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过年 | 陈淑玲
2021-02-22 17:59


年夜饭,团圆饭


小时候,年,是初一身上的一套新衣服,是手中的几粒糖,是爸妈脸上灿烂的笑容……

          

最能代表新年的还是那套新衣,早晨起床,往身上一套,浑身上下都写满了过年,顿时就被喜庆包围了。

          

离过年还有很长时间,妈妈就开始准备新衣,老大,老二,老三……

          

过年前先试穿,好像春晚的彩排,只是不管你多么想穿,都得乖乖地脱下来,叠好,放好,年三十晚上再拿出来,盖在被子上,于是你盖着它美美地做一个梦,从今年做到明年……

         

年初一,为了穿新衣,很早就会起床,穿上它出门站一会儿,就等着别人的一声好看!


穿上新衣还可以享受几天公主的待遇,怕弄脏了衣服可以不做事。

         

印象很深的还有爸妈脸上的笑容,就像一个大大的喜字贴在了脸上,不做饭的爸爸拿着刀杀鸡,拔毛,不管他平时有多严肃,过年的笑容藏不住,不管妈平时有多爱笑,过年的笑容最灿烂。真是 有钱没钱,开心过年!

          

饭桌上,爸爸端起小酒盅,拉高了语调,讲起了老家的故事……

          

小时候的年,也是一个小小的包裹,是从黑龙江寄来的一包蘑菇,一包木耳,是从山东寄来的一包花生,一包红枣,还有包裹里很短的一封信,那是来自远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

        

包裹总是在过年的前一个月或更早收到,那是怕路途遥远,耽搁在路上,过年收不到。


每当此时,妈妈总是小心的拆开包裹,抓几颗花生红枣给我们,剩下的全部藏好,过年的零食中就有花生、红枣,篮子里有红枣馒头,台子上有一盘花生米。

        

印象很深的还有那封短短的信,妈妈总是看了又看,日子久了,就有满满的一抽屉,一直保存到许多年以后。

        

至今,我还记得那些包裹的模样,婴儿枕头般大小,用泛黄的白色粗布缝制,包裹上缝上一块够写姓名地址的布条,这是为了,布条撕下后,那个包裹还能用。妈妈总是把这些包裹布洗好,放好,来年再寄回去。

         

同样, 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妈妈就开始准备寄回老家的东西,有时是一包白糖,一包糖块,每次都放上一点钱,通常是二十元,也有一封很短的信,话都差不多,我知道,那头也会一遍一遍的看,小心地放好,一直保留……


今天我们指尖滑着屏幕,面前摆着各类水果、坚果,而记忆中的那些包裹布是那么的亲切,那些花生红枣是那么的香,那些短信是那么的珍贵……


全家福

小时候的年啊,又是一串小小的鞭炮,一本薄薄的连环画。

          

鞭炮在那个年代不只是过年的象征,在孩子们的眼中就是一个奢侈品,拥有一串小小鞭炮的渴望如同现在的孩子想有一部手机。

          

有一年,八九岁的弟弟约上小伙伴,为了能省下钱多买一点鞭炮,走了二十多里路赶去卜院(编注:濮院),足足走了大半天,只为听那噼里啪啦的一瞬间。

           

如今,城里的孩子,三五成群围在一起,看点燃鞭炮的情景已成为历史。

          

儿时的故事永远在改变着。


那个年代,连环画是孩子们的主要精神食粮,离家不远处有一个书店,每星期开一次,是城里的新华书店拿书到机场来卖,过年时拿来的新书特别多,爸爸会给弟弟许多的钱,我也不知到是多少,总之,可以把他喜欢的书全买回来,这是弟弟大丰收的日子。

          

爸爸的节约是出了名的,曾经一身皮衣皮裤的飞行员,常常穿着破洞的袜子,买起书来俨然是一副土豪的派头。

          

如今,爸爸已去世多年,那些连环画,小人书还在家里保存着,书中讲的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厚爱和期望,是一个如今已成为父亲的弟弟,儿时的欢乐与梦想。

        

小时候的年,总是盼啊,盼啊……

       

而今,这些盼望已成为永久的历史,也成为了心中美好的回忆。


来源: 作者:陈淑玲 图片:陈淑玲提供 编辑:陈苏 责编:邓钰路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