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庚子槜李叙事 | 芷扬
2020-08-01 23:06:27

槜李满枝头


新鲜采摘的槜李


庚子年江南的这个夏天,雨水之多,于我,这辈子仅见。因着忽而倾盆大雨忽而细密小雨的黄梅天,心潮湿着甚而发霉起来。忽然有一天,槜李上市了,竟如阳光透进来般,潮嗒嗒的心顿时爽利进而欢愉起来。


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好几位槜李种植大户。每年六月底七月初,这款有江南活化石之称的名果,开始上市。在我看来,这些槜李的品种各不相同,大小色泽和包装也各有异趣,但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种的槜李都是独一无二的,是真种。


到底真种不真种,少不了要厘一厘源头。槜李,还真是一种颇有说头的江南名果。


 

先有地名槜李还是先有水果槜李,原先是有争议的,这令我印象至深,以致后来看到说自宋元以后的文献都支持“地以果名”的说法,我在很长时间里依然觉得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问题,不好下定论。


孔子在《春秋》中有记载:“五月,於越败吴于槜李。”这是迄今对地名槜李的最早文字记载。


南宋张尧同的《嘉禾百咏•净相佳李》,则被认为是“地以果名”论的最早文字记载,诗云:


地重因名果,如分沆瀣浆。

伤心吴越战,未敢尽情尝。 


伤心吴越战,讲的是周敬王二十四年(公元前496年)那场发生在吴越两国间的槜李之战。 


这场战争的传奇之处在于,勾践以少胜多击败了当时强大的吴国,并让吴王阖闾受伤以致死于离槜李七里远一个叫“陉”的地方。当时吴国的将和相分别是孙武和伍子胥。越王允常刚病逝,继位的儿子勾践年仅24岁。有着先破楚再征越最后进军中原野心的阖闾,认为这是天赐灭越的良机。只是,他没料到的是,勾践有着与他年龄并不相符的谋略。勾践召集三百死囚,组成敢死队,许以荣誉,在两军对峙时,让他们列成三队,一排排上阵,边喊口号边在吴军面前齐齐挥剑割下自己的头颅。吴军哪见过如此阵势,顿时军心大乱,越军趁机发动攻势,吴军大败。


阖闾临终,叮嘱儿子夫差,别忘记越国的杀父之仇。


此后,在槜李,这块吴越交界之地,又发生了数次激战。数年后,夫差复仇成功,越王勾践为奴。再后来有了勾践的卧薪尝胆,吴国最终被越国所灭。


孤立看,似乎每个故事都很励志。综合看,我更倾向于,春秋无义战。2003年,旅澳画家沈嘉蔚回嘉兴,应邀为故乡绘制了大型油画《槜李之战》,在不久前出版的书中他回忆此画创作过程时,就秉持这样的观点,吴越争霸,吃苦的是老百姓,同时破坏了文明的发展,因此画作的主题便是反战。


2007年10月7日,沈嘉蔚在嘉兴博物馆自己创作的《槜李大战》油画前  摄影 沈志成


两千五百多年过去了,吴根越角的槜李之地发生过多少血腥战事已不可考,历代嘉兴文士喜欢槜李这个地名则是不争事实。

金庸先生在《射雕英雄传》第二回写到了醉李,即槜李:“这嘉兴是古越名城,所产李子甜香有如美酒,因此春秋时这地方称为醉李(注:2013年广州出版社版本为槜李)。当年越王勾践曾在此大破吴王阖闾,正是吴越间的来往必经之地。”


被乾隆称为“槜李文人数子京”的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字子京),曾经故宫的近一半书画珍品都是他天籁阁的藏品。这个盖章狂人喜欢在所有收藏书画作品上狂盖各色印章,其中就有一方“槜李”章。直至今天,还有人自称槜李某某,会请人刻一方槜李章。


