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运河印象 | 钱永强
2020-11-19 18:45

运河远眺  摄影 钱永强 


小时候,我喜欢去、又常去的地方是干妈家。去干妈家要经过一条本地人称之为“塘河”的大河。因为喜欢去干妈家,故我也喜欢过“塘河”,真是有点爱屋及乌的味道。


过“塘河”一般是摆渡的。不摆渡也可以,可走渡口东面的那座高高的石拱桥,记得当时人们叫它“单桥”。我常羡慕地望着人们从桥上走过,真想自己也能在桥上走一走。不过走“单桥”得绕一些远路,于是宁愿出几分钱摆个渡。


来到单桥砖瓦厂后面的渡口,就可看到“塘河”上各种船只来来往往,一派繁忙的景象。那时候对水运的依赖性比现在要大得多,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皆是如此。帆船都挂起了帆,张足了劲,片片白影随风悠然而去。水泥船有拖拉机头带动的,有手摇的。拖拉机头带动的称为挂桨船,它“喷喷喷”地爆发着巨响,击荡着水波和空气。手摇的一人或两人摇着橹,那橹看似有力却又轻盈地亲吻着水面。驳船队来了,我总要数一下,前后总有十几艘,长长的像一列水上火车。驳船队的头船拖轮可威武了,船身是墨绿色的,船顶黑褐色,前端微翘,上面装着一只大功率汽笛和喇叭,一碰到前方有阻碍,汽笛会“咣咣咣”地响起来,我在两三里外的家里也能听到,也常听到喇叭里喊着“请前方船只注意避让”之类的话。一艘艘驳船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听从拖轮“老师”牵拉着前行,满载着货物,穿镇过村,风尘仆仆地驶向远方。


艄公是位老爷爷,有时渡船就停在岸边,他坐在船上悠闲地抽着老烟,有时他正摇着橹,载着几位客人在波浪滚滚中而来。摆渡时,母亲拉着我踏了上去,渡船是平底的,船舷两边可以坐人。行驶中,虽有大船驶过,造成的大浪使渡船颠簸不定,但年幼的我却一点也不怕,我只想渡船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我多多地与“塘河”亲近,在船的丛林中穿梭。


渡船在对岸宽大的石埠头边停住。我曾与母亲在这个埠头上坐过几次客轮。记得是母亲患了手疾,要到西边的好像羔羊乡某地请一位声名远播、医术高明的医生医治。母亲去时,拗不过我,就带着我去。客轮的样子和拖轮差不多,能乘上它,是我小时少有的高等享受。回来时,我喜欢坐在前舱,好通过船舱通往船头的那扇小门看着前方是否到了我们来时的地方。真的快要到时,母亲会提醒我看标志——“单桥”。我站在走上船头的小阶梯上,瞪大了眼睛,见到高大的单桥犹如巨人巍然立着,就转头很神气地对舱里的人说:“快到了!快到了!看见‘单桥’了!”


那时的我,不会知道也未听大人们说起被人们叫俗了的“塘河”竟是京杭大运河——一条已流淌了两千多年,绵延祖国南北一千七百多公里的伟大的河。而“单桥”也至少承载了几百年的历史。它又名万年高桥、钱店渡桥,是嘉兴境内二十多座运河古桥之一。它始建年代不详,明嘉靖年间重建,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重建时改名单桥,取与东面的同样是运河古桥的双桥单双相望之意。


可惜这么一座具有珍贵历史价值的古桥,在1985年,我读小学三年级时被拆除,在原址附近重建了一座新桥,因交通仍不便又拆除改建成现在的“万年高桥”。万年高桥如它的名字般颇有气势,桥长近200米,桥上方钢筋混凝土的架子既起到稳固桥的作用,又与整座桥构在一起显出男子汉般的刚硬伟岸之美。


我的女友相对我来说是在“内陆地区”长大的,不像我离运河不是很远并见识过。与我相识后,有时她会请我带她去运河上看看,算是休闲。对于运河,女友只在书中读到过,在脑海中构画过,也由衷地感叹过,而要亲眼看一下运河了,她像是朝圣一位久违的老人,神情显得有些庄重。去时,往往是傍晚,站在万年高桥上向西看,火红圆润的夕阳,远处运河边砖瓦厂高耸的烟囱,乡间森郁的村庄,波光粼粼的水面,来往的船只,好一幅动人的画面。运河上客轮不见了踪影,货船大多是单干的,驳船队几尽绝迹。有一次运气特别好,居然让我们看到了一队浩浩荡荡的驳船。每艘驳船的驾驶舱顶上都插着一面曳曳招展的红旗。它们井然有序地从桥下鱼贯而过,如一队纪律严明的士兵。女友赞叹不已,心与视线一起随那滚滚波浪流向远方。


及至我们有了小儿,转眼会简单的观察,简短地表达和交流了。住在乡下,有些日子他会吵着要去公园,要去某某商厦。我们对他说:“去看轮船,好吗?”他立即停止哭闹,利索地让我们给他换下脏衣裤。我们来到老地方,小儿欣喜万分,拉着我们跑东跑西,一会儿蹲下来,一会儿爬上栏杆。小儿会说 “轮船”、“呜呜开”、“多”。现在小儿能说:“这只轮船开东边,那只轮船开西边”、“装得满开得慢,空开得快”。此时此景,我们的快乐像运河上欢腾的水花。


来源: 作者:钱永强 编辑:周伟达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