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关注 | 禾城现实版“隐秘的角落”:是什么折断了孩子的翅膀?
2020-07-31 07:00:00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今夏,现象级网剧《隐秘的角落》热播,“问题孩子”和未成年犯罪,再次进入大众视野,人们的讨论从剧中蔓延到现实——

假如《隐秘的角落》里有社工;现实版“隐秘的角落”又是怎样的……

造成一些未成年人的“恶”和“错”,是谁之过?什么样的环境更容易滋生“隐秘的角落”?

正值暑假,孩子们离开学校的监管,家长应该注意什么?

读嘉记者走访相关部门和负责未成年工作的社工,探秘禾城孩子“隐秘的角落”。



漫画 李泽峰



“新二代”,占多数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嘉兴市首例判处的恶势力犯罪案件,就有未成年人的身影。”

朱轶群是南湖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即未成年人检察部(简称未检部)的负责人,她记得这个案件是2018年8月审理的。


涉案人员在市本级范围内,针对青少年群体,特别是在校学生,有预谋地故意寻找、制造事端,多次实施强拿硬要、无故殴打他人、聚众斗殴等。13名涉嫌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的被告人中,除8名成年人外,包括为首的小A在内,有5名是“99后”,他们在实施部分犯罪事实时,还不满18周岁。


朱轶群2015年开始接触“未检”工作,去年开始负责第六检察部,这几年来,特别是2017年至今,她明显感到,未成年犯罪量在下降。“这可能是我们一边办案,一边预防犯罪产生了效果。”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未成年犯罪总体下降,但是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和强奸这类未成年人暴力犯罪却有增加趋势。南湖区检察院2016年至今审查起诉(编注:人民检察院对公安机关侦查完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的案件,决定起诉或者不起诉的刑事诉讼阶段。)未成年刑事犯罪案件排名前八位的罪名分别为:盗窃罪66人,聚众斗殴罪20人,故意伤害罪19人,寻衅滋事罪16人,诈骗罪13人,抢劫罪8人,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7人,强奸罪6人,占审查起诉未成年刑事犯罪人数的83.3%。朱轶群明显感到参与团伙、公司化、疑难复杂犯罪的未成年人增多了,品种更繁多,更复杂,其中,“新二代”占多数。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时下流行的电信诈骗产业链中,有未成年误入其中,可能作为客服或者工作人员,出现在某一环。朱轶群说:“随着信息网络社会的发展,未成年人参与犯罪的方式也在迭代升级。有主动加入犯罪集团,有被犯罪团伙刻意利用,成年人所犯的罪名类型,他们都有可能涉及。”


2018年,嘉兴警方侦破的涉案金额超2.5亿元的“Max”色情直播案,全国十大扫黄打非典型案例之一,其中也有未成年人参与,他们或者作为客服人员参与售卖平台卡密,或自己购买卡密后转手销售牟利。最终均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处刑罚。

据最高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相比2016年,2019年受理审查起诉的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奸犯罪人数分别上升92.22%、77.88%、101.85%,其中,未成年人强奸案的增长最快。


朱轶群在工作中也发现,未成年人性侵案件变多,除了强奸,还有强迫卖淫,这属于性剥削类的性侵。去年,一起强迫卖淫案是未成年少女伙同同伴,强迫未满14周岁的妹妹卖淫。在性侵类案件中,还有一种比较常见多发的,是未成年人以谈恋爱为名跟未满14周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


原生家庭,该背多大锅?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就像拔河一样,如果父母不拽着绳子或者用力不得法,孩子可能就被其他力量拽走了,他们的选择,往往不是基于好和坏的判断,起效果的是情感。”“拾星者”是嘉兴市首家针对青少年服务的社工事务所,曾鹏是总干事。在做社工前,他在学校做了十多年的专职心理老师,与孩子打了近二十年交道。


