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民生·城事 > 正文
泄愤杀人 狡猾嫌犯亡命天涯
追凶6782天 专案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年07月18日 00:01: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举报

  1998年的冬天,29岁的宗德才杀人后仓皇而逃;整整6782天,他隐姓埋名,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这个盛夏,从意气风发的壮年一直潜逃到老态尽显的中年,嫌犯最终还是被戴上镣铐押解回禾。再次回到这片土地,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我太后悔了!”

  昨天上午,秀洲区公安分局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了“1998·12·16”故意杀人命案积案的侦破始末。

  杀人潜逃 杳无音信

  6782天,宗德才每次听到有人敲房门,都会紧张到要平复几分钟情绪才敢开。7月11日,房东深夜来敲门,他迟疑了几分钟,还是去开了门。“你们干什么?”门口站着几个陌生人说是来查暂住证。“我叫陈太兵。”他坚持说着这个名字。“我们是浙江嘉兴来的,再问你,你叫什么。”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他很自然地接上了话:“宗德才。”

  6782天,他从未忘记过自己身背命案,只是没想到,执著的秀洲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的追捕。

  1998年12月16日,宗德才与亲戚宗吉某趁同居一室的同乡王某熟睡之机,用羊角榔头打击王某头部致其死亡,随后将其捆绑沉尸在秀洲区洪合镇的一河道内。作案后,两人分别潜逃。

  两个月后,尸体浮出河面,有群众发现后报警。嘉兴市、秀洲区两级公安机关随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经过现场勘察、走访,基本确定两名嫌疑人。1999年2月17日(年初二),专案组前往云南彝良县,并在18日将嫌疑人之一的宗吉某抓获,其交代了宗德才与其一起作案的犯罪事实,后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宗德才自案发后就销声匿迹。专案组从其亲属着手查找线索,但其家庭成员关系错综复杂,相互之间一直没有联系,因此专案组未能获得有效线索。

  据介绍,宗德才有一情妇郭某。两人是同村同族,因情人关系被发现,不得已私奔到洪合打工。当年,宗德才犯下命案,携郭某一起逃亡。但这些年郭某也是杳无音信。

  专案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

  凶徒情人成突破口

  案发后至今,秀洲区公安分局历任六任局长、七任刑侦大队大队长及刑侦民警都未放弃过对宗德才的追缉。每年梳理线索,前往其老家走访,对其所有的关系人进行走访。秀洲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吴润民曾在2011年两赴云南宗德才的老家。“当时我们在当地贴了很多悬赏通告,每天接到很多电话,有说他在山西的、也有说他在贵州、新疆。每条线索我们都要核查,因为都有可能是真的。”专案组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但依旧未果。

  2016年,侦查员再次从宗德才的情妇郭某入手,发现其在云南盐津有活动轨迹。“这些年郭某也是躲避侦查,所以当时得到这个线索,大家都很兴奋,感觉这个案子要有突破了,我们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叫‘梅开二度’。”秀洲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南片刑侦队队长沈小健说。

  据警方调查发现,疑似郭某的女子现在叫王某,还带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孩子的户籍登记在郭某弟弟名下,学籍则登记在郭某妹妹名下。郭某的妹妹早年已远嫁四川,经民警在四川调查,郭某妹妹这些年都无外出迹象。那么,这个王某是不是就是郭某呢?综合在云南、四川等地的线索,警方最终确定这个王某的落脚地在广东湛江。

  今年7月,一组侦查员前往湛江,围绕王某的关系人进行排摸、分析,发现这个王某就是郭某,她冒用的是其小姐妹的身份。通过进一步调查,一名与其关系密切的男子陈某浮出水面。这名男子在广东东莞,极有可能就是宗德才。

  一听“嘉兴”二字

  松口承认自己身份

  7月9日,一组侦查员赶往东莞。吴润民说,当时大家只知道这个陈某在东莞火车站附近,具体哪个位置并不清楚。“那边是一个货运场,有很多卸货工,经过两三天的走访,我们排摸出了一批无身份证登记人员,最后把范围缩小到一条街。”但毕竟近20年过去了,警方对宗德才相貌的认知还是凭着当年的一张黑白照片。“当年他的脸还比较丰满,现在很瘦,几乎认不出来。”在当地蹲点守候时,民警还曾跟错过一个对象。“跟他年纪、身形都差不多,差点抓错一个。”

  7月11日警方决定实施抓捕,早上7点已有民警蹲守在陈某的租房附近。到了深夜11点,民警以查暂住证为名敲开了陈某的房门。“当时他的门是反锁的,问我们干什么,迟疑了几分钟才开的门。”男子执意自己叫陈太兵,却提供不出真实的身份证明。当民警表明是来自浙江嘉兴时,男子主动开口承认自己就是宗德才。

  据宗德才交代,他与死者王某是打小就认识的伙伴。当年,他、王某、宗吉某三人租住在洪合,一起打工。因与王某观念不同,产生摩擦。宗德才觉得自己时常被王某欺辱,矛盾日积月累,遂产生杀意。这一点在宗吉某处也得到了印证。用羊角榔头打击王某头部的行为是宗德才实施的。

  作案后,宗德才携郭某逃亡,第一站去了北京,在逃往北京的路上,他捡到了陈太兵的身份证,这个身份他一直用到了现在。而后,他又辗转广东省多地,未曾回过浙江。6782天,宗德才犹如惊弓之鸟,一直以打零工为生。其间,他与郭某生了一个儿子。2014年,在一次争吵中,宗德才将郭某暴打,导致其手筋断裂,随后两人分居。多年来,郭某也一直未敢与家人联系,直到为了孩子的读书问题。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来源:嘉报集团    作者:记者 顾亦来 通讯员 陈 晓    编辑:吕姚炜    责任编辑:何继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