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民情  >  正文
【清明寄哀思】我们缅怀亲人,也不忘永葆奋斗激情
2020-04-05 09:34:47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清明,不仅意味着怀念与感恩,也是我们踏青出游拥抱春天的节日。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们生活、工作的节奏,但它阻挡不了我们缅怀亲人的思绪和永葆奋斗的激情。

  为每个家庭奋斗冲锋在前的往往是父亲。无巧不成书,今天参与我们“写信寄哀思”的读者清一色提到了自己的父亲。是啊,父亲是我们的铠甲,但同时也是我们的软肋,因为父亲的爱比母亲更深沉,总在不经意间令人泪流满面……



那山南麓有着父亲的音容笑貌

  我的老家在一座山的南麓,都说父爱如山,我的父亲就如那座山一般烙在我的记忆中。

  父亲叫王金荣(1902年8月22日~1987年1月24日),身高1米8,在我的印象中非常高大魁梧,他的声音中气很足,走路落地有声。年迈时,即使拄着拐杖,也步履稳健。

  父亲50多岁才有了我,自然很爱我,从小到大都叫我“芳囡”。

  父亲吃过许多的苦。在我读小学时,每当学校开展“忆苦思甜”活动时,老师总是请我父亲去讲旧社会的苦,父亲话不多,讲到悲愤之处会撸起袖子、解开衣服露出背脊,用一道道的疤痕无言地展示受过的深重苦难。我的同学们总是把热烈的掌声献给他。

  我的奶奶病故时,我小姑尚未懂事,踩着边上的小凳子撩起她已亡母亲的衣服想吃奶,父亲每每讲到这里就满眼泪水,他说,因为这悲和伤已刻骨铭心,那一幕永远忘不了。

  父亲秉性淳朴。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虽然从小给人打工,没念过书,却对“文化人”特别地敬重。解放后,他在工会的夜校里识得许多字,能写几个工整的字。家里的碗、扁担上都刻有“王记”字样,以示不忘祖。尤其是每月领的工资单上,他都会毕恭毕敬地写上自己的名字,很是自豪。

  我读书时,父亲已退休了,但他从不闲着,在居委会里担任一些工作,现在想起来,就是最早的“老娘舅”。说来也怪,张家长李家短的烦恼事到了父亲这里,都能解开疙瘩。不知从何时开始,不管年长还是年幼的街坊邻居,都亲热地称我父亲为“王家爹爹”,而我父亲也成了街坊邻居的调解好手。

  那时,我们那条街上有一个虽然穿着旧衣但很整洁的老师,因为出身问题他被学校开除了。为了尊严,他每天在天蒙蒙亮时挑着担子出镇去农村谋生,父亲敬重他,总是叮嘱其来回的路上要小心。在那样的岁月里还坚持善待那些处于艰难之境的人,是父亲对知识的尊重和对人的敬重。

  父亲乐善助人。我家西面不远就是农村,农民进城的路上,每有挑柴或农产品卖掉的,都会把扁担、箩筐、绳子等寄放在我家里,而我父亲总是笑脸相迎,不管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他都热心相待并且不管多久返回,他总是会适时地开门等候。农村所有的人都知道“王家爹爹”家里可存放物件。

  我家有一杆16两制的秤和一架木头梯子,凡是邻里需要借的、农民出卖东西的,父亲也都是热情相借,并经常关照这是“16两制”的。我也从小就彻底明白为什么半斤八两是一样的道理。现在回忆起来,我忽然觉得那时父亲可能是为了帮人才购置了这杆秤。还有那木梯,有时候出借到哪家都不知,父亲从不着急,总是认为哪家可能还要用。

  如今,老家那座山的南麓已经成为花园,可记忆中的那山、那屋和父亲还常常令我魂牵梦绕,父亲的坚毅、刚正、善良已融入我们的血液。感恩!如山的父爱!

女儿 芳囡


父亲留下了勤奋好学、顽强拼搏的精神

  在今年清明节到来之际,我对父亲的思念更加强烈,想起父亲在弥留之际,病榻上的他骨瘦如柴,但依然那么乐观向上,看报学习关心国家大事……好心酸!好心痛!

