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我与曝书亭丨徐如松
2022-08-05 18:30

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我对大名鼎鼎的曝书亭了解十分有限。王店人开口闭口都是曝书亭,以前的我不甚理解,特别还有人将曝书亭读成“暴书亭”时,更令我诧异。当然,我也揣测这是由于方言读法造成的缘故。 

我当老师后,曾带领学生一起游曝书亭,还要求他们写一篇游记。我自己则在查资料做功课的时候,才确认曝的读音以及其暴晒的意思。那时我就在想,曝书亭的主人朱彝尊真的是很有意思,在一个普遍缺乏书籍的年代,竟然每年都会定期晒书。 

我上小学时,就看到过朱彝尊的“彝”字,但这个字笔画多,读音也难。当时的我还买不起《新华字典》,就将朱彝尊 读 成了“ 朱 xi尊”。由于曝书亭主人名气太大,留给世人的印象又极深,所以在教书后,我偶尔还是会不经意说漏嘴,蹦出个“朱xi尊”来,贻笑大方。

 “醧舫”,隶体楣额,系清初郑簠所题。此舫斋好似游船,三面临池,侧有曲桥,池有荷花,坐此斋中,似坐画舫,相传为朱彝尊与诗友唱和之地。每当我带领学生在此舫中驻足观赏,必有人问我“醧舫”怎么读?我深感自己难以满足他们浓厚的求知欲。首先,醧舫的“醧”字太难,《新华字典》上也查不到。拆分开来看,左边的“酉”是饮酒的 意思 ,右 边 部 分 有 人 认 为 是“区”,我觉得不尽然,但“醧舫” 亭主人与诗友饮酒唱和之处,却是名副其实的。 

我记得第一次游曝书亭,抬头看到“醧舫”两字,也是愕然,但我不敢询问老师,倒是我的学生胆子大,非要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这不就把我难倒了。我跟他们说了个大概,最后鼓励他们回家问问爷爷奶奶,美其名曰“开放式教学”。 

我在王店镇上教书十七年,每年都带学生去游览曝书亭,在为他们解说的过程中,也对曝书亭及其主人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和兴趣,也越来越对“一代文宗”朱彝尊,以及他所作的《鸳鸯湖棹歌》心生敬意。


来源: 作者:徐如松 编辑:戴群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