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蟋蟀“张清” | 禾尚
2020-09-12 20:37



那是我小学的最后一个暑假。


那时的男孩子,功课与今天的孩子不可同日而语,过暑假的方式更是大相径庭。暑假作业,只在假日的前三天,或是最后几天匆匆完成。中间大把大把的时间,就一个字:玩!


玩的内容很简单,前期主要是游泳,上午游,下午游。我们的条件算得上优越,嘉兴有数的几个泳池,民丰厂(那时叫东风厂)有一个,虽然不是标准泳池,但足够让我们扑腾了;财大气粗的矿冶厂(冶金机械厂)后来居上,泳池更豪华,是当时嘉兴地区唯一的标准泳池。


逢泳池换水维修不开放时,还有更广阔的去处——南面是平湖塘甪里街段开阔的河道,船队往来穿梭。吊在船尾“搭便船”,荡过来荡过去,是我们的拿手好戏;北面是新塍塘河道,爬上黑水桥(忘了它的大名,我们一直这么叫)玩跳水,爬上爬下,不亦乐乎。不过,我胆小,从不敢跳桥,只能旁观伙伴们一个一个地“比英雄”。我不是那块材料,只有羡慕的份。


到了暑假后期,八月中旬一过,屋舍角落和田野里的昆虫开始了大合唱。最吸引男孩子的,自然是蟋蟀的声音。


今天想来,捉蟋蟀也许是我们那个年代培养男孩子动手能力的第一课。


捉蟋蟀是一项比较精细的工作。首先必须保证捉到的蟋蟀不能受伤,讲究一点的,必须全须全尾。所以,从捕捉到存放,都必须小心翼翼,且有一系列装备。


捉蟋蟀的纱罩,像一把去了手柄的雨伞,更像以前餐桌上的纱罩,是缩小了若干倍的微缩版。盛放蟋蟀,有瓶子或罐子,简单一点的,也可以是纸筒。考究的,则是自己动手做竹筒。


寻蟋蟀的诀窍,有多种说法:毛豆地里的蟋蟀个大,身壮力不亏;辣椒地里的蟋蟀性子烈,凶猛残暴,特别是伴随着蜈蚣跳出来的蟋蟀,则是不可多得的“良将”,毒辣无比;坟地破棺材边的蟋蟀,更是自带一股杀气,只是轻易不敢去那里捉。


几年间,本人“战绩”平平,没什么出色表现。但到了前面说的小学最后一个暑假,却出人意料得到了一只“勇冠三军的大将”。


这只蟋蟀个头并不大,双翅下的背上隐有几个鹅黄色的斑点,抖动双翅时就会显现出来。它有着一副紫铜色的大牙,像钳子一般,威风凛凛。


此虫脱颖而出,颇富戏剧性。


那个下午,我一共捉到18只蟋蟀。它是第一只放出来参加“选拔赛”的。


当它接连斗败五只蟋蟀之后,我开始激动起来,意识到这是一只勇猛出众的“良将”。


蟋蟀盆中的它,也仿佛兴奋起来,不停地“啾啾”高鸣,两根触须贴地横扫,向前追寻对手。


当我把第七只蟋蟀放进斗盆,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这只蟋蟀立足未稳,那只大将已闻风而至,掉转身躯便扑上前来。


可怜的“老七”还没看清眼前的一切,便被对方一口咬住大腿。如果声音放大一百倍,那会是一声巨响,“老七”的大腿从此告别了身躯。


这一幕,在我玩蟋蟀的生涯中,可谓空前绝后。激烈的斗蟋蟀场面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但一口咬掉对方的大腿,绝无仅有。


之后,此蟋蟀狂性大发,愈战愈勇。我也激动地忘了对它加以保护,竟然以一种看它究竟能赢几个的心态,让它不停地战斗下去。


结果是,大约半个小时后,它战胜了所有对手,仍然余勇可贾地在斗盆里转来转去,仿佛意犹未尽。“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那时,我正读到《水浒传》第七十回,“没羽箭”飞石打英雄,张清片时打翻梁山一十五名好汉。这只猛将接连斗败十七蟋蟀,足可媲美“没羽箭”,于是我给它取名“张清”。


打败十七只蟋蟀属于“内战”,接下来,它便开始挑战四方了。很快,它在我们新村小区声名鹊起。


不久,来了一个邻居叔叔,说想看看我的“虫”。


将蟋蟀说成“虫”,是上海人的说法。这个叔叔,是玩“虫”高手。我们小屁孩哪知这些,他要看便让他看。


他带了一根“戏草”,在蟋蟀罐里拨弄来拨弄去看了一会,告诉我说:你这只“虫”,可能是蟋蟀“五虎良将”中的“珍黄”,是只宝贝。


斗蟋蟀,原本只是我们小孩子玩的游戏,但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愿意十块钱把它买了去。


我几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要知道,那时,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不过三十多块。


见我不愿意,叔叔又主动加了五块钱。我还是不肯,他又加了五块,我依旧不同意。叔叔的脸色明显变得难堪起来,站起身好像自言自语地说:这只宝贝在你手里“仓特”了。这是一句嘉兴土话,意为浪费掉,可惜了。


临走时,叔叔又看了好几眼“张清”,有些依依不舍的模样。最后,把他那根戏草送给了我。我们小孩子之前用的戏草,都是随便拔一根草,但他那根戏草,是用不知什么动物的毛做的,粘在小小的竹签上,很精巧。


那一年的中秋节很早,大概只是阳历九月上旬。我有了“张清”,有资格“斗月饼”了。


所谓“斗月饼”,其实就是斗蟋蟀,赢的彩头是月饼。那年月,物资匮乏,高糖高油的月饼是稀罕物,凭票供应,不可多得。


凭借着“张清”奋力厮杀,那个下午,我赢了一大摞月饼,回去送给了奶奶。至今,奶奶乐得合不拢嘴的模样,还在我眼前。


算起来,这一切竟已过去近半个世纪了……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禾尚 编辑:刘艳阳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