  1918年,我的父亲出生在海宁黄湾闸口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虽然家庭困难,但父亲勤奋好学,小学毕业后,14岁的他在海宁一家商报当了印刷工人,还不忘学习,经常看一些进步书刊。

  父亲是个坚强的人,尽管后来身患肝癌,每天还在学习英语,他甚至订了3份报纸学习。在父亲与病魔坚强抗争的日子里,我们小辈想尽一切办法希望治好他的病,也曾带他到杭州多家大医院请著名专家诊治,但是医生都说没办法了,我们就请名老中医给他开了中药方子。那时没有煤气灶,我们生起煤球炉每天给父亲煎药,这样坚持了几个月,病情稍有好转。

  病魔无情,日子一天天过去,父亲的病终究是越来越重了,他的肚子越来越大,我们请来医生给父亲抽腹水,抽出了1000毫升,隔两天肚子又大了起来,根本无济于事。

  父亲被病魔折磨得没了人形,每天靠喝粥汤维持着生命,却从来不会呻吟一声,脸上也没有丝毫畏惧。

  每一次,我从父亲房间里出来,都会失声痛哭,泪流成河。也许是五脏六腑裂成碎片的感觉吧,我真不知道怎样来表达自己心中的痛苦!父亲是医院退休的,我也是医生,但在疾病面前,我们是如此无力!

  1988年5月26日,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还记得,在父亲生命最后一天的早上,他大口大口吐着鲜血,我当时意识到父亲快不行了,但我们不甘心啊!我们急忙把父亲送到医院抢救,但他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与病魔整整抗争了8个多月啊,父亲扛不住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任由眼泪哗哗地流淌……

  父亲就这样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但留下了他顽强拼搏的精神。

  如今,父亲走了32年了,我也到了古稀之年。可一想起父亲,我心中仍十分内疚,还没有报答父亲的爱啊,真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今年的清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决定在家中祭扫,希望父亲能够理解,我也相信父亲会理解。

  亲爱的父亲,生命中能拥有您这位可敬、可爱、可亲的父亲,我感到非常的荣幸和自豪。我们会永远怀念您,是您让我倍感生命的宝贵、亲情的珍贵,我们唯有珍惜当下,才是对您最好的告慰和报答。

  父亲,您安息吧!

儿子 邬振东


这份念想将我们牢牢连在一起

  又是一年清明至,空气中增添了些许哀思,父亲,掐指算来,您已经走了19年了,可是这19年,您又仿佛从未离去,因为您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脑海中。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前两天,我还是坚持到九龙山来看您了。站在墓前,凝望着墓碑上您的照片,往事一幕又一幕浮现出来,我的心隐隐作痛……

  从我开始记事起,您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穿一身威武的军装,加一张严肃的脸。说实在话,我心里还是有点怕您的。记得有一次,我考试没考好,让您签字确认,您一看,把我的试卷都撕破了。当然,我要是考了好成绩回来,也会受到您的表扬,您的威严里,也会有笑意盈盈的时候。

  父亲,您外表威严,但心肠可好了。我印象最深的事,是家里经常在休息日备着很多好吃的东西,或鱼,或肉,然后,经常有一些学生模样的人来吃饭,当时的我一直挺纳闷,家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亲戚啊?后来,我慢慢长大了,才了解,原来这些学生是从您老家大山深处出来的,在嘉兴读书。而父亲您深知老家的贫穷,所以您经常会去学校探望关心他们,给他们送上自己家里的棉被、衣服,也邀请他们到家里来改善伙食。

  父亲,您总说自己的父母去世太早,参军入伍后是党和部队让您成长,培养您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您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天生日,所以后来,党的生日,也就成了您自己的生日。

  我也记得您患肺癌病重弥留期间,因为快要到中国共产党的80华诞了,您在病床上让我替您交党费,您还说要多交一年的党费,表达自己的心意。您伸出双手把钱递过来,我看到您手上都是针眼,我握着您的手,轻轻地按揉着,我知道,这些针眼很多是实习生留下的,因为您对实习生说:“多扎我几针没关系,我是一名有着30多年军龄的战士,我不怕……”

  父亲,那天,我凝望着您的双手,眼泪止不住地流,您反而安慰我说:“不要怕,人总有这么一天的。”

  父亲,您在那边还好吗?我们这边都挺好,母亲和妹妹们,还有孩子们,都好!您放心,虽然我们已是天各一方,但这份念想始终将我们牢牢连在一起,心心念念,永远永远。

女儿 吴瑞芬

来源:读嘉新闻 文字记者:钱姬霞 整理 编辑:毛晓宇 责编:钱姬霞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