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独向草木借清凉 | 王太生
2022-08-05 18:30


草木是有凉意的,我有几回在深山里,就感受到它们的美妙存在,尤其在夜晚,那些凉意丝丝缕缕地从草木的根部析出,倘若沾些露水,叶子散发清幽。


老园林里也有凉意。那些古木、藤萝、兰草间藏着清凉,微微的气息,吐露一园子的草木空翠。


那么,暑热天,还有哪些植物散发沁人心脾,让人神清气爽的悠悠清凉?


树之凉。朱自清《松堂游记》记述了他和友人的一次盛夏避暑,写了松堂里的白皮松之凉:“堂中明窗净几,坐下来清清楚楚觉得自己真太小。在这样高的屋顶下,树影子少,可不热,廊下端详那些松树灵秀的姿态,洁白的皮肤,隐隐的一丝儿凉意便袭上心头。”


藤之凉。这个藤,不论是老院子里的紫藤、葡萄藤,还是攀爬在粉墙上的凌霄花藤、爬山虎藤,它们都能以一己之荫,带来植物清凉。我所生活的古城,从前有一条紫藤街,长长的小巷,紫藤覆荫,带给路人多少清凉,人们在藤荫下喝茶、聊天、下棋、睡觉,溽热暑气,聒噪市声,渐渐远去。


竹之凉。夏天的傍晚,经过一家大院的围墙,院里有一片小竹园,竹树间植,绿意森森,每次走过时,能感受到院墙内散发出的凉意,让人心情与毛孔一样舒畅。


竹之凉是与生俱来的。我有一张竹躺椅,经过几载夏日的汗水浸润,表面由青变红,泛着清幽光泽。居家过日子,必定拥有许多生活物品,细想之下,有些东西可有可无,但对我来说,一张纯天然的竹躺椅不可或缺,与我肌肤相贴的那些竹片,不知来自江南江北的哪座竹园?


夏夜明月光,一床竹之凉。竹子的凉,沁人肌肤,如老者温情的抚摸。我在少年时,睡过的那张油亮的竹床,表面用井水擦拭后,散发丝丝沁凉。有时候把竹床搬到小河里去洗,那些清凉的水,从竹篾的缝隙,汩汩而过。竹篾通透,吐露天地间多少幽意。人躺在上面呼呼大睡,这样的人生睡姿,有一种竹之凹凸,粗犷的风格。


荷之凉。荷之凉不同于竹之凉,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荷花之异馥,避暑而暑为之退,纳凉而凉逐之生。”有荷花的地方,就有凉,红荷叶片肥硕,筋络清晰,沾几颗晶莹水珠,荷雨生凉。暑热难忍时,这个古代老头儿,哪儿都不去,什么人也不见,不用戴头巾,就连衣服也不穿,赤身裸体,躺在杂乱的荷叶中野凉。


凉意在亭亭荷叶间积聚。一小片荷花,有一小片清凉;一大片荷花,有一大片暗涌的清凉。这样的凉,在暑天是难得的,令人神清气爽,虽然看不见,但你真切感受到它的存在。


蒲之凉。夏天,我喜欢睡蒲席,这样一种柔软的草,编织的卧具,经纬的缝隙间,散发淡淡的,草的清香,与我的肌肤是那样熨帖。蒲席上有不同的睡姿,或仰,或卧,怡然自得。清人高桐杆《十乐》里说:“每到三伏大热天,白天不宜作功课,枕着竹枕,铺上蒲席,在北窗下高卧,和风吹来,五脏生凉,闭目养神,养精蓄锐正是此时,这也是劳累之人的一大快乐。”


苇之凉。那年夏天,我去了靠近苏北黄海边的那个小村庄,四周是大片大片的青苇。那儿的房子,屋顶是用苇片盖的,床上是用苇席铺的,门沿挂的是遮阳、挡蚊虫的苇帘,从里屋往外看,筛下稀疏的光影,有一种芦苇的清凉。


芭蕉之凉。庭院里有芭蕉数丛,雨点打在叶子上,忽徐忽疾。如果用古宅的芭蕉叶做一把扇子,扇子上有唐宋的清风明月,蕉叶的清香,还留在上面。每当风生竹院,月上蕉窗,对景怀人,让人心生凉意。


明代刘基诗云:“凯风扇朱夏,草木生清凉。”果真是沉浸其间,兀自而乐?只因人还天真,想寻一份心神笃定,思想有氧,独向草木借清凉。



来源: 作者:王太生 编辑:许金艳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