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嘉兴群星闪耀时·新春】嘉兴音乐“巨星”们的开挂人生
2023-01-24 07:30

开栏语

嘉兴群星闪耀时

历史是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

嘉兴自古以来繁华富庶,人文璀璨,是人才渊薮之地。

在7000年的文明史中,孕育出众多垂范后世、闪耀千秋的人物。

它们宛若星辰一般永远散射着清辉,普照着终将消逝的黑夜。

壬寅虎年,读嘉·人文频道,以整整一年的时间,穿风越雨、溯古及今,每天撷取一个人物,为你打开一卷穿越时空的“壬寅嘉禾星光历”。

如果说,一位天才横空出世,闪耀的是一片星河,那么,一群天才纵横捭阖,闪耀的将是整片历史的时空。

又是一年新春,癸卯兔年我们整装再发,重磅推出“嘉兴群星闪耀时”,将从群星闪耀的嘉兴星空中,撷取一串串璀璨的光华。

新春伊始

“嘉兴群星闪耀时”

首先推出新春策划

以诗、画、琴、棋为线

与你共赏一片文艺与休闲的星空


二零二三·兔年春节


人生海海,那些翻山越岭的磨砺,会遇见惊喜和辽阔。面对人生这座高山,一代又一代爬山者都在奋力攀登。登山的过程总是不易,却总有一群人,可以体会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

历史的舞台是残酷的,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时间的河流不会记住你的身影。从古自今,嘉兴历史上出现了很多天才级的音乐家,他们给世人留下了珍贵的音乐财富,有些甚至成为了无价之宝。这些人身上是有着共同点的:坚韧、倔强、执着,而他们的音乐人生更是精彩而闪耀的。

今天我们就一起走近这些音乐“巨星”们,去看一看那些传奇的经历,去了解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到在青史上留名的?



昆曲,有600年的历史,被称为“百戏之祖”。昆曲与嘉兴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据考证,由海盐腔改造形成。笛子,在昆剧演出中被视为配乐之灵魂,好的笛师往往伴生着一个名角的成长。

江南四大笛王有“二许”,都是嘉兴人,其一为许鸿宾,其二是许伯遒。他们都与大师梅兰芳有过交集:一个曾为梅兰芳伴奏,另一个则是梅兰芳的御用笛师。

嘉兴地区昆曲活动历史悠久,至民国初年活动愈益繁盛。当时嘉兴一带的昆曲演唱方式不同于别的地方,独树一帜,被称为兴工,许鸿宾是演唱兴工的代表人物。

  1936年秋,怡情曲社发起“七夕鸳湖曲会”,在南湖烟雨楼举办,曲会自首日上午十点开锣,到次日早晨六点方才息鼓,所唱剧目四十二出,堪称民国史上民间昆曲盛事之最,许鸿宾担任乐队的曲师。

 20世纪50年代初,梅兰芳和朋友来嘉兴寻访苏小小墓,听说附近住着江南笛王,便登门拜访。当时许鸿宾己年逾古稀,两位大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梅兰芳在许鸿宾的笛子伴奏下,即兴唱了一段昆曲《长生殿·絮阁》,引来邻里争相围观,堪称一段佳话。

而许伯遒成为笛师,也是自幼受家庭熏陶,他的爷爷能唱昆旦,喜欢吹笛。他自己又天赋禀厚,十岁时就能按谱奏曲。大约二十岁后,就有了“笛王”的称号。许伯遒在《笛声咽——悼念梅兰芳先生》一文中,回忆了他和梅兰芳相识的第一面。

大约是1932年或1931年的春天,在许伯遒的堂兄许姬传家里,他见到了梅兰芳。


许姬传是梅兰芳的得力助手。这年梅兰芳迁居上海,许姬传请大家来家里吃饭。吃了饭后,许伯遒吹笛,俞振飞唱了昆曲《金雀记》,梅兰芳唱了《思凡》。

梅兰芳之《思凡》

见许伯遒很会吹笛子,梅兰芳很欢喜。那些年,梅兰芳与南昆的曲家、艺人接触较少,他希望在北昆之外,再从南昆多吸收一些精华。

《舞台生活四十年:梅兰芳回忆录》则这样写道:“我唱完了,觉得十分痛快。因为他的所谓‘满口笛’,又宽又亮,正配上我这条宽嗓子。拿他吹的笛子的外形来说,就跟北方的有了区别。他的笛子比较粗些,所以发音宽而亮。”

