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诗歌课(下) | 在历届诺奖获奖诗人中,他们更中意这几位
2020-10-16 09:57
这是一份来自本土诗人的推荐,他们受邀在历届诺奖获奖诗人中,推荐他们更中意的一位。

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再次拥抱诗意,把奖项颁给了美国诗人露易丝 ·格丽克,一位书写爱、死亡和毁灭的诗人。他们称她的“诗意之声”能够“让个体的存在具有普遍性”。

诗人谢默斯·希尼说过:我想不出诗歌改变世界的例子,但它们所做的是,改变人们对世界的理解。

今天,我们一起来拥抱诗意。


波兰诗人切斯瓦夫·米沃什

推荐人:张敏华


在众多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诗人中,我喜欢1980年获奖的波兰诗人切斯瓦夫·米沃什的诗歌。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以其无可匹敌的精神和优雅,定义了他所属时代的悲剧与美。


在米沃什看来,诗歌是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诗歌的意义在于尽全力捕捉可触知的真相。很多诗人喜欢米沃什的短诗,而我更喜欢他的长诗。米沃什的长诗,既有色彩浓郁的抒情与描写,也有激烈愤慨的嘲讽与批判。米沃什见证了诸多历史事件,写下了《菲奥里广场》《拯救》《白昼之光》《诗论》等长诗名篇。喜欢米沃什的诗歌,没有理由。


【诗人简介】


1980年10月9日凌晨4点,切斯瓦夫·米沃什的电话响了。打电话来的是一位瑞典记者,他说米沃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不是真的”,米沃什回答道。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回去睡觉了。


这是米沃什获奖之后一直在讲的故事。这是一位生于立陶宛的诗人和作家。瑞典文学院在对他的授奖词中说:“他在自己的全部创作中,以毫不妥协的深刻性揭示了人在充满剧烈矛盾的世界上所遇到的威胁。”




【荐读诗作】


礼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西川 译)




希腊诗人奥季塞夫斯·埃利蒂斯

推荐人:白地


埃利蒂斯的诗是一种长歌般的热情,是那种目光与血液同流的畅透感。作为一个男人,他的语言里却有种女性式的救赎,细腻、敏锐、周到,无处不在的情感救赎近乎天堂里传来的呐喊,抑或地底迸发的疾呼。他的诗歌体系是一场生命的游行,富含着神性的自由。


我喜欢他的这种“到位”,从细微的生活意象,跳转到现实的控诉或赞美,可以震颤我们周身的细胞。最早是2002年读到他的《疯狂的石榴树》,好像在刹那之间达成了一次淋漓的交谈,即刻成为了抹不去的记忆。


【诗人简介】


希腊当代诗人奥季塞夫斯·埃利蒂斯,197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给他的授奖词:“埃利蒂斯从源远流长的希腊传统中汲取营养以强烈的感情和敏锐的智力,展示了现代人为争取自由和从事创造性活动而进行的斗争”。


埃利蒂斯的创作发动于超现实主义运动波及希腊之时,18岁时,他偶尔读到艾吕雅的一本诗集,发现这种超现实主义的新诗完全适应悠久、丰富的希腊文学传统,从此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荐读诗作】


疯狂的石榴树


在这些刷白的庭园中,当南风


悄悄拂过有拱顶的走廊,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在阳光中跳跃,在风的嬉戏和絮语中


撒落她果实累累的欢笑?告诉我,


当大清早在高空带着胜利的战果展示她的五光十色,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带着新生的枝叶在蹦跳?


当赤身裸体的姑娘们在草地上醒来,


用雪白的手采摘青青的三叶草,


在梦的边缘上游荡,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出其不意地把亮光找到她们新编的篮子上,


使她们的名字在鸟儿的歌声中回响,告诉我,


是那疯了的石榴树与多云的天空在较量?



当白昼用七色彩羽令人妒羡地打扮起来,


用上千支炫目的三棱镜围住不朽的太阳,


告诉我,是那疯了的石榴树


抓住了一匹受百鞭之笞而狂奔的马的尾鬃,


它不悲哀,不诉苦;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高声叫嚷着正在绽露的新生的希望?



告诉我,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老远地欢迎我们,


抛掷着煤火一样的多叶的手帕,


当大海就要为涨了上千次,退向冷僻海岸的潮水


投放成千只船舶,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


使高悬于透明空中的帆吱吱地响?



高高悬挂的绿色葡萄串,洋洋得意地发着光,


狂欢着,充满下坠的危险,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在世界的中央用光亮粉碎了


魔鬼的险恶的气候,它用白昼的桔黄色的衣领到处伸展,


那衣领绣满了黎明的歌声,告诉我,


是那疯狂的石榴树迅速地把白昼的绸衫揭开了?



在四月初春的裙子和八月中旬的蝉声中,


告诉我,那个欢跳的她,狂怒的她,诱人的她,


那驱逐一切恶意的黑色的、邪恶的阴影的人儿,


把晕头转向的鸟倾泻于太阳胸脯上的人儿,


告诉我,在万物怀里,在我们最深沉的梦乡里,


展开翅膀的她,就是那疯狂的石榴树吗?

(袁可嘉 译)





智利诗人巴勃鲁·聂鲁达

推荐人:陆岸


聂鲁达是拉美我最喜爱的伟大诗人。正如聂鲁达自己所言:“生活中只有两样是不可缺少的——诗歌和爱情。”所以,深情的人爱读聂鲁达。


我们大多数人认识聂鲁达都是从他的爱情诗开始的,他的诗篇充满丰富大胆的想象力、奔放热情直抒胸臆的情感、如同群星闪耀密集炫目的隐喻,深受波德莱尔和惠特曼等人影响。我今日推荐的这首诗,从他著名诗集《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中选出,是最具聂鲁达色彩、深情似火的爱情诗篇之一。


【诗人简介】


197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了智利诗人巴勃鲁·聂鲁达,“他的诗作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与梦想 ”。

在1973年去世前,聂鲁达一共著有11部诗集和1部小说集,《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是聂鲁达最广为人知的作品。

聂鲁达对中国和中国文化很有兴趣,一生中曾经三次到过中国。1928年他作为外交官赴缅甸上任时,出发来中国,给宋庆龄颁发列宁国际和平奖,此行中,他还见到了茅盾、丁玲、艾青等文学界名流。




【荐读诗作】


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中,风放逐而去。


月亮在流浪的水上泛着磷光。


日子,重复彼此,一个追逐另一个。 



大雪飘动着它的舞姿。


一只银色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是一片帆。高的,高悬的星斗。



哦,仅剩下


轮船上黑色的十字桅。


偶尔我早起,我的灵魂仍是潮湿的。


远处大海的涛声不断回响


这是一个港口。


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纵使地平线徒劳的隐藏你。


我在这些冰冷的事物中,仍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乘上沉重的航船。


穿越海洋,它永不停歇。


我知道,我像古老的船锚被人遗忘。


当黄昏停泊,码头如此哀伤。


我的生命日渐疲惫,它向往无矢之舟。


我爱我所不能拥有的事物。你如此的遥远。


我的倦意和缓慢的黄昏对峙。


直到黑夜来临,开始向我歌唱。


月亮转动梦的齿轮。


最大的星星藉你的眼睛凝视我。


因为我爱你,风中的松树


渴望以弦线的叶子,吟唱你的名字。

(天舒 译)


(按诗人获奖时间排列)


来源:读嘉新闻 文字记者:许金艳 编辑:许金艳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