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父亲打我 | 康泾
2020-11-26 14:51

少年康泾


小时候很皮,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老师经常到家里“告状”。每次老师家访走后,我就免不了挨父亲的尺子。父亲不善言辞,所以教育我的方式就是抽尺子。尺子是现成的,就是母亲做裁缝用的直尺,是父亲自己动手做的,竹条磨得光光的,上面的刻度也是父亲一刀一刀刻上去的。小时候家里的玩具都是父亲手工做的,连这把“戒尺”也不例外。


父亲打我是有讲究的。在父亲看来,错误严重的,抽四五下,最多六下;程度轻一点的,抽两三下。有时候他心血来潮,先征求我意见抽几下。我不知道父亲葫芦里买什么药,只好按照犯错误严重程度,约摸着说个数,父亲基本上就依我的要求抽。有时候父亲还会再追问:重一点还是轻一点?我觉得既然犯错误了,轻一点是不应该的,就总是说重一点。尺子抽在屁股上,有一种麻麻的感觉,甚至忘记了疼,——许是抽得过于重了,连疼痛感都消失了。因此当父亲问我“痛不痛”时,我就直白:不痛。父亲说:不痛?那就再来两记。后来我就知道了,不痛也要说痛。


除了打我,父亲有时候还让我饿肚子。抽三四下,痛感或许很快就过去了;不让我吃饭,真要了我的命。中午,父亲打完我之后,就把我晾在一边,等他们吃完,就把饭菜一股脑儿都放进高我一半身子的菜橱里。即使父母离开了,我也不敢自己爬上去偷吃,否则父亲知道,一定还会打我。有一次姐姐看我可怜(因为是她把我犯错误的消息带回家),就偷偷把饭菜从橱子里拿出来给我吃。父亲知道后,还打了姐姐。从此她再也不敢帮我了。于是,我就只能饿了肚子去上学,这样的下午我都是在眼冒金星中度过的。这样的次数多了,亲戚朋友有知道的,就劝父亲,别把孩子的胃饿坏了。父亲说,他们小时候经常有一顿没一顿的,也没生什么胃病。


父亲打我最凶的一次,是母亲的手臂被缫丝机轧断之后。本来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母亲包揽的,但是因为手轧断后,生活自理都有些困难,母亲就把我和姐姐叫到跟前,给我们分工家务活:姐姐负责扫地,我负责洗碗。我觉得吃了大亏,当场就不同意。因为地可能不用每天打扫,碗却要每天洗三回。母亲说,男孩子应该多做一点,干干活,力气就来了。无论好说歹说,我就是不答应。一直到父亲下班回家,我还是没答应。父亲一怒之下,就打了我两记耳光。那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死倔一根筋,不论软硬兼施就是不肯。父亲实在气不过,就把我捆绑着吊在单位白场上一棵树上狠命地打。父亲单位同事走过,都劝阻父亲。父亲居然拉下脸,对劝解的所有人说:今天谁要是把他放下来,就跟谁打。据说那天我始终没答应,父亲无奈,最后只好把我放下来。以后几天,父母亲理都不理我。可能我慢慢觉得自己理亏,就悄悄把洗碗的活接了过来。后来每次说起这个事,父亲都会笑着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父亲打我的历史,一直到我小学毕业才告结束。父亲长得矮,只有一米六几的样子,我一上初中就超过父亲身高,他就再也不打我了。他知道他打不过我了。工作以后,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到父亲打我的事,不小心被父亲读到。他小心谨慎地问我:这些事你还记得这么牢啊?我笑着对父亲说:别怕,只是写写的。那时候我已经高出父亲一个头。按照父亲的说法,我比他高之后,他有点怕我了。


在父亲那一代人观念里,总觉得棍棒底下才能出孝子,虽然他们并不知晓“子不教父之过”的古训,但确确实实在行动上这样践行着。好多看我长大的人都说,我真的就是给父亲打出来的。我的一位后来做了领导的老师就是这样评价我的。她说:小时候那么吵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言下之意,要不是我父亲那样打我,今天我可能早就犯下大错,更别说像模像样做人了。


如今,父亲早已离我而去。在我印象中,父亲除了打我,一辈子似乎再没有别的对我产生重大影响的教育方法——我的童年时代似乎只记得是在父亲的棍棒底下生活着的。但是现在若要我说出父亲打了我那么多次究竟有什么过错,我却一样也说不出来。好像所有错的都是我,而不是父亲。


来源: 作者:康泾 编辑:周伟达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