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时政·经济 > 正文
他默默无闻,埋首在供水抢修第一线他获得荣誉,坚信只有坚守方有收获
一颗螺丝钉的耀眼光芒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年02月25日 09:20:3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这五年·故事

 
陆征宇(右二)
 
 
 
□照片由嘉兴水务集团提供
 

一颗螺丝钉,铆在一处30年,没有丝毫锈迹,反而光芒愈发闪耀,一定是因为材质精良、常受磨砺,陆征宇便是这样一颗螺丝钉。

从1986年至今,陆征宇一直工作在供水管网抢修第一线,整整30年,他从一名管道抢修的学徒工,成长为抢修中心的负责人。

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抢修电话响起便是“集结令”;面对去年寒潮时繁重的抢修任务,他不分昼夜,一连20天吃住都在办公室;女儿突发白血病,他尽管心中千般不舍,却仍旧丢不掉城市供水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去年7月,陆征宇被嘉兴市委授予嘉兴市“红船先锋”共产党员荣誉称号,今年,他又被选举为嘉兴市第八次党代会代表,对他来说,荣誉加身,“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坚守职责,履行一名党员的责任。”

板凳坐不热,永远冲在第一线

虽然已是嘉源给排水管网抢修中心的负责人,管着几十号人,需要全面负责市区142平方公里范围内、总长1100公里的供水管网及配套设施的抢修任务,但只要遇到急、险、重大的抢修任务,陆征宇还是喜欢冲在第一线。

不久前,市区禾兴路一处水管爆裂,水淹了路面,由于处在交通要道,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工,陆征宇亲自带领工作人员撸起袖子加油干,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完成抢修。“做咱们这一行的,板凳坐不热,不在现场心里不踏实。”他说。

陆征宇的手机永远24小时开机,无论白天黑夜,电话响起便要出发。年轻时,他住在单位宿舍,靠的是传达室一声喊,后来,他配了传呼机,靠的是铃声一响,总之这么多年,他“随叫随到”的习惯一直没有变。

管网抢修这一行,其实没有严格的休息日,哪怕在吃年夜饭,接到任务就得走。“抢修任务和军人的集结号没啥两样,抢修就是军情。”陆征宇说。

陆征宇的办公室里摆着一张折叠床,这是用来“凑合”的,有时熬了通宵,工程结束时已经是凌晨四五点,回家不早不晚,他就在办公室稍微眯一会,天亮了继续上班。

2015年8月的某天晚上7点,市区甪里街和纺工路交会处的一处水管爆裂,淹了两条街。那是一个周末,接到通知时,陆征宇正带着老婆、孩子在无锡旅游,他二话没说,带着家人就往嘉兴赶,到达时已是晚上9点,那一次抢修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7点,直到最后路面恢复通行,陆征宇才放心离开。

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打扰,陆征宇的家人早已习惯,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几次。半夜接到抢修任务是常事,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陆征宇就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了,向上级汇报、人员调度、设备安排……拨出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这时候再开车出门肯定不安全,妻子不放心,干脆给他当起了司机。

早些年,陆征宇还是一线工人的时候,半夜出一些小任务,妻子更是常伴左右,在抢修现场帮他打手电、关阀门、递工具,俨然成了他的助手。

“你妻子一定很爱你吧?”记者问道。陆征宇害羞地一笑,点头算是认可,随后又解释道:“她性格很好,能够包容我。”

冬天一身霜,夏天一身汗

“冬天一身霜,夏天一身汗,晴天一身灰,雨天满身泥”,这是对陆征宇这个岗位最真实的写照。

管网抢修工需要经常在水中操作,遇到复杂情况甚至要在水里待上半个多小时。有一次,陆征宇遇到一处消防栓损坏,为了尽快恢复供水,他在维修完毕后,穿着工作服就下到阀门井里,在没过胸口的水中关上阀门,那时已是11月,第二天他就冻病了。

干这一行最要命的是,活最多的时候恰恰是冬天最冷、夏天最热的那些日子:极寒时管道结冰,水管容易冻裂,极热时用水高峰,管道稍微有些问题水压不足,都需要马上维修。

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冰凉的雨水淋湿了全身,从冻裂管道中涌射出来的自来水喷在冻得通红的脸上,冻得僵硬的手需要始终拿着抢修工具不停作业。“夏天还好一些,冬天冻得让人有些受不了。”陆征宇说。

