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青草地】那一间老屋和那一座山
2020-11-19 18:33

油画《亲爱的鸟儿》 布格罗(法国)


突如其来的疫情像疾风一般在2020肆虐全球,人们早早许好的新年愿望被吹得东倒西歪。像是为了弥补疫情带来的种种遗憾,国庆和中秋双节相逢,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长假。父母回老家给外公庆生。我因学业原因并未与他们一同前往,只是赶了早独自去月河闲逛。


我进了专为庆中秋办的展览,观展后又绕到后院听戏。听戏的时候,人渐渐多了起来,我便从小巷子拐进花鸟市场。那里也是肩踵相接,好不热闹。我左顾右盼时瞥见了簇新的红豆,浸润在暖阳中泛着红玛瑙般的光泽。


我想起通向深山木屋的那一段泥路,每每要走上两三个小时。


记忆犹新的是在我年纪尚小时,漫山遍野都是长得很像红豆花的火棘,从山脚“烧”到山巅,又翻越山头延至另一座山。人们喜欢在赶路的时候折一小枝插背包口袋里,回到家时,残阳似血,火棘和火烧云融为一体,游子也被揉进亲人香软的怀抱里。


我记得那时还流行将火棘的红果择了撒在火炉上烤,把烤得熟软的果子放进嘴里轻轻一咬,甜滋滋的水就溢满唇舌,而后牙齿泛起微微的涩。还有一种同样是红通通的果子,带着微毒。


母亲管那叫“马桑泡”,她儿时和妹妹弟弟上学路上嘴馋总忍不住去摘来吃,到了学校才发现嘴边一圈都乌紫乌紫的。我回老家那几年,火棘已经越来越少了,但老屋前的田里长了许多向日葵,野百合也三两成丛地缀在老屋对面的小山丘上。屋后院还有两棵树,一棵是梨树,另一棵也是梨树,都歪歪扭扭地探着身子,像是“迎客梨”。


老屋从来不缺可爱的小朋友们。


二楼杂物间的两只猫是会脸红的姐妹,没吃过几尾鱼却是抓老鼠的好手;院里的大黄狗对着陌生人狂叫时活像神气的狼,直到我跟外公去放羊时见它委屈巴巴地赶羊又被羊哼哼着吓得蜷起身子;大鹅和鸡群像是婆姨们一直喜欢絮絮叨叨,我敲水缸警告它们不要扰民,它们就一股脑冲出来追着我跑;牛很温顺,但我还是不敢骑,怕它像早教节目里的假牛一样把我颠得头晕目眩……


当然有时也会有蛇和赤狐作客老屋,我却没“运气”当场遇见。


我觉得老屋最有意思的动物,必然是猪。不是窝在棚里臭气熏天的那几只塑胶玩具似懒得一动的家伙,我说的猪是一只不算特立独行但也极具个性的猪。它最大的特点是喜欢逃跑。


我某天正倚在歪脖子梨树边吃梨,泛青的梨酸得我小脸皱缩成核桃,却见那只猪直愣愣地朝我冲来,我刹那间舒展了五官,往一侧躲。猪跑到后院边缘“峭壁”边时退无可退,惨叫着被外公拉回了猪圈。我咂巴咂巴嘴,觉得眼前的事像极了狗血电视剧中跳崖前的一幕,同时想到自己居然是个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人了。


年初的时候,外公外婆搬到了镇上的新房里。外婆在砖瓦造成的新房外围了一小片地,种些菜。外公总趁外婆下楼给菜浇水的时候拿出小酒盅喝上几杯。老屋没拆,它一直静静躲在深山中,等大家时常去看望它。移村护水,退耕还林,家乡熟悉的山脉更加郁郁葱葱。


我喜欢家乡的山,有万壑千岩,有壁立千仞,有重峦叠嶂,有清澈流泉。无言的大山是无尽藏,它给予人们太多恩赐,又以神秘的力量吸引人深入。我想,下次相遇,我还要搬个小木椅在院里乘凉,困了就小憩一会儿,待睁眼时,便能看到满天繁星——那是山中独一份的星河。


(作者:秀州中学高三(5)班 王登玲 指导老师 李海宁)


2020年11月19日嘉兴日报《青草地》版面


(嘉兴日报人文副刊“青草地”欢迎学生和家长来信交流,也欢迎老师和专家们来信指导,编辑的邮箱地址为:854658098@qq.com)

来源: 作者:王登玲 编辑:沈爱君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