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视频  >  正文
【镜像】黑陶烧制 非遗传承
2021-04-26 00:15:43


    黑陶,诞生于新石器时代。

    中国古老的制陶技艺,有黑如漆、声如罄、薄如纸、亮如镜、硬如瓷的美誉。

    嘉兴烧制黑陶可以追溯至7000多年前的马家浜文化,嘉兴市南湖区雀墓桥出土的尖脚三足黑陶,就是那个时代具有代表性的精湛工艺品。

    黑陶作品器形匀称规整,黑里透亮,望之如金,坚实凝重,叩之如磬,具有黑、光、亮、薄的特点,给人以“乌金墨玉”之感,被誉为“土与火的艺术、力与美的结晶”,是新石器时代制陶工艺中能与彩陶艺术相媲美的又一光辉创造。

林军把晾干的陶坯放入土窑中,每一件作品都是泥土在千锤百炼下的“浴火重生”,倾注了黑陶人的心血和热情。


    今年初,在嘉兴市秀城实验教育集团吉水小学黑陶工作室,副总校长林军为黑陶拓展班的学生上了一堂黑陶课。

    捏塑法、泥条法、泥片法、模型法,还有拉坯法……三两下一个小泥人;把团泥在泥板上快速搓出泥条,盘筑泥条很快一个小盆成型;换块泥用木搭子轻拍几下,薄而匀的泥片出来了,围成杯子状。林军边说边做,让泥巴在手上变着戏法。

林军用一种“玩”的方式让孩子们接受黑陶技艺,感受传统文化。


在林军眼中,捏制的陶坯造型彰显着孩子们的想象力。


“这是黑陶奥特曼。”林军说,创造了一个新的“第一”。


    林军,嘉兴市秀城实验教育集团副总校长,从教30年;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嘉兴非物质文化遗产黑陶烧制技艺传承人。

    第一次接触黑陶是在1990年,林军在平湖师范上学,老师介绍了黑陶,就有了想“玩玩”的念头,但那个时候没什么条件,这个念头也只能是想想。

    师范毕业后,林军做了美术老师。凭借记忆中老师曾经的讲解,尝试了一下黑陶的烧制,之后忙于教学,再也没有碰过黑陶,但黑陶一直盘桓在他的心里。

    转眼到了2009年,林军结识了黑陶传承人时良俊老师。尽管时老师一再说不要拜师,但时老师毫无保留地将他研究黑陶烧制技艺的心得和盘托出,将他多年实践经验形成的文字稿给了林军,还面授技艺。这份情,比师徒更深,也让林军从此之后的生活和工作都与黑陶紧密相连。

这是林军目前最为满意的黑陶作品。


    “最激动的是烧第一窑。黑陶烧制用的是土窑,是时良俊指导下建成的。窑刚建好,时老师因身体不适,没法现场指导。一年后,在反复研读黑陶烧制技艺文稿后,林军和美术组的老师一起开始了第一窑的烧制。点火,看窑温一点点慢慢上升,最终达到了1000多摄氏度……最后的封窑,一阵手忙脚乱后,烟囱口、火膛口都堵严实了。”说到这里,林军拿起桌上的一个黑陶摆件,“更让人期待的是两天后的开窑。等窑温降到了60多摄氏度,打开窑顶盖的瞬间让人失望,因为柴火灰覆盖了陶器,从顶口看到的都是灰陶。弯腰、探身、伸手……戴着手套还是能够感觉到陶器的热度。取出来顺手一抹,黑的!成功了!我们带着烧制好的黑陶赶到医院。在病床上,时老师鉴定了作品,肯定了是黑陶,就是火候稍微欠缺点。”虽然时隔多年,但林军到现在脸上依旧带着一丝激动。

    在学校的非遗客厅和黑陶工作室,摆放着很多黑陶作品,有林军自己的作品,也有朋友和学生的作品。打磨过的黑陶作品,赋予“它”不一样的生命,光泽与上过釉彩之后的陶瓷有着天壤之别。每一件作品都是泥土在千锤百炼下的“浴火重生”,倾注了黑陶人的心血和热情。

封窑后,窑内温度一定要保持在600摄氏度以上,至少20个小时,火源就是木柴。


泥土之间还是有不同,这次烧制出来的作品黑色里多了一层金属色。


拿着刚出窑的黑陶,林军迫不及待地告诉孩子们不够“黑”的原因。


    有了黑陶工作室,就有了“玩”黑陶的理由。林军把黑陶变成了学校的拓展课,让更多的孩子“玩”黑陶;和学校美术团队一起,把研究所得的方式方法通过课例进行整理,执行主编校本课程《黑陶》,并正式出版,让黑陶烧制传承有了基础蓝本。

对于有兴趣的孩子,林军会花上一点时间“开小灶”。


    “我从未想过学生能把黑陶烧制学得多精,我只是希望黑陶能深深烙在学生的心里。等他们长大了,如果有一天看到黑陶,会突然想起,当年在吉水小学学到过,学校里有一个黑陶工作室。”

    “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林军如是说。



———— 版面一览 ————




来源: 摄影记者:赵颖硕 田建明 通讯员:南宫维娜 编辑:瞿薇 责编:杨晓东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