他接触的不少涉罪的未成年人或者“问题孩子”,童年或者重要成长经历中,往往父母在家庭功能中缺位,亲子链接割裂后,同伴等其他力量的影响就会加大。


小B被敲诈后,告诉了父母,父母却说:“为什么只问你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父母就这样慢慢把孩子推开了。当一个“大哥哥”关心地问他,“你怎么不开心?我去帮你要回来!”小B就慢慢滑下去了,慢慢跟着“大哥哥”走了。


社会不良力量在拉扯着这些孩子。


小C上学时玩得很“开”,高中时发生了一件事,他的朋友或“进去了”,或逃走了,朋友当初也曾叫小C去,但他突然想到父母,拒绝了。“是对和错拉住了他?还是情感拉住了他?明显是后者,情感的力量可能不能让他成绩好,却能让他在关键时刻守住底线。亲其师,才能信其道,人际关系充满力量。”


曾鹏觉得,无论孩子呈现怎样的问题表象,核心问题都是他们的合理需求、人生养分没有得到满足。


如果满足了孩子的合理需求,也许就会是另一种场景。曾鹏记得有个孩子喜欢跳舞,打工很辛苦,但他有个梦想,成立鬼步舞社。“我们跟社区链接资源,借了场地,帮他去招生,暑假就来教孩子跳舞,他常劝孩子不要玩游戏,要他们去做志愿者,“孩子有梦想,我们去帮助他们实现,而不是看不起或者排斥他们,当合理需求有个正确的渠道得到满足,就可以减少他们犯错误的可能性。”


通常满足孩子们合理需求的渠道就是人际关系和人际互动,原生家庭、同伴和学校对他的影响十分重要。


“拾星者”社工朱虹霄对此感触很深,她目前参与的三个涉罪未成年帮教个案,几乎原生家庭都有或多或少的缺位。


参与打架斗殴的小D,父母离异,他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画家庭结构图时,聊到妈妈,小D说不清楚,没联系,聊起父母,他虽然看上去平静,但语气会突然激动,音量提高,说“没感觉”,带着抗拒与埋怨。


照顾小D的长辈对他不错,打工的店老板对他评价也很好,但家里管得太严,小D想出去看看,家人不同意。他偷溜出去找工作,离家两三个月就出了事,认识了一些行为习惯不好的朋友,参与了他们的打架斗殴。


现在小D还是想离开家,一到周末就问朱虹霄有没有公益活动,仅6月他就参加了两场公益活动。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看《隐秘的角落》,我最大感触就是原生家庭对孩子影响真的很大。除此,就是交友,我们接触的孩子,很多都是原生家庭教育缺位,辍学离开学校,在朋友的带领下去做坏事。”


与朱虹霄一样,向希雯大学也是社工专业,因为立志为保护儿童和家暴维权服务,所以选择在嘉兴市阳光家庭社工事务所做社工。


她参与帮教的一个涉罪未成年人小E,家境很好,但青春期叛逆,喜欢离家出走,常和朋友上网打游戏。父母很关心疼爱小E,但却忙于工作,与小E交流很少。


很多孩子,父母也很关心,但孩子生活中遇到什么、心里想什么却并不了解。他们忽略了,也不知道怎么和青春期孩子交流。一些青春期孩子,叛逆,迫切想脱离家庭监管和学校管教,同时,又想获得父母关注。同时,孩子更希望融入朋辈的圈子,当朋友们都去做这个事情,他不去做就融入不进去,如果误交“不良”朋辈,就很容易受到“不良”影响。


向希雯发现青春期性侵案例增多。目前,她参与帮教的三个涉罪的未成年孩子,就有性侵的,都是以谈恋爱为名义。青春期性教育欠缺,但他们在网络上接触的性信息又比较早,难免好奇。向希雯觉得这些孩子可能对恶的估量不足,比如小偷小摸,敲诈几百块钱,强迫恋爱对象发生关系,他知道不对,但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某种程度上,普法工作比较强调重罪,对青春期常见罪普及不多。


