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月好书榜】《黔滇道上》:一窥我们中国本土民族史、艺术史研究最初的探索
2021-09-26 14:10

“好书有约”九月好书榜来了。

嘉兴市图书馆“好书有约”专架可借阅。

嘉兴市新华书店“好书有约”专架有售。


看了好书,欢迎写读后感给我们:haoshuyouyue520@163.com,一经选用稿酬和好书双重酬谢。




《黔滇道上》 李霖灿 著 【加】李在中 编 北京出版社

李霖灿是对中国西南边疆民族艺术、中国传统绘画极有研究的中国艺术史学者、民族学学者。《黔滇道上》完整收录他在年轻时(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对黔滇地区考察所著述的文章与手绘写生,侧重对各地历史文化遗存、民俗、民间艺术等方面的记录。


此外,书中还收入关于作者当年为国立艺专“边疆艺术考察团”所撰调查报告等文章。


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读到一个艺术类学生,抱着十足的好奇心和坚定的勇气,走在大西南的土地上。通过亲身游历,他更深刻地理解了,为什么艺术工作者要走万里路,从此也走上了自己的艺术文化研究道路。


在这本书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中国艺术史大家在青年时期,通过田野考察而对中国西南地区的地理地貌、博物生态、民族艺术、社会田野等各方面做出的记录与思考,可以一窥我们中国本土民族史、艺术史研究最初的探索。


李霖灿,1912年生于河南辉县,1938年毕业于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从事西南边疆民族艺术调查。1941年进入中央博物院,从事传统艺术尤其是绘画的研究工作,后曾任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著有《中国美术史》《中国名画研究》《中国画史研究论集》等著作。


他曾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前半生玉龙看雪,后半生故宫观画。


《黔滇道上》由李霖灿之子李在中整理编辑而成。


中国艺术史学者、民族学学者李霖灿


《黔滇道上》

   试读


图片



“人是路走出来的”


李在中


老爷爷很喜欢登山健行,一日带着小孙子去爬山,入山深了以后,山径开始变得狭隘,野芒丛生,加上藤蔓交错,荒芜蔽径,不易识别,小孩有点急了。


爷爷,前面快没路啦!走不得了,怎么办?


没什么好怕的,没有问题,勇敢地走吧,路是人走出来的!


噢!路是人走出来的……路是人走出来的……


回到家来以后,妈妈问,今天爬山好玩吗?小孩因为不懂其意加上记不清楚,就说:今天爬山可好玩了,走到没路了,都不要紧,因为爷爷说“人是路走出来的”。


爷爷一听高兴了,说:谦谦这个“人是路走出来的”话,还说的是真有深意噢 !


这是多年以前我父亲与我儿子祖孙之间一段爬山的故事,觉得用来做介绍本书的开场特别有趣,因为这是一整本都在讲“走路”的书。


《黔滇道上》初是1940年在香港由《大公报》出版的,内容分成两个部分:主要的部分是记录我父亲与艺专同学夏明、李长白他们一行三人从贵阳出发徒步前往昆明的一段经过;第二个部分就是四篇有关滇西北风情的文章——《洗马塘》《大理清碧溪》《丽江随笔》《古宗艺术之初步考察》。这四篇看似游记,但其实都是为国立艺专“边疆艺术考察团”所写的调查报告的一部分。


此次的再版与原始版本不同的是,另外增加了三个部分:是加入了整段由贵阳步行到昆明的日记,这是当年书写本书的原始素材,与书的内容相对照来看,感觉是更为直接也更为丰富。第二是加入了《贵州的苗民》及《西南洞天》这两篇在这次黔滇旅途中的观察所得,因为当时是发表在《今日评论》上,而不是《大公报》的副刊,所以后来也就没有收录在《大公报》出版的这本《黔滇道上》上,后补入一篇《莲花洞——龙里》。第三是加入了《中甸十记》,这也是“边疆艺术考察团”报告的一部分,当年也发表在《今日评论》上,后来还曾出版过单行本。


回到前面一再提到的“边疆艺术考察团”这个话题上,这个考察团是由当时艺专校长滕固先生主导的,虽然规模很小而且所知者甚少,但却是我父亲一生志业的开始,是他一生从事民族艺术研究事业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他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因此晚年回顾平生时,在一篇名为《高原之歌》的文章中特别加以着墨:


学校迁到了昆明之后,校长滕固先生对边疆艺术慧眼独具,颇想对南诏的宗教艺术有所探讨,因为他是《唐宋绘画史》的著作人,在德国留学时就对中国艺术史胸怀大志,如今身在苍山洱海旁边,就想到要派人前往试探一番。


我立刻就约下了两位好友,计划了一条考察路线,由昆明而大理而丽江,名之曰“边疆艺术考察计划”,由邱玺学长负责图案、俞鹏负责音乐,我则负责图画文字,向学校提出了经费补助的申请。


滕固校长对这项申请十分重视,把我们叫去详加讨论了一番,还加上不少他个人意见的指示,临出门时又把我叫住,对我说:董作宾先生是我的老朋友……对啦,他也是河南人,你去中央研究院拜望他一回,看他有什么见解,龙头村在乡下,这里有他的地址,你不会嫌远吧?


那时候年轻力壮,二三十里路不在话下,次日我就拿着速写本子一面哼着歌就到了松花坝,还在龙头村口画了一帧速写,就见到了这位当代闻名的甲骨文专家。


他才从天文研究所高平子先生处回来,在那里他们核定了一个商朝日食的正确时间,历史与天文密合无间,心下得意非常。


听到说我要到丽江去,便告诉我那里有一种图画文字,很有供甲骨文做参考的价值,因为甲骨文在文字发展史上已经很成熟了,许多字源都迷失遗忘,正好可以用纳西[ 纳西族,旧称“么些”,在本书中两种称谓均有使用,为尊重作者写作习惯,本书不做统一。]族的图画文字来做参考资料。


我对着这位古文字学大师,意气飞扬地打下了包票,因为我会“图画”,艺术学校的六年基本训练,虽不能画山是山、画水是水,但是我心下笃定不疑,一定能画鸡是鸡、画狗是狗,绝不至于“画虎不成反类犬”。


大约也正是我这股笃定不疑的“莽撞”之气感动了董先生,他进城时就把兹事大有可为的说法传递给了滕固校长。记得是两个礼拜之后,学校就批准了这项计划,而且随即拨下了经费催我前去支领。


事到临头,邱玺和俞鹏两位学长都因事故不能前往,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仔仔细细地交代了一番,临走时,说道:他们不能去,这经费全归你,可以多做一点工作,希望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1939年4月27日,我父亲就在“迢邈榛莽路,关山我独行”的决心中勇敢地离开了昆明,直指西北,走进了横断山脉。这是他第一次正式的人文调研工作,充满了激情与憧憬。四个月后,父亲于8月24日回到学校提交考察报告。在昆明停留两个月后,难忘这片壮丽的河山与丰饶的文化宝藏,他再度回到金沙之滨、云岭之下的横断山脉,以丽江为基地开始潜心研究东巴文化,一去四年,直到1943年11月才回到中央博物院所在地四川李庄。


(节选)





来源: 作者:李在中 文字记者:许金艳 编辑:许金艳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