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警界  >  正文
20岁女钢琴老师遇害案一审开庭,遇害人母亲一年白头
2020-07-17 21:36:08

  

 

左一为遇害人母亲石大姐 田建明 摄

    7月16日中午,石大姐伛偻着身子,瑟瑟颤抖,四十来岁的人看上去如同六十多岁。

  隔着蓝色的口罩,分辨不出她面部的表情。但一提到凶手,这个身材矮小的中年女子目露恨色和坚韧,“严惩凶手,杀人偿命,我们不需要赔偿。”

  说到最后,喊声变得声嘶力竭,观者无不扭头掩面。

  石大姐和家人的痛彻心扉,始于2019年8月10日。当天,女儿徐某丽在嘉善一地下停车库被曾经的男朋友残忍杀害。

  7月16日上午,该凶杀案在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当庭未作宣判。

  一对曾经海誓山盟的小情侣,最后为何会以如此惨痛的结局收场呢?


(一)

分道扬镳

  2002年,山东临沂的徐师傅和石大姐夫妇来到嘉善打拼,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3岁大的大女儿徐某丽。

  经过多年的辛苦打拼,这家人不但在当地买了房子,而且还在这里落了户。

  徐师傅膝下有3个孩子,老大徐某丽出生于1999年2月(殁年20岁),老二和老三分别是女儿和儿子。在嘉善当地,石大姐经营一家水果店,徐师傅跑货运。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很富足,但却还是比较美满。

  在很多家庭里,老大一般都会扮演早当家的角色。徐某丽也一样,从小就很懂事,也很努力。她很喜欢钢琴,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在钢琴培训学校里打工挣钱。直到遇害时,她还是嘉善一家培训学校的钢琴老师。

遇害人徐某丽

  “她很优秀的,不怎么乱用钱,基本上工资都是交给了父母。”曾经与徐某丽是同事加闺蜜的张晓然(化名)说。

  命运,有时总会阴差阳错地安排。2018年年底,经同学介绍,徐某丽与嘉善县陶庄镇的陆某伟认识。2019年初,两人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两人的关系进展很快,甚至到了发展到了谈婚论嫁。

  2019年6月的一天晚上,徐师傅与石大姐第一次在家里见到了女儿的男朋友陆某伟——一米八的个子,沉默寡言,“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徐师傅回忆,“端午节那天,他来了一趟我们家,沉默寡言。他说,他妈妈和姐姐要上门来提亲。我认真考虑了一下,女儿才20岁,年龄太小,加上工作还没稳定,就没表态。我知道他的经济情况一般,在嘉善没有房子,就对他说了一句话,‘穷不要紧,只要肯干有目标……’”

  8月1日,徐某丽回到家后突然向石大姐哭诉,表示自己不想再与陆某伟交往,“她说,吃饭时偶然看到他的手机信息,发现他在赌博,输了很多钱。”

  2019年8月26日,陆某伟的父母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儿子曾经从他们手里要走很大一笔钱,说是要和别人开酒吧。

  事实上,陆某伟并未开过酒吧,这些钱很可能与赌博有关系。

  另外一件事,直接宣告徐某丽与陆某伟之间的恋情彻底结束。一天,徐某丽发现陆某伟脖子上有个吻印,她追问“草莓”(吻印的一种说法)的来源。

  见无法绕过徐某丽这一关,陆某伟就解释说是喝醉后被别人吻的。

  实际上,被吻的那天晚上,陆某伟与另外一名女子发生了关系。

  陆某伟的种种行为,让徐某丽铁了心要和这个男人分道扬镳,微信拉黑、电话删除……她决定将“他”从生命中抹去。

  陆某伟哪里肯罢休,多次向徐某丽央求和好。2019年8月3日,徐某丽晚上8点下班,陆某伟将其拦住,跪在面前央求。后来,在几位女同事的帮助下,徐某丽才得以脱身。

  8月7日晚上,陆某伟又来到徐家楼下。石大姐随后下楼,“我问他来干嘛,他说找我家女儿。我问怎么了,他说他犯错了,我说有些错是可以原谅的,有些错谈不上原不原谅,有缘无份不能强求,他点点头,说阿姨你上楼吧!我看他发动车子,我就上楼了。”

  这天晚上以后,石大姐再也没见过陆某伟。

  石大姐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3天后做了一件事,将两个家庭拖进了痛苦的深渊。


(二)

