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母亲患了阿尔兹海默症 | 俞建平
2021-10-13 11:48




又到重阳节。九年前的10月份,母亲住进医院的老年科病房,再也没有回家过,母亲患了阿尔兹海默症,每况愈下。


母亲1928年出生,今年93岁,她不是病区里最年长的,但是住院时间是最长的了,如今靠鼻饲营养液度日。


这九年,除了我们家属的关心,更多的是医护人员的常规治疗和康复护理,虽然我知道对老年人来说,痊愈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但是医护人员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的精神和体力上的压力。


病床上的母亲,像个乖巧的孩子,不吵不闹。母亲在意识还有少些清醒的头几年,坚决不愿意来住院,是我们子女连哄带骗带她来的。把钱花在医院,虽然有医保可以报销一部分,但对于这位开个电风扇还说浪费电的老母亲来说,住院的每一分钱她都心疼,并且还要拖累子女,那不是她的性格。之所以送母亲进医院,是因为发现她整天疑神疑鬼,幻觉不断,行为不正常了。


母亲年轻时


母亲是个勤劳一辈子的纺织女工,从小在城市里长大,高小文化程度,那个岁数识字的人也不多。母亲特别爱干净,家里的砖头地皮,也要拖得像砚台,精光溜滑,要求我们进门换鞋。


记忆中的母亲,一年四季在织毛衣,今年穿过了明年就拆光重新织过。那个年代纺织女工大多会如此。母亲是个急性子,出门的包里总是带着棒针,没日没夜地编织,仿佛空闲下来就是浪费时间,母亲是名副其实的见缝插针式地织毛衣。母亲心灵手巧,她织的毛衣,领口袖口总是不松不紧有弹性,这让小姐妹们羡慕。在我年轻的时候,甚至我结婚有了孩子,我身上穿的毛衣都是母亲织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夏天很热,屋子里更闷热,母亲手摇蒲扇,整晚给我扇,有时候见她似乎睡着了,可她抬起的手臂仍悬在半空中摇动,困倦中还不忘给我扇扇子。


在我下乡插队去的那天,也是10月份,母亲哭得稀里哗啦,儿子当农民去了,这是多么大的思想压力。后来,每当我过年回家,母亲总是留我在家里多住些日子,过了正月半,还舍不得我回乡下。


再后来,在我回城上夜班的那几年里,母亲担心我睡过头,总是提心吊胆不睡觉,闹钟一响她先惊醒,要把我送出门了才安心。


眼见母亲由焦虑不安变得日渐呆滞,我也无回天之力,所有的药物都是镇静为主,让我想到了电影《追捕》里的横路敬二。母亲踏上了一天天老去的旅程,与我渐行渐远了。


人们都说父母在,家犹在。母亲还在这里,那算是我们子女的福气,可是母亲在病床上度日如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母亲正在一天天老去,我没有能够像母亲当初爱我那样去对待她。而是把失能的母亲托付给了医院,这让我感到惆怅,感到愧疚。



看着病床上的母亲,我的内心有些孤独。作为她的儿子,我也六十多岁了,可是只要母亲在,我一直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来源: 作者:俞建平 编辑:许金艳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