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错过 | 李欣颜
2021-07-22 14:13

家乡的天空 作者供图


  人生就像一趟列车,或急或缓,总要错过些东西。犹记我最后一次见我的曾祖母时,她只是安详地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样。若不是坐在床沿边低声抽泣的长辈们,就真的像难得安稳地睡着了一样……


  阳光在湖面上打着圈儿,给倒映着万里晴空的湖面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湖边的小院里坐着一位喃喃自语的老太太——我的曾祖母。她正用右手食指打着圈儿,企图像小湖一样把阳光聚拢在一起。


  前不久,我的曾祖母突然像个小孩一样,一张巧嘴也变得不利索了。领着上医院一看,全家人猝不及防——曾祖母竟得了老年痴呆!


  曾祖母曾是如此精明要强的一个人。如今,甚至连正常的生理问题都需儿女帮着解决。她在医院待着,却不如愿,像个孩子一样哭闹,说要回家给她上学的儿子做饭吃。


  哪来上学的儿子?


  她的小儿子如今也长了褶子,正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大人们拗不过她,央了医生,带她回到了家。每到周末的时候,便由我来管着曾祖母,好让大人们去工作。


  曾祖母是一个很乖的“小孩”。饭点上,你喂她吃,她便一口口吃掉;倘若吃不下了,便会抬起手向你挥一挥;想出去散步,便拉住你的手,慢慢地在小路上挪动着脚;若走得太远,你轻扯一下她,她就会慢慢转过身跟着你往回走。


  曾祖母曾对我说,我小时候是个很乖的小孩,喂我吃的从不吐出来,也总是跟在她后面甜甜地喊她,像个小尾巴。


  那个周日上午,我像往常一样与曾祖母待在一起。她坐在躺椅里,眼皮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着盹儿,我则在一旁拉着我她粗糙年迈的手,为她捋平手背上的褶皱。


  接近饭点,我轻轻喊醒了曾祖母。她眯着眼望了望湛蓝的天空,又瞧瞧我,继而恍然大悟一般,轻拉着我的衣袖,缓缓对我说:“我想吃大包子……肉包子!”这个点儿,哪来的包子?“一块钱……”曾祖母继续说道。


  我忽然想起些什么。小时候,在这并不很繁荣的大街上,物价也不似现在的令人咋舌。那个时候,一块钱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肉包。虽然我每天早上都吃得饱饱的,但曾祖母照例每天早上在我出发上学前给我一个泛着银光的硬币,念叨着让我买肉包吃。


  曾祖母再次拉了拉我的衣袖,也拉回了我的思绪。


  我轻声哄着她:“等小爷爷回来,让他给你上街瞧瞧。”


  曾祖母最后还是如愿吃到了肉包,且吃得十分开心。嘴上一圈亮晶晶的油打着光儿,像她闪烁着星光的眼睛一样亮。倒是许久未见到这双浑浊的眼如此晶亮过了。


  吃完后,我细细为她擦去油渍,对着她道,“下午我就去学校了,你在家要听话。”


  须臾间,她双眸好似又染上浑浊,呆愣愣地看着前方。


  午饭过后我便走了,却在上了三节自修后被突然赶来的奶奶接走。我询问她怎么了,她却哽咽着让我回家。


  心里一凉,我便觉得隐隐地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坐在奶奶的三轮上,两边冬日的枯木飞快向后倒去。一股肃穆荒凉感扑面而来,莫名的悲伤情绪油然而生。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我跨入曾祖母房间那刻。


  她真像睡着了一样,只是眉头还皱着,是还有什么事想做吗?会是想再见我一眼吗?


  只可惜,我错过了……我错过了她最难熬的一会儿,错过了她满含期待的最后一眼,错过了她身上最后一丝温热散尽的那一刻。


  如若人生有趟回程车,我希望坐到曾祖母那一站陪她度过最后一段时光,不再错过。




来源: 作者:李欣颜 编辑:周伟达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