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读嘉专访】叶辛:这一百年的岁月当中有多少悲欢离合,你如果抓准这个,肯定会写得好
2021-05-01 07:48
 

2021年4月29日,《诗刊》社主办的百年路 新征程”诗歌行动,这一站到了嘉兴。

下午二点半,百年路新征程”诗歌行动红船精神”研讨会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叶辛做了主题发言,在回望中共“一大”往事时,他引用了习总书记的一句话: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

和共和国同龄的叶辛,这么多年一直在用现实主义的笔触,书写一代中国人的故事。当年,改编自其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孽债》的电视连续剧,曾引起万人空巷的观影效果。


今年,叶辛的《巨澜》三部曲入选中国言实出版社编辑的百年百部红旗谱”大型系列丛书,这部作品在近四十年中先后出版了六版201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新中国七十年七十部长篇小说典藏》,叶辛的代表作《蹉跎岁月》入选。


叶辛的生命两极和创作两极,是在上海和贵州。

他出生在上海,有着数十年的上海生活,又有109个月的贵州知青生涯,这些经历让他拥有了两副眼光,一副在都市,一副在乡村。

谈及近作《巨澜》,他说,我亲身经历了中国知青的大返城和乡村里正在酝酿变革生产方式这样两件大事。命运既然让我亲眼见到了这场巨变,亲身感受到了这场巨变给乡间带来的崭新气象,我就要写一写多少人的命运,在这么场变革当中的困扰、苦恼、犹豫及新的精神面貌。

叶辛还记得第一次来嘉兴,正是他的《孽债》红遍全国的时候。这是二十四五年前的事情。"他也记得,有一年去看望在杭州疗养的巴金先生,返程途中路过嘉兴,“正是吃中饭的时候,我们就去了嘉兴城里吃地道的嘉兴粽子,一个粽子就把我们吃饱了。”

现在的叶辛也还在“老老实实”写小说,在研讨会后,我们专访了他。






叶辛,1949年生于上海,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这一百年的岁月当中有多少悲欢离合,你如果抓准这个,肯定会写得好”


记者:您一直在坚持创作,看到一个数据,您已经出版了一百多部作品,能来说说您的写作诉求么?您怎么看待作家和时代的关系?


叶辛:这和每一个作家的写作观有关。我自己从小接受的,就是一个作家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和社会,给出艺术家自己的表达,文学的表达。


我经常说一句话,李白、杜甫、白居易,他们是千古不朽的诗人,但你不能要求他们来写社会主义,你也不能要求他们来写明朝的故事,他们只能写他们那个时代的故事。李白的狂放、浪漫,杜甫的忧国忧民,白居易很讲究生活的品位,他们都来自他们对唐朝生活的体验和感受。


我觉得,一代一代的作家的产生和延续,他就要对自己生活的时代和社会提出自己文学的表达。


我是1949年10月出生的,我所写的,是我看到的,我看,我观察,我体验,然后我思索我所经历的生活,我用文学的方式表达处理。我的《蹉跎岁月》写的就是“文革”当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受的苦,还有苦难中的奋进和人性的美。包括大家看过的《孽债》也是,我给出的,就是用文学的方式,表现我生活过的时代。



记者:今天的活动是百年路 新征程”诗歌行动,来谈谈您和诗歌的渊源。


叶辛:作为搞文学的人,诗歌我是一直读的。历史上的好诗,我们出版精选的唐宋元明清的好诗,包括外国的好诗,我经常放在枕头边读。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我走的地方越来越多,就忍不住写几段,武大出版社出了一本我的诗集《叶辛山水情韵》。


记者:最近有一部党史题材献礼剧《觉醒年代》,以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革命故事为线索,观众反应很热烈,感觉这是一个讲中国故事的成功范例。叶老师有关注过这部剧没?


叶辛:《觉醒年代》是正面写我党历史的,刚开始播的时候,我看过。


记者:围绕这个电视剧,可以延伸一个话题——现在的创造者来写革命题材,有一些人之前提过这样的困惑,就是如何来处理题材创作上的人民性和大众性。大众性,很多人会理解为如何写得好看,如何让读者/观众有共鸣。


叶辛:研讨会上,一些诗人和作家的发言,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史诗性(作品)也好,主旋律作品也好,也要写得当代读者喜欢,这是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但是(要写)我们的历史,我们波澜壮阔的历史,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诗歌要用诗歌的语言来写,散文要用散文的笔调来表达,戏剧用戏剧的方式来表达。你不能以图解政策的方式,不能用说大道理的方式,讲大话的方式。


人民性和大众性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是有悖的,但其实人民是最广大的群众,你写得好,人民怎么会不喜欢嘛。这一百年的岁月当中有多少悲欢离合,你如果抓准这个,肯定会写得好。


记者:当代的“红船精神”,上世纪的“五四”精神,可以说,都是不忘初心,在您看来,今天的创作者如何更好地弘扬红船精神”,讲好中国故事?