而凝聚嘉兴历史上数代文史大咖心血的一部殿堂级地方文献,也冠名《槜李文系》,真本现藏于上海图书馆。《槜李文系》是西汉严忌起至宣统三年嘉兴府七县历代文献总集,收录2354位作者的4041篇文章著作。抗战爆发后这部巨著一度失踪,1948年,重出江湖。海盐人颜文凯出重金买下捐赠给合众图书馆,后来,《槜李文系》随合众图书馆一起并入上海图书馆。2005年,嘉兴市政府花28万元从上海图书馆引进《槜李文系》续辑稿仿真复制本78卷和微缩胶卷5卷。阔别嘉兴逾一个甲子的《槜李文系》重回故乡,在当年成为轰动性的文化事件。


测试槜李品质

 

二 

 

槜李古城,据嘉兴府志,位于嘉兴府治西南四十五里,城高二丈五尺,厚一丈五尺。后人据此推算,大致位于现在秀洲区洪合镇一带,有洪合村的吴越国界桥为证;又有考证说更接近现在桐乡市桃园村一带,有诸多冠以槜李的地名遗迹为证。


槜李之战,时在五月,可以想象,当战旗猎猎,战鼓擂响,不远处挂果的槜李正吸着朝露默默生长。战争的残酷与否,与它似乎并无干系。小暑前后,就到了它低调而又惊艳上市的时节。


“槜”繁体字为“檇”,何意?清浙西词派创始人朱彝尊写有《槜李赋》,序文道:槜,遵为切。许慎《说文解字》:“以木,有所捣。”贾思勰《嫁李法》:“腊月中,以杖微打歧间,正月复打之,足子。”捣即击打。


可见槜李的培育方法的确不一般。其长出的李子呈圆形,成熟后,果实由红渐紫,果皮上布满微黄细小斑点,最外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白霜。颇神奇的是,正宗的槜李上面都有一道淡淡的掐痕,传说是西施留下的。这个可以与槜李大战无缝对接的故事,是这样流传的:勾践为奴期间,越国浣纱女西施被越国献给吴王夫差。经过嘉兴时(又一说,进吴宫后为吃槜李专程到嘉兴),正值槜李成熟,口渴的西施便随手采摘解渴,她纤指在槜李顶部轻轻一掐,果皮上便留下了一道指痕。此后年年,吾乡槜李都长有一道指痕,后人称之“西施爪痕”,多有诗文歌之咏之,其中尤以朱彝尊的最为传诵:“闻说西施曾一掐,至今颗颗爪痕添。”


青青槜李上鲜明的西施爪痕  


作为一枚如此有内涵的槜李,被作为贡品进献给官家王室,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围绕着槜李古城位置之争,哪里产的槜李是真种,争论不断。自宋始很多文献都指向嘉兴新丰净相寺。但桐乡文人朱梦仙(1897—1940)在《槜李谱》中认为,“槜李始发原于吾乡,本非净相独有”。这本成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六月的《槜李谱》,在上海出版发行,由书法家于右任题写书名,文史掌故学家郑逸梅作序,因此朱梦仙之说影响甚广。不管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槜李数量很少。明清时,净相寺的槜李总数不超过五六十株。因不堪官府索贡,寺内的槜李树被僧人们一夜之间几近砍尽。桐乡屠甸百桃乡(现属梧桐街道)一带和嘉兴新篁栖柽李家,成为槜李新产地。朱梦仙在《槜李谱》中对槜李的种植难度有记载:“以十年计之,繁生者只有二年,普通约居四年,最少者约三年,全无者约一年。繁生之后,每至二三年荒歉,此系管理失当,养成隔年结果之病耳。” 


因历经战争,产量更是稀少。唯其少,愈显珍贵。其吃法,也颇有讲究。沿袭下来的标准吃法是这样的:取完熟的槜李在掌心搓揉数下,然后在果皮上破一个小孔,慢慢吮吸,浆液沽沽入口,满口甘洌清甜,还有一股淡淡的酒香,让人想起槜李的别名醉李。待吸完汁,整枚槜李只剩下一张皮和核。如果吃的时候足够文雅,皮张完整,此时通过这个破皮小孔轻吹一口气,还可还原成一枚完整的槜李。