他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的一次寒潮,他每天跟着师傅爬到楼顶上去修管道。在天寒地冻的日子,为了操作灵活,抢修工往往会脱下手套,徒手施工,“手常常被冰冷的金属水管粘住,不过一段时间之后手就麻木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让陆征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去年1月份的那次寒潮,4万多只水表冻裂,几万户家庭断水,抢修热线的电话响个不停,一时间,这座城市角角落落的人们都在翘首等待抢修人员的出现。

临近过年,市里要求必须在春节前完成抢修,让居民安安心心过年。抢修中心随即进入了24小时工作状态,面对从未有过的严峻形势,陆征宇带领同事们全力以赴,奔赴在抢修最前线。

20多天的奋战中,别人可以轮流休息,但陆征宇作为指挥员需要随时应对突发情况。那些日子,陆征宇吃住都在办公室,早饭是方便面,中饭、晚饭吃盒饭,实在累了、困了,就在折叠床上躺一会,直到小年夜前一天,抢修基本完成,陆征宇才回家和家人吃了顿团圆饭。

据统计,从2016年1月24日至2月18日,抢修中心共修复立管459处、市政管网83处,更换表前阀3433只、表后阀1353只、水表18111只,工作量相当于平时的近10倍。

陆征宇先后被嘉兴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授予年度市区“十佳城建工作者”称号、被市委授予“红船先锋”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女儿患重病,工作、家庭两头挂

“热爱,谈不上;离开,舍不得。”陆征宇对于这份职业有一种朴素的情感,“或许是习惯了吧。”

1986年,16岁的陆征宇初中毕业,便进入供水系统工作,那时,他是一名学徒工,每天骑着三轮车跟着师傅满街跑,“那时候哪里想得到能在这一行干上30年。”

那时候,抢修技术没有专业培训,都是师傅带徒弟,边做边教,口口相授,“抢修要想精益求精,没在一线干许多年是不行的,各个地方情况不一样,管道位置的判断、操作空间的把握都需要具备丰富的实战经验。”

这么多年,陆征宇的努力和付出有目共睹。顾鸿明是陆征宇的老同事,一起共事了20多年,在他眼里,陆征宇是抢修中心的主心骨。“他不爱说大道理,我们就看他脏活、累活抢着干,凡事都是冲在最前面,大伙就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跟着他干就无怨无悔。”顾鸿明说。

30年的职业生涯里,陆征宇曾短暂调到了工程科,“轻松是轻松了点,但总觉得不适应。”半年之后,他又回到了抢修中心,“我就喜欢和工人们在一起,有苦一起吃,有福一起享,心里踏实。”

在陆征宇的办公桌上,摆着3张女儿的照片。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陆征宇也不例外,说起女儿,眼里透着甜蜜,“那时候还很瘦,现在可能是受药物激素影响,胖了不少。”

2013年初,陆征宇12岁的女儿突发急性白血病,被紧急送往上海治疗,“当时整个人就懵了,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安慰她,就想一直陪在她身边。”

那时,陆征宇刚担任抢修中心负责人不久,里里外外事情一大堆。对于一座城市来说,供水不是小问题,影响着千家万户。家事、公事总得有所割舍,在女儿度过危险期之后,陆征宇一咬牙,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只有等到周末,陆征宇才抽身赶往上海,陪护女儿。女儿进入化疗期,头发一把一把地掉,陆征宇每去一次,就发现女儿的头发少一点,往日美丽活泼的模样一点都没有了,陆征宇心疼得不得了,“每次离开心里真是舍不得,但实在没法子。”

女儿的治疗持续了大半年时间,陆征宇就这样两头跑,所幸因为治疗及时,病情得到了控制,女儿目前已经基本康复。

今年,陆征宇光荣地成了一名党代表,对于他来说,他将在新的道路上继续埋头前行。


来源:嘉兴在线—南湖晚报    作者:晚报记者 鲍嘉 朱政 通讯员 张琦 制图 张利昌    编辑:李 建    责任编辑:王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