叶辛:要把笔触探进每一部作品主人翁的心灵。革命者也有它的喜怒安乐,革命者也要告别亲人,他告别父母的时候,不难过么


那首《十送红军》为什么传播率那么广,它唱出的是感情,唱出的是每一个红军干部士兵告别苏区的感情。这种感情里,既有对父老乡亲,也有对自己亲人甚至爱人的离情别绪,这是文学的力量,所以它会传播到今天。



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还是应该关注你所生活的时代”


记者:有种声音说,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如果作家不记录这个时代,那我们的文学就是缺席的。可以说面对这个时代,作家也是答卷人


叶辛:对的,第一,你写的作品同样得接受当代读者的考验。第二,我过去讲文学课的时候,经常说到,你还得接受时代、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几十年过去了,说得直白一点,你的书还有人卖么,你的作品还有人读么?


今天是个快节奏的社会,譬如,人们提到改革开放初期,有哪些人和哪些作品,人们提到你,那已经很了不起了,这样的作品就像过去的历史一样。历史很无情,它会对艺术作品进行淘汰,真正好的作品,它会留得下来。也是在一次采访中,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其实作家的名字,是写在读者的心上的。真正伟大作家的名字,记在人民的心里。


记者:您去年出版了《魂殇》,能来谈谈今年的创作?


叶辛:今年刚刚出了两本书,这两本书不是新的创作。从2013年,63岁以后,我把行政工作放下了,年年夏天,我跑到贵州去,经常往乡下跑,很自然就接触到,很多过去叫扶贫现在叫脱贫攻坚的(故事),我很有感受。五十年前,我去上山下乡的时候,(现在的生活)和那时的生活非常有对比,我把这个对比写出来,就和别人脱贫攻坚的文章不一样。


贵州还有一个特点,贵州的少数民族多,有一些少数民族人数不多,大家也不了解,我就写了一些风情散文,这些写在全国各地报纸的风情散文编成了一本散文集《云山万里满眼春》,今年四月出版的,蛮受欢迎的。还有《巨澜》已经印出来了。还有一本长篇小说《九大寨》,今年也会出版,写的是1915年大背景下,偏远的贵州乡下发生了什么。


记者:作家往往都是最好的读者,能说说正在看的书 ?


叶辛:我更喜欢看长篇小说。今年的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新民晚报》约我写一篇文章,我写了《三本厚厚的长篇小说》,就是写我最近在读什么书。



一本叫《4321》,很好读,我有个同学,现在在美国当文学教授,他就说这本书很好,这本书的作者是保罗·奥斯特还有一本《直到找到你》,当代美国作家约翰·欧文的作品;我着重介绍的是俄罗斯小说《生活与命运》,作者是瓦西里·格罗斯曼,这部作品,西方评论界奉为经典,把这部书和《战争与和平》相提并论,获诺奖的加拿大作家门罗在谈创作的文章中也谈到《生活与命运》。我很认真地看了,这本书不但写了苏联反击法西斯的艰难,同时也写了犹太人在俄国受到的迫害。


记者:阅读给您带来了什么?


叶辛:思路呀。《4321》这本书有创意,有创新,一个是表达方式有创新,二,它写美国的当下。保罗·奥斯特的这本书包括他的《纽约三部曲》,也在考虑怎么吸引读者。


记者:关于写作和读书,给读者、特别是年轻创作者提提建议。


叶辛:你可以写悬疑,你可以写科幻,等等,可以在这些领域发挥你的才华,但即使你在写这样题材的时候,一个有责任感的作家,还是应该关注你所生活的时代,你今天生活的社会。你再有才华,你再写未来社会的故事或网络世界的故事,还是星空世界的故事,你还是得吃三顿饭,但每顿饭还是得一个菜一个菜炒出来,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来源: 文字记者:许金艳 视频:赵宇微 编辑:许金艳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