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下棋 | 张兆荣
2020-05-22 08:30:00

下象棋


我从小学开始,就喜欢下中国象棋。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逐步知道下象棋有很多好处。下象棋,能开展思维活动,提高思维能力,对青少年的数学解题,特别是解几何证明题,很有益处。因为下象棋时,应当要考虑到对手至少后面三步(高明的棋手要考虑到后面更多的步数)可能会怎样下棋,自己又该怎样应对,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不慌不忙,克敌制胜。巧合的是,我们石门中学退休教师中,中国象棋棋艺最高的五位都是数学教师。


下象棋讲究:摸子动子,落手无悔。这就要求我们思考问题要全面,做决断时要慎重,切忌粗心大意。往往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下象棋时,为了取得全局的胜利,有时不惜送“子”,甚至不惜弃“车”。这与军事上打仗一样,不追求一城一地的得失。所以下棋者,如果一味贪吃“子”,不考虑全局,往往要输。在象棋古谱《橘中秘》中,红方由于贪吃一马,中了黑方的弃马局,而输掉了。


有的人下棋,遇到自己失了一炮或一马或一车时,中途推枰认输,其实大可不必,应全盘分析一下还有多少棋子可支配,有没有转危为安、化险为夷乃至反败为胜的可能,要努力坚持到最后,用现有的棋子组合出最佳的力量,集中优势兵力,攻入对方的薄弱环节,创造出最佳的战果。不少军事家为什么喜欢下象棋,因为下棋在很多方面与打仗相似。他们从下棋的奥妙中应用到军事上。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在安兴工作时的一个星期日,一位从上海下放到练市农村的知识青年,寻到我这里要与我下棋,我问:“你怎么知道我会下棋?”他谦虚地说:“我是慕名而来。”我说:“我们相互切磋一下吧!”下棋时,他一定要我先下,我不客气地先下了。结果,没有多少个回合,我就败下阵来。下第二盘棋,尽管我改变了开局,十分用心,还是较快地以失败告终。下第三盘时,他用布条罩住了双眼,与我下盲棋,尽管我小心翼翼,结果只下得个和棋。 


我对他的棋艺佩服得五体投地。下好棋后,我们在闲谈中得知,他在“文革”前,是上海黄浦区的少年冠军,下放后,他在练市、乌镇与高手下棋,他都赢了。他是由练市的一位高手介绍,才找到我这里下棋的。他准备今后到嘉兴找高手下棋。后来听说,他杀败了嘉兴的有名高手。后来,全省象棋比赛时,他得了冠军。这次与这位知识青年下三盘棋,我深深感到:棋艺无止境,强中更有强中手,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当时桐乡县(桐乡1993年撤县设市)体委寄给了我一本由五十年代前期的中国象棋冠军杨官璘主编的《弈林新编》一书,空闲时,我研读了一些棋谱,棋艺有所进步。


1988年,桐乡县教育工会举办了在职教师的象棋比赛,并在比赛后,选派我代表桐乡县教育系统参加嘉兴市教育系统的象棋比赛,我就有了向各县高手学习、较量的机会。特别是嘉善县的一位高手,她曾经两次获得全省女子象棋冠军,是一位专业棋手,她与我比赛时,每走一步都要作记录,这种认真下棋的态度,我深受触动。在公用时间用完、开始倒计时后,她态度冷静,不慌不忙,出子迅速,及时揿钟,体现出她是一位久经沙场的棋手。在赢了我后,她不骄不傲,很有礼貌,微笑地与我握手,说明了她是一位高素质的棋手。


虽然我喜欢下棋,但在职时,由于工作忙,平时走象棋的机会不多。


2002年退休并返聘结束后,我机会来了。人生在世、当有所爱。平时我除了看看书,阅阅报、健健身、养养花,看看电视、用用电脑、学学智能手机、写写文章外,就是下下棋。步入老年后,知道了适当下棋,还有一个好处:防止老年痴呆。所以我经常到老干部活动中心会会棋友,与棋友下下棋,享受对弈的过程,感知对弈的乐趣,切磋棋艺的奥妙。下了几盘后,说说棋理,叙叙棋情。


一对棋手在下棋时,我又喜欢观棋,因为在观棋时可以学到棋手的长处和妙招。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观棋时,不要逞能,东指指,西点点,甚至抓起棋子代走,这最容易引起下棋者的反感。


天气不好,或者在疫情期间,我宅在家里,研读棋谱,享受自得其乐。


由于经常会会棋友,研读棋谱,如今虽年已八旬,但棋艺没有荒废。


这些年桐乡市退教协会组织的象棋比赛,我经常参加,并三次获得冠军,三次获得亚军。


我也经常会输棋,输赢是兵家常事,胜负不足挂齿,只要开心就好。


如今,我的记忆力很好,思维能力强,陌生人见到我还以为不足70岁呢。这得益于我晚年生活滋润,喜欢下象棋。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张兆荣 编辑:周伟达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