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父亲|钱羽
2022-01-14 10:19


父亲

金 色 的 阳 光 透 过 格 子 玻 璃 窗 照 射 进一个充满老旧气息的卧室,顺着颜色已经斑驳的床看去,上面有一个女孩安静地躺着,恬淡又美好。

“砰——”房门被粗鲁地推开。“起来!”一个看起来病恹恹的男人扯着大嗓子吼着,这一句话好像要把全身力气都用完一样。她的脸颊轻微颤动了一下,随即双眼睁开,缓缓坐起身过后,歪头看着怒目圆睁的父亲,不明白父亲为何是这样的表情。短暂的洗漱后,父亲给女儿安排了两件事情。一,学煮鸡蛋;二,下田种地。历经一番艰难的教学之后,果然在父亲的意料之中,小妮没学会......父亲默默叹了口气,想着估计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教她,慢慢来吧。

稍作休整过后,父亲便带着小妮去田里了。走在直通田地的小路上,小妮把头低得快碰到了地。她不喜欢这条路,路上的杨柳都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天生孱弱;野花们也都萌生竞相开放的念头,是在怕别人嘲笑吗?极不自在。她讨厌一切有生机的东西“。哟,这不是小傻子嘛,大家快来看啊,她来学种地了,学得会吗,哈哈哈哈哈!”一个男生的声音想起,小妮很熟悉,却叫不出他是谁。父亲也不多说,拉着小妮的手快步走过。无力反驳,也堵不上悠悠众口,谁让这是既定的事实。

原来早在小妮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以至于患上急性咳喘病,虽说无法根治,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次与小妮父亲吵架时发病了,打开药瓶刚想吃药,却被醉酒后的丈夫打翻,由于没有及时吃上药,一口气没喘上来,去了。想当初小妮也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自此后不仅得了失语症,人也傻了,她家就沦为全村的笑柄。

“这样种,不对,是这样!”父亲逐渐失去 耐 心 ,于 是“ 啪 — — ”,清 脆 的 声 音 随 着父亲挥动着的手响起,五个清晰的手指印便被刻在了小妮白皙的脸上。父亲看向女儿的脸,默默放下了高举的手,垂在身侧,微微颤抖。片刻,女儿便呜咽起来,她只是觉得原来夏天的风也可以这么凉。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妮啥都没学会。在她看来,这一个月什么都没变,除了父亲越来越暴躁的脾气。正是四点半的凌晨,太阳缓缓跳出地平线,小妮仰起头看着。日出总是很美好的,它从一个地方升起,不停地散发出光芒,渐渐温暖了整片天空。无奈的是,老天爷的心情说变就变,一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雨滴滴落在她的掌心,然后不受控制地向下滑去,像极了生命。

一阵敲门声响起,片刻后门被推开,是隔壁的李婆。她倒是料定了主人不会生气,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抓住小妮的手就往外冲:“走,跟我走!快啊!”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她很快地跑起来。楼下,李婆将小妮“甩”上自行车,然后赶忙驾车疾行而去,那个方向是,医院!

充满消毒水味的病房内惨淡至极。白色的窗帘耷拉在两边,小妮望向父亲白得快要透明的瘦削脸庞,伸出手去抚摸,好像怕他消失不见。父亲睁开微闭的双眼向她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李婆解释道 :“ 你 父 亲 在 一 个 月 前 得 知 自 己 已 是 癌症晚期,他知道自己命数已尽,唯独放不下你。你可千万不要记恨你爸爸凶你,他只是想你能在他走后自食其力。”也不管小妮能否听懂,她自顾自地说着,最后补了一句:“他马上就要死了。”霎时,好像一根筋从小妮脑中崩断,她大哭起来,哭得无助又后悔......

她怎么会听不懂呢,傻病本来就是装出来惩罚父亲的。但是当她知道父亲也要离她远去了,亦如当年的母亲,心里却没 了“ 坏 人 ”得 到 惩 罚 的 快 感 。 窗 外 的 雨没有停,她却释然了。在父亲喘息的最后,“爸爸!”那干涩又磕绊,乌鸦般的叫唤从她口中吐出。父亲则是流下最后一滴泪水,像是在回应。

小傻子会说话了,这是村里少有的稀奇事儿。村里人纷纷去瞧她,她也不同他们讲话,只是默默地种地,人们不禁怀疑李婆所说的真假。热闹过去后,有人觉得小妮可怜,想带她进城务工,可小妮拒绝了。她要留在村里种地,守在这里,守着春夏秋冬。日日如此,年年不变,只因父亲母亲都在这里啊。

卧 室 里 , 她 看 着 父 亲 的 照 片 , 说 :“ 爸爸,我会做饭,也会种地了,你放心......”

(指导教师  黄勇智)



来源: 作者:钱羽 编辑:赵宇微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