槜李这么稀珍,故历来受宝爱。


明末清初,嘉兴文人谭贞默,曾专程给常熟红豆山庄的钱谦益送去一笼槜李,不料被钱谦益的如夫人柳如是一眼认出,那不是槜李而是“徐园李”。钱谦益当即赋诗两首:《禾髯遣饷醉李,内人开函知为徐园李也。戏答二绝句》,其一:醉李根如仙李深,青房玉叶漫追寻。语儿亭畔芳菲种,西子曾将疗捧心。其二:不待倾筐写盎盆,开笼一颗识徐园。新诗错比来禽帖,赢得妆台一笑论。


到了清末,每斤槜李售价一元“番银”,还不一定买得到。


嘉兴文人朱樵写过一个很噱头的槜李故事:“傅其伦(注:篆刻家)送八只槜李到上海书画名家王个簃家里,王个簃当场挑了一只最熟的吃掉,然后说明天再通知他们(也是书画名家)一起来品尝,每人一只。王个簃说,很早以前青山农(篆刻家黄葆戉)送了点槜李给吴昌硕,吴昌硕只给他吃一枚。后来,傅其伦做了更过头的效仿,用一个光绪年的青花盖碗,里面放一小片芭蕉叶,再放一枚槜李,送来让我品尝。”


前几天给一位远方的朋友寄去槜李,她马上分送给编辑部同仁,说差不多每人一枚,并发来温暖的感谢信息,令我愧疚不安。想到上述故事,聊以自慰,也算歪打正着了哈。


 

 

近些年,槜李越来越多地现身大众视野,主要缘于吾乡槜李种植业大有蓬勃之势。我也得以与一些种植大户相识。槜李上市季,我视之如节日,套用时下流行的一句广告语,如此珍美果子,错过要再等一年啊。


历经史上少见的梅汛,今年槜李的行情依然看涨,互联网上有人邀请网红在槜李园边采边品为槜李吆喝,打出一斤槜李一百元的字幕。作为一种天然种植的果树,几分还是要靠老天爷赏饭的,今年我便格外留意三分。


“陆园槜李”于很多人,都很熟。陆建明说,他家的槜李是祖传的,他父亲当年从净相寺接穗培育了七八株,到他手里,发扬光大,一度扩种至数十亩,但现实之遭遇让他选择退缩,现在只保留三百余株,把更多的地盘让给了桃树。去年遭受台风考验,今年又遇梅汛,槜李品质受到考验,然其糖度竟在我意料之上,我私下揣度或是真种槜李的基因在起作用。想起前几天赴端午小吃展会,看见有农户卖槜李便急急买回家一尝为快,哪知一口下去,淡寡寡的,没一丝味道。这是槜李的吊诡之处,别的李子,品种不纯或不熟一般就是酸酸酸,而槜李,不酸不咸,啥味道也不会给你。


今年槜李经受史上超长梅汛考验  高建军供图


教训告诉我,买槜李还是得找相识的种植行家。秀洲区洪合泾桥村高建军种的槜李销售期今年好像特别长,但他说跟往年差不多,上市期一般都是6月22日至7月19日。我观察了下,今年其实推迟了几天。6月25日,他发了个朋友圈:雨停了,蒸腾作用开启,多余的水分去除之后,回归应有的鲜甜。明天后天可以采了。他种了十七亩槜李,早晚熟品种均有,完熟后色泽深紫,悦目可人。问及个中原因,他在微信上只回了一句:水肥管理不一样。在我看来,唯一不足的是槜李包装,过于大众化了点。


问及今年梅雨对收成是否有影响,他答:疫情影响很大。


我以为他打错字,便求证,到底是疫情还是汛情。


答:疫情。


你的意思,因疫情,消费力下降了,因此对水果销售有影响?


