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艺玩家 | “见己、见史、见众生”——俞星伟和他的铭文砚
2020-11-26 10:14

11月22日,“会心不远——春秋亭藏砚展”开幕


“青花白叶蔚蓝天,古款新铭小篆镌。每日摩挲三两遍,共君上下百千年。”清代著名藏砚家黄任用这首诗表达藏砚和玩砚的乐趣。


“每日摩挲”,“共君千年”,一方古砚,成了今人和古人的“会心处”。11月22日上午,由嘉兴市文联主办的“会心不远——春秋亭藏砚展”在嘉兴博物馆开幕,将展至12月30日。


这是国内首个以铭文砚为主题的个人藏砚展,吸引了全国各地300多位古玩爱好者和收藏名家前来观摩欣赏。


央视到嘉兴采访了俞星伟,今日头条、凤凰新闻、艺术头条、知乎等媒体在报道此次展览消息时,评价俞星伟是当代重要的收藏家,并把此次展览称为“中国砚文化史上的重大事件”。


“惟藏砚起步甚晚却着力最深。”


作为曾经的嘉兴市收藏家协会会长,很多人知道春秋亭主人俞星伟。


他在自己新近出版的《春秋亭藏砚集》中,这样回顾自己的收藏史:“余以鬻古为生计者垂今三十载矣!人生泰半,往事如烟。初攻史前陶石,后涉造像瓷杂,又铸铜煅锡、竹木牙角,铭刻文房,兼及金石椎搨、书翰诗札,无所不包,素不挑食。惟藏砚起步甚晚却着力最深。”


俞星伟和古砚的缘分,要从10多年前首次见到项元汴的一方铭文砚说起。


2008年,俞星伟在上海开的古玩店。有一天,隔壁古玩店的钱建明给他看一方古砚。这方古砚虽然正面有一点残裂,但上面的篆刻气息古拙自然,“碧涛云卷,苍龙探珠”,背面文字显示出自明朝项家,是项元汴(子京)用过的砚台。


因为砚主索价高昂,自己也尚未开始藏砚,俞星伟当时没有买下这方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古砚,只是由此开始留意古砚,并曾用4000元买下一方朱彝尊用过的端砚。


让俞星伟确定藏砚心志的是遇到了蒋之翘曾经收藏的一方端砚。


蒋之翘是明末清初嘉兴著名的学者和藏书家,号石林,藏书印有“槜李蒋石林藏书”。朱彝尊和钱谦益都曾到他家请教和借书。在俞星伟看来,这方蒋之翘的自藏砚线条外柔内刚,劲挺不苟,形制构思和常规抄手不同。


俞星伟“允以万金,乃归敝箧”,并直言“此方最是称意”。特意把这方古砚放在《春秋亭藏砚集》的最前面。


蒋之翘自藏砚


2007年以后,古砚身价不断攀升。俞星伟结合自己的财力,确定了自己的藏砚目标和选择标准:砚贵有铭,专力于明清铭砚的收藏,同时实行“三不取”:无铭不取;体积硕大不取;工艺繁复不取。


“这也是最难的一种,既然准备好好做,就给自己提高点要求。”俞星伟说,砚铭是一种刻在砚台上的文字及图案,属于一种自由文体,长短各异,诗文皆可,其书体不拘一格,是一种比较自由的又富于抒发情志的文体。一方小小的砚台,展示的却是古人的审美情趣、朋友关系,以及创造力。


很多藏家认为砚铭真假难辨,甚至流传“砚铭无真”、“十铭九假”之说。俞星伟没有这么悲观,鉴古之道无非多作比较,同时参照书画、石刻、篆印、竹木铭镌及其他工艺门类,触类旁通,日常钻研揣摩,自有心得。


他给出了三个考量标准。一是砚台采用的石头质量;二是做工法度,朴素简洁为文人常式,繁复精巧皆归于技,极简无雕最是难能;三是书镌布局和功力,精雅得宜之外,文字内容往往与材质、造型相关,兼述来源始末及用者心志情感。


这三个方面都上佳的砚,是俞星伟眼中的“三好学生”,难得佳砚。古人珍爱自己的砚台,所以上好的古砚还会配以用紫檀、楠木、酸枝等材质制作的砚盒。


“嘉兴人藏砚,张叔未铭砚怎可或缺!”


