否定”,通过项目改良、技术改造等措施,赋予旧产业新的活力,积极向中西部迁徙输送,使其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发挥更好的作用。对外要寻找合作机会,开展东西部跨地区政府间的经贸洽谈往来,为产业转移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在上下游产业链的打造、物流成本的控制、运商环境的提升、人才合理流动等多方面提供有利条件帮助,企业向外有序转移。

  综上所述,以“三改一拆”行动为支点,撬动江浙沪经济发达地区低中端产业有计划、有步骤地向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转移,此举不仅能够为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落地实施腾出发展空间,改善现有的生态环境,而且对于推动中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培育和扶植二、三产业,改善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巩固脱贫的成果,均具有深远的意义。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郁明伟 王辉 沈菁 编辑:鲁贇 责编:邓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