是啊,市场、商超还要亮码测温口罩,非生活必需就少买了。先三产后二产再传导到一产。整体价格低了。我的油桃和水蜜桃原来大部分是单位发的,今年工厂很多没正常生产,都不发了。


末了,他说:大约六万多斤没有采,回归自然,紧随着文字的是一个大笑表情,呲牙大笑。


隔着手机屏幕,我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反应。原本我只是想了解槜李的收成,他显然是理解成所有水果了,毕竟,槜李在他种植的水果品种中,只是其中一种而已。忽然想起早几天问过他槜李的销路,他说槜李还行,桃梨不行。明年,他种的几株早熟品种,会比今年提前十天上市。


那么,能不能多种些槜李,少种些桃李呢?我真想对他这样说。


“槜李人家”陆其华种的槜李,今年无缘品尝。他的种植面积有四十多亩,名气在外,一向供不应求。当年他辞职卖房到乡下(后来落定王店)种槜李,从全国各地搜罗了两千两百多株、一百二十一个槜李品系进行研究,其中嘉兴的有数十种,也有从净相寺找到的真种。这在小城成了新闻。这两年他又开始把这款传说中只适合在嘉兴种植的槜李品种推广到新疆、云贵、四川、湖北等全国多个省份。历来,做这样的事被视同把橘从淮南种到淮北,可从他近期的朋友圈信息看,移植很成功。


广东韶关试种成功槜李,这是陆其华目前设立在国内最南端的栽培区域点 来自陆其华朋友圈


几天前,看到他发了条朋友圈,说中新社记者踏入槜李园,采访“江南千年历史名果——槜李”,对槜李的现状,他表达了担忧:“目前在国内其他水果市场已饱和非常不景气的情况下,能产生真味的槜李,其却像一匹黑马,常造成有价无货、一果难求之局面。但代表江南这张与众不同的金名片,仍面临着诸多困难。桃、梨、葡萄、苹果、柑橘等水果,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科研人员在先进的实验室进行系统分析研究,而这枚水果目前之栽培和研究模式,与春秋战国时期的栽培没有多大区别……”


中新社记者采访陆其华的槜李园 来自陆其华朋友圈


一时不知说啥,默默在下方点了个赞。


就着累积起来的几个疑问,一天晚上,终于在微信上把问题发了过去。很快,回复来了。


嘉兴之外的槜李品种主要分布在哪些省份?


贵州、江西、安徽、江苏等。贵州最多。估计是抗战期间,浙江大学几次迁移,途中遗留下来的。


为什么是浙大?有依据吗?


竺可桢校长(注:竺可桢曾任浙大校长)原来收集过一些槜李品种。


是到嘉兴收集的吗?


这个不清楚,也有可能是桐乡。四川仪陇的槜李应该是朱德委员长拿过去的,有文献记载(注:时为1958年)。我实地了解到,一共四株,当时杭州笕桥机场空运过去的。两株(运至)其老家,两株(运至)中南海。


我知道您在很多省份做槜李的推广试验,主要目的又是什么呢?


拿到各种准确的科研数据,然后为嘉兴槜李找到更好的突破口。


今年这么长的梅雨季,对您的槜李产量有多大影响?我记得去年槜李遇到了台风,当时损失蛮大的。


今年连续阴雨,光照严重不足,影响确实很大,农业生产就是如此。


收入有影响吗?


当然啊。但今年我比任何一年都开心。


为什么呢?


在今年少有极其恶劣的天气下,槜李的各种问题均表现出来,掌握了大量的、原来无法掌握的数据。


已是午夜时分,就此打住。


庚子年的槜李,悄然落市。


我家的冰箱里,还冷藏着几枚槜李。果形小小的,然圆润有型,入口冰冰的,别有风味。这让我想起今年端午展会上桐乡推出的槜李冰淇淋及文创产品。有一年,我还在展会上买过槜李酒,友朋相聚时才舍得拿出来。


时至大暑,新一年的槜李农事,已然登场。


陆其华在朋友圈,亮出了新研究——红肉槜李。


那一刻,居然心有悸动。


嘉兴槜李,还会给我们多少惊喜?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芷扬 摄影记者:李剑铭(署名除外) 编辑:周伟达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