每一方精心收藏的古砚都有其风采和故事。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砚文化委员会主任吴笠谷说,“俞星伟生活在嘉兴这片砚文化资源丰厚的沃土上,近水楼台先得月,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在俞星伟目前所藏的数百方古砚中,嘉兴本地名砚的数量和质量均非常可观,而背后的故事也曲折感人。


除了前面说到的蒋之翘自藏覆手砚之外,俞星伟还收藏有朱彝尊的淌池砚、平湖孙三锡所刻的经幢石残碑砚等名砚。


2008年在上海惊鸿一瞥的项子京名砚,在2015年秋天再次出现在俞星伟眼前。此次,他终于成了这方项子京铭云龙纹焚余砚的主人。

项子京铭云龙纹焚余砚


俞星伟从砚质和做工判定它属端溪佳石,因曾被火焚煨,通体有裂痕,右下角更有崩缺。砚背有铭:“质纯而粹,色淡而匀。墨池浪暖,嘘气成云。濡毫染翰,黼黻太平。变化风雨,天下文明。项氏墨林。”朱文印有“子京”两字。相隔数百年,面对明朝最著名的收藏大家,俞星伟感慨:“得此残砚,如晤故人。”


春秋亭的藏砚中,有一方砚台曾远渡法国后又回到北京,最终回到嘉兴。这就是陈抱之唐经幢残石写经砚。这方砚台的背面是一块残碑,正面被挖空后镶嵌了一方端砚。


该砚的铭文显示,砚台的最初所有者是清中晚期的湖州人陈抱之,他在湖州天宁寺中得到了一块唐朝经幢石残碑后,将残碑分成数块,请人制作了几方独具匠心的砚台,其中一方送给了嘉兴收藏家张廷济,刻制这方砚台的是平湖人孙三锡。


陈抱之唐经幢残石写经砚


俞星伟心中的学习榜样是250多年前同为凤桥老乡的张廷济。2014年,在藏砚数量超过百枚准备整理后出版藏砚图书时,俞星伟觉得有一个遗憾:自己作为嘉兴人,所藏古砚中没有张廷济(叔未)的砚台。“张叔未铭砚怎可或缺!”当时也有一些藏家说起过张廷济的砚台,但一直无缘见到和购买。


2019年春天,张廷济研究会成立时,与藏友再次聊起这个话题。俞星伟终于见到了一方张廷济的名砚——张廷济为沈质君铭玉堂小砚。


“此砚盈盈一握,素面长方,玉堂为池,朴实无华。”虽然因为此前保存不善,砚面冻脱起皮,斑驳磕损,而且没有匣盖,但砚台背面的铭文完好:“吾家书塾,比君老屋。月落更阑,听君夜读。谈艺时过,便便满腹。庠序兴贤,玉堂可卜。砥砺廉隅,且无欲速。会聘席珍,蕲君多福。嘉庆戊辰中秋望日,质君属,张廷济铭并书。”


张廷济为沈质君铭玉堂小砚


俞星伟知道,沈质君擅篆刻,乃张廷济早年铭刻器物的刻手之一。这方砚台的砚铭中,人物身份、经历可得确证无疑,是张廷济的真铭佳砚。


“唯恐不难,无以挑战自我,裨益同道。”


小小一方铭砚,动辄数十万元。铭砚的鉴别因此被称为“硬骨头”。但俞星伟“唯恐不难,无以挑战自我,裨益同道。”他决定办一场展览。


开始设计展览的时候,俞星伟结合自己四十六岁的年纪,选出四十六方铭砚,取名“会心处”。后来想到自己历年所积的古砚中还有一些虽然品质弱于前面的这四十六方,但不作展示也挺可惜,就又选出四十六品(五十三方),取名“不远矣”。总计九十九方,“百枚欠一,可称圆满。”


11月22日下午,来自故宫、上海博物馆、中国美院、西泠印社等单位的业内专家又移师嘉兴市文联的“文艺之家”内,再话古砚的魅力。


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闵俊嵘特别强调俞星伟的执着和情怀,“他不单是一个藏家,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此次又精心设计推出了这个展览,还结集出版相关著作,对古砚这样的传统工艺和文化的传承,贡献是非常大的。”


西泠印社副社长、著名书法家、篆刻家童晏方认为,俞星伟对铭文砚的研究和展览,推动了古砚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在当下印刷非常便捷的时代,古砚原本不为业外人知,至少是不够重视,俞星伟的展览让人们感悟了砚台上的铭文,欣赏了上面的书法和篆刻艺术,逐渐领略到了凝集其中的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吸引了年轻人的加入,那么对古砚的研究和保护就更加有希望了。


古人藏砚,多作砚谱。俞星伟向张廷济学习,把此次精选展出的九十九方铭砚,编辑为《春秋亭藏砚集》(《会心处》、《不远矣》上下两册),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发行,“不以名贵,但求铭真。”


《春秋亭藏砚集》(《会心处》、《不远矣》上下两册)


近三十年的古玩收藏,到如今专意于古砚,有人赞俞星伟是“砚痴”,有人只道他是古董商贩,但俞星伟认为,自己这么多年和古玩为伴,心意已经不在具体的器物上,也没有把收藏古砚当作职业。“夫砚事虽小,犹可见己、见史、见众生。”


(相关报道见11月27日嘉兴日报“艺生活”版)

来源: 文字记者:沈爱君 图片提供:俞星伟 编辑:沈爱君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