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正文
一则碑文,追述濮绸六百多年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年09月13日 21:00:3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古代濮院是江南丝绸业重镇,有诗赞曰“海内争夸濮院绸”,因此,濮绸有“天下第一绸”的美誉。光绪《桐乡县志》记载:“(濮绸)轻纨素锦,日工月盛,濮院之名,遂达天下。”在民国《濮院志》中,记载更多:“自宋以来,机户自镇及乡,以机为田,以梭为耒,皆务于织,所产纺绸,练丝熟净,组织亦工,号称日出万匹,终岁贸易,不下数十万金。”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濮院镇人民政府重修镇志时,镇志办工作人员在修志调查工作中,发现濮院翔云观废墟里有一块碑石,便仔细地用纸拓印了下来,完整地保存了全部碑文。

该碑文记载了民国十二年(1923)浙江省实业厅对濮院镇机业公会有关濮院镇丝绸业呈文的批复。

碑文题名为《浙江实业厅厅长云示》,正文有九百多字,较为详尽地记载了濮院丝绸业的沿革及其经济结构,是一份不可多得、十分珍贵的历史资料。由于该碑文较长,故选择其主要内容作一浅释,以飨读者。

碑文首先介绍了濮绸的沿革。碑文曰:“濮院系嘉桐毗连之区,丝绸为生产大宗,故镇人生计之周裕,商家贸易之盛衰,全视机业发达与否为衡。溯自宋元之际,自镇及乡,机杼栉比,日出万绸,良非虚语。现在机户虽然较前减少,而镇乡机业者,尚有千余户,每年出产万余匹。”濮院镇是在南宋建炎二年(1128)著作郎濮凤建造的私家庄院基础上发展而来。濮凤六世孙濮斗南因协助理宗夺取皇位有功,被册封为吏部侍郎,并赐濮家庄园为“濮院”,从此镇名”濮院”一直沿袭至今。

元朝大德年间,濮氏后代濮鉴弃官从商,以其卓越的胆识和眼光,出万金在镇上建立四大牙行,专事收购当地丝绸,远销国内外。商路的开通,推动了镇上及四乡丝织家庭手工业的发展,形成了以濮院镇为中心的地域性丝织贸易市场。

到了明中期,濮院镇已经发展成名闻遐迩的江南丝绸专业市场,成为商业繁业的重镇。以商兴市,以销促产,以丝绸为龙头,带动百业兴旺。

碑文的核心内容是“红单”。碑文曰:“机户各向本地绸庄销售,而绸价之升降,向由机业各董事参酌各机户意见,审察市情,分别品类,共同酌议价格,填于红色绸价规单,按期分送各绸庄。凡绸庄收买绸匹,无论生熟,均以红单为标准。此种办法,机户无抬高价,绸商无垄断情弊。公平买卖,双方称便。”“各绸庄与机户皆恪守定章,沿用数百年而勿替,盖由至理至公。”

从这里可以看到,自明清以来,机户与绸庄之间,绸庄与绸庄之间,早已由“红单”来协调关系。这就清楚地告诉我们,当时丝绸的收购价格,是由机业公会集体商议决定的,并非任凭市场自由地调节产销关系,从而避免了同行之间互相激烈竞争乃至互相倾轧,进而损伤机户生产积极性的不良后果,“红单”制度是商品经济自发产生的一种制度,它维护了产销双方各自的利益,从而有效地推动了丝绸业正常、稳步的发展,是“至理至公”之事。这也是“红单”制度“沿用数百年而勿替”的根本原因。

碑文的最后部分介绍了当时机业公会的职能及费用来源,“公所经费由各机户、各机厂认纳。其收费方法,凡各机户投庄售绸,即由绸庄于付价内代扣,陆续汇缴公所。”机业公所收了会费后,经费主要用来办三件事:第一,“每年庆祝轩辕圣诞”,因为濮院绸业信奉轩辕氏为本业始祖。第二,“创办机业学校”,用于培育丝绸业的接班人。第三,即是机业公会会所的日常办公经费。

这则碑文,使我们从中了解了濮绸的历史。尽管,濮院的丝绸业在兴盛了六百多年后,到清末民初逐渐衰落了,至民国十二年(1923)时,曾经日出万匹绸的濮院,产量已锐减到年产万匹绸了。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落差。

甚为可惜的是,翔云观废墟里这块富含文史价值的碑石没有得到及时保护,至今不知所踪,据说是当年濮院粮站建筑职工宿舍时把碑石当作建材深埋地下了。

【作者简介】张松林,共和国同龄人,农工党员。浙江省民间文艺家会员,东方民文桐乡分会长。已出版《绸乡的传说》(桐乡文联丛书第一册)。


来源:聚桂文会    作者:    编辑:    责任编辑:陈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