“除了现实中朋辈的影响,还因为网络发达,他们接触的社群、领域复杂,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向希雯的同事周凝婕觉得未成年问题产生的原因很复杂,但毫无疑问,他们在青春期出现的各种问题,可能都会影响以后的成长和发展。


朱轶群所在的未检部对每个涉罪的未成年人都做了社会调查,调查内容除了与犯罪直接有关的犯罪原因之外,还对未成年人的心理特点、家庭环境、成长经历、社会关系等进行详细了解,发现未成年涉罪与本身具备的特点有很大关系。


与未成年人的心理、行为特点相关,比如冲动型犯罪等;与未成年人的认知能力和文化程度相关,他们中的很多人对法律知识不了解,对参与的事情是否犯罪也不了解,不知不觉就涉罪;与未成年人的社会关系有关,家庭、学校、社区等,其中家庭和朋辈的影响比较大,家庭因素不仅关系到涉罪原因,在后期帮教中也是最直接的因素。


今年,未检部门处理的一个附条件不起诉案例,未成年人小H故意伤害。小H是嘉兴人,家庭经济条件尚可,在对小H进行社会调查时发现,尽管小H父母都是与他生活在一起的,但父亲的监管角色是缺位的,所以导致案件后期的帮教很困难。


朱轶群发现,在社会关系里,是层层推进的:离异或者家庭功能不完备等家庭因素,导致学习出问题,然后辍学,导致学校监管缺失,走向社会,受到交友的影响,不知不觉涉罪,或者被引入“犯罪公司”。“青春期,尤其是初二,不是有个‘初二现象’?初二,身心急剧变化,既是发展的危险期,也是教育的关键期。”


涉罪孩子,期待“重启青春”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F初中毕业后,原打算读高中,他成绩非常好。但发生了一件事情,成了涉罪的未成年人,面对帮教的社工向希雯,F提出想回学校读书。


这让向希雯很高兴,之前,F每天睡觉,也不理父母,不和别人说话,出门就是和朋友喝酒,说话都是单个字蹦出来。为了和F建立联系,向希雯还跟他一起玩过游戏。


“谈到上学,他话就多些,我们帮他寻找资源,也给他介绍网课,他自主性比较强,自己联系了一所学校。”


但向希雯高兴之余,也比较担心,F虽然有强烈完成学业的认知,但真正回到校园蛮难的,他对未来也很迷茫,没有太清晰的规划,父母对他很关心,但他不愿意和父母多交流,有轻微的抑郁。向希雯和心理老师帮他做心理疏导,帮他做霍兰德职业测试,也给他分析未来的职业规划,分析他的选择存在的风险,“我们遵循案主自决的原则,尊重他返校的意愿。”


涉罪未成年人,想“重启青春”有多难?


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犯罪记录封存制度。对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未成年人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给他们平等享有与其他正常人一样的权利,为他们留下改过自新、回归社会的机会,为他们的未来保留希望。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但帮教难度非常大。


司法人员、社工、心理老师、社区工作人员等,了解这些孩子的需求,挖掘社会力量,做心理疏导,提供就业培训,做职业规划。


向希雯帮教的另两个涉罪未成年人,一个单纯不想待在家里,尽管家境很好,还是每天骑着电瓶车出去打零工,对未来没有什么长期的打算;另一个不想上学,在帮父母做生意,有时打打游戏,做做游戏主播。奶奶说他菜做得很好,向希雯曾建议他往这个方向发展,但他尝试了一个月,觉得专业做菜太累,不过,向希雯不太担心他,因为他对生活有安排,也在积极融入社会。


涉罪未成年人一般都会比较迷茫。这些孩子既然涉罪,本身问题就很严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帮教的效果不太理想,这些孩子知识文化水平欠缺,对抗不良因素的能力欠缺,社会的接纳度也比较低,没有认同感。在朱轶群的记忆中,帮教好的有自主创业成功的,也有考上大学的,但比例相对还是比较少的。