此后,梅兰芳常请许伯遒理曲子,“理熟了,他拿起笛子就吹。他吹的瘾头真不小,我那时唱的兴致也不差,我们两个人简直唱出瘾来了。”

也是那年冬天,许伯遒正式上台为他伴奏,梅兰芳在天蟾舞台唱《游园惊梦》。  

影片《游园惊梦》剧照 梅兰芳饰杜丽娘 俞振飞饰柳梦梅

梅兰芳一生重视昆曲演出,对于昆曲界发起的义演活动,他总是积极参加。在上海昆曲义演时,他演出《瑶台》《金雀记》《乔醋》等,都是许伯遒吹奏。

抗战胜利后,梅兰芳剃须重登舞台,在上海美琪大戏院演出昆曲《思凡》《刺虎》《游园惊梦》《断桥》《奇双会》等,万人观仰梅伶王复出,为他擫笛的还是“笛王”许伯遒。



嘉兴昆曲界大佬的朋友圈是壮观的。

来自海宁的昆曲大师徐凌云,在清末民初昆剧界也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

昆曲界素有“俞家唱、徐家做”的说法。“俞”是俞粟庐,“徐”便是指徐凌云;还有“南徐北溥”之说(“南徐”即徐凌云,“北溥”是指红豆馆主、北方票界大王爱新觉罗·溥侗)。

上世纪二十年代,徐凌云和周凤林珠联璧合的表演堪称翘楚,被誉为昆坛无可替代的经典“绝响”。

当时报刊是这样评论的:他们在台上像“猫捉老鼠”,但不知谁是“猫”,谁是“鼠”。由此可见,双方表演中的“咬合”已到了融为一体的完美状态。 以至于徐凌云过世多年后,曲界仍有“场歇尘飞,余韵犹在”的感叹。 


有些人天生就是做大事的,音乐名家朱英就是这样一个人。

传承千余年的中国琵琶,曾因他而名扬四海。这位来自东湖畔的琵琶大师,是最早将平湖派琵琶传播到海外的“四弦国手”,也是我国近代有史料记载的,在国外舞台上独奏琵琶第一人。

1921年11月,朱英作为中国派出的赴美国华盛顿太平洋会议代表团第一批随员,在外交场合演奏琵琶,颇受赞誉,后有“国手”之美誉。

1922年,朱英在华盛顿举办音乐会,平湖派琵琶武曲声音高昂,气势磅礴,中外宾客纷纷为之倾倒。朱英也成为目前可查史料中在国外登台独奏琵琶第一人。他留下的,不仅是琵琶的经典,更是自己一世的精彩。


除了琵琶,嘉兴还有一曲评弹,令后人陶醉不已。

陶醉到什么程度呢?“说表层次分明,嗓音高低相济,遣词用语得当,唱腔苍劲缠绵而又飘逸,震慑了全场听众,并一再要求说下去。”

这位曾经名满江浙沪的评弹名家来自嘉善,他始创弹词流唱腔“夏调”,被称为评弹界“三大单档”之一,更被誉为“评弹梅兰芳”,他就是人称江南铁嗓的一代“描王”夏荷生。

夏荷生的“夏调”蜚声当时整个评弹界,各地场东都纷纷前来重金礼聘。

盛名之下的夏荷生,有多牛呢?

他到上海得意楼书场演出,由于说噱弹唱演俱佳,听众蜂拥而至。据当时的报纸记载,场内人满为患,夏荷生一声高腔响彻云霄,震动天地,楼面欲坍。


“要使中国的音乐在世界乐坛上占一个重要的位置,非从音乐教育入手不可。”说出这句话的人叫刘质平,他是李叔同倾心培养的学生。

为推广李叔同“先器识而后文艺”的文艺观,实现音乐审美教育的理想,1919年,刘质平与同学吴梦非、丰子恺一起创办了上海艺术专科师范学校,开办不久就成为国内有影响力的艺术学校。

之后,他又到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教授音乐,在美专11年,一手建起了音乐系,成为“美专音乐系的奠基人”。 可以说刘质平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音乐教育事业。

在星光闪耀的嘉兴音乐名家中,还有许多杰出代表:海盐腔的奠基人杨梓,曾为康熙内廷琴师的金陶,平湖派琵琶大师李芳园……

每每仰望这样的人物

都会令我们心生敬意

他们对世界无比热爱

更将这份热爱

一丝一缕体现在音乐作品中

超越了一个个时代

这就是“巨星”的力量

向他们致敬!


来源: 策划:邓钰路 陈苏 文字记者:戴群 制作:赵宇微 实习生:吕彤 编辑:赵宇微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