车库行凶

  2019年8月10日,超强台风“利奇马”登陆浙江,当天嘉兴处在风雨肆虐之中。

  下午,嘉善星悦城的星巴克内,外面狂风暴雨,里面很安静。

  徐某丽与同学正面对面坐着,一边喝茶一边玩网络游戏。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徐某丽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还附上了一段视频,表示自己正在星巴克,视频中,室外的风很大。

  徐某丽怎么也想不到,朋友圈中的这条信息,竟给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

  一位同学在徐某丽看到这条朋友圈动态后,马上将此情况告诉了陆某伟。

  当天,因为徐某丽拒绝接电话和见面,陆某伟如同一只困兽,开着车在嘉善县城到处转。

  从同学那里得知徐某丽的位置信息后,陆某伟立即驱车赶到星悦城,将车停在地下车库。

  陆某伟的车上,放有一把刀和一根收缩棍。他称,刀是一周之前买的。

  没多久,徐某丽看到陆某伟出现在星巴克内,此时,她正和一名男子在玩游戏。

  过一会儿,陆某伟转身回到地下车库,从车上拿出刀。

  陆某伟在法庭上供述,原本准备拿收缩棍的,后来却换作了刀。刀并不是用来杀人,而是为了防那个男的,万一打起来,想用刀来吓唬吓唬。

  陆某伟返回星巴克,徐某丽看到后起身向外走,陆某伟追上去。两人开始争执,并伴有拉扯动作。

  见陆某伟拦住去路还拉扯自己,徐某丽就踢了对方两脚。陆某伟一把抢过徐某丽的手机,朝地下车库走去。徐某丽跟上去,欲抢回手机。

  在地下停车库,陆某伟先将徐某丽掐晕在地,随即抽刀朝徐某丽的脖子上连续猛扎……

案发现场 龙凌 摄

  看到徐某丽倒在血泊中后,陆某伟吓坏了,急忙驾车往家里赶。后来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公安局自首。

  警方通报称:2019年8月10日17时许,男子陆某伟(男25岁,浙江嘉善人)到我局刑侦大队投案自首,称其当天下午在我县中山西路118号(恒利·星悦城)地下车库内,因感情纠纷,将徐某丽(女,20岁,浙江嘉善人)捅伤。接警后,我局立即指令处警民警和120赶赴现场,将伤普徐某丽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救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现犯罪赚疑人陆某伟已被我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三)

生不如死

  2020年7月16日上午9点半,徐某丽被杀案在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开庭。下午,法院官微对外公布了该案相关信息:

  2019年1月,被告人陆某伟与被害人徐某(徐某丽,记者注)确定恋爱关系。同年8月初,由于陆某伟与他人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等原因,徐某提出分手,陆某伟意图复合,在徐某下班途中或家门口堵截徐某并予以纠缠。

  8月10日15时许,陆某伟获悉徐某与他人在嘉善县魏塘街道中山西路118号星悦城星巴克店内,遂携带水果刀赶至店内,再次要求复合,遭拒绝后夺取徐某手机,引其至星悦城地下车库。

  两人到达地下车库负二层后,陆某伟再次纠缠并遭到拒绝后,强行将徐某拖拽进入车库中隐蔽通道内,采用掐脖子、水果刀捅刺的方式将其杀害。

  作案后,陆某伟驾车逃离现场。当天17时许,陆某伟在家人陪同下至嘉善县公安局投案自首。警方随后赶往案发地下车库,发现徐某已经死亡。

  经法医学鉴定,徐某系生前受外力作用于颈部压闭气道导致窒息,又被锐器捅、刺前颈部造成颈部大血管破裂致大失血而死亡。

  当天上午,徐师傅、石大姐以及二十多名亲戚赶到,被安排在法庭外观看庭审直播。

  “他(陆某伟)自始至终没有半句表示后悔或对不起我们的意思。还有,从出事到现在,他和他的家属没有一人通过任何方式向我们道歉。”石大姐说,“我们不需要任何赔偿,希望严惩凶手,一命抵一命。等待判决吧,如果不是死刑,我们会继续上诉。”

  说到这里,石大姐嚎啕大哭,捶胸顿足。

  2019年8月26日,记者曾与石大姐在嘉善见了一面。那时,她还是一头黑发,时隔一年后再见面,已是头发花白凌乱:“这一年来,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生不如死。”

    徐某丽火化后被送回老家下葬,将女儿的骨灰送到老家时,石大姐就大病一场。

田建明 摄


来源:读嘉新闻 文字记者:龙凌 编辑:向辉 责编:鲍嘉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