有个初中学生的放火案,当时给了当事人小G继续读书的机会,但小G最终也没有完成学业。朱轶群记得小G挺聪明的,成绩也可以,但家庭总给小G一种向下的力量,“这个过程当中,稳定是最重要的。孩子在经济、思想没有完全独立之前,有些原生家庭却像无底洞一样,始终在拉扯着他们。”


“帮教首先要保证这些孩子至少不再出现问题,能走上正常的人生轨迹。”朱轶群觉得要推动司法社工的发展,对法律明确规定的附条件不起诉的监督考察期间和相对不起诉后检察机关纳入帮教的未成年人,最好让有司法背景和知识的人参与,相比社会社工,他们更能提供法律方面针对性的引导,“不触犯法律是最根本的,情感、职业规划等,都是更高层面上的。”


南湖区未检部正在尝试临界点关注,对刑事案件领域中,年龄没有到,或者犯罪行为比较轻、不构成犯罪的未成年人进行干预。


除此,朱轶群觉得还应该引起重视的未成年人问题有:公安行政案件中的治安处理案件,但没有进入刑事案件领域,比如偷盗习惯等;刑事案件的周边人群,参与犯罪团伙但没有犯罪行为和违法行为,或者与违法、犯罪人员关系比较紧密的,比如“站场”等。


另外,还有一些距离临界点较远的不良行为,比如旷课、夜不归宿;参与赌博或者变相赌博;出入酒吧、歌舞厅等列入《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不良行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也要重视,提早干预。


image.png

《隐秘的角落》剧照


在工作中,向希雯和周凝婕接触更多的不是涉罪的未成年人,而是“问题孩子”。沉迷网络、厌学、和父母关系紧张、离家出走,甚至自残。来找社工求助的父母,大多都是孩子已经出问题,把社工当成“药”,希望短期内立竿见影。但这些问题,其实早有征兆,却被家长忽略了。“表现出来的行为多种多样,但更统一的原因是他们家庭沟通较少,获得关爱较少。”


那么,与比较敏感的“问题孩子”,如何交流?曾鹏认为,要给他们控制权。如果去找一个孩子聊天,曾鹏会把选择的权利交还给孩子,“你愿不愿意跟我聊?”曾鹏会表现出他的真诚,“我跟你聊的问题,你母亲一定会问,我会在最后十分钟跟你确认,哪些事情是可以跟她说的。”如果孩子比较抵触,进门时曾鹏会说,“你可以问我三个问题。”


“如果他不跟你聊,是他暂时还没做好准备。”曾鹏觉得对于“问题孩子”,只要不威胁到他的生命,不涉及犯罪,不用着急去让孩子来回应,不要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


曾鹏记得,跨时最长的一个孩子是两年后才愿意面对他。


那是个网瘾少年,好几年都没有走出家门,曾鹏曾经跟他谈过,但没有成功帮助他走出家门。两年后,他告诉曾鹏,在他最困难,甚至想自杀的时候,是网络给了他支撑,他所有的知识也是来源于网络。当时,所有人都不理解他,都在问:“你怎么不去学校?你应该怎样……”他说曾鹏对他的最大帮助是没有劝他,坐在那儿陪他,所以当他走出来,再次需要帮助时,就想到了曾鹏。“所以,很多孩子有网瘾时,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有人去听他想做什么吗?”


“有多少社工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曾鹏觉得社工只是孩子寻求帮助的一个渠道,改变一个孩子需要“社区”力量,或者说是一个综合的力量。“在我看来,绝大部分孩子都是能够顺利走过青春期的这个阶段,绝大部分的‘问题孩子’也都是可以回归社会的。”


7月31日《嘉兴日报·江南周末》报道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陈苏 漫画:李泽峰 编辑:陈苏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