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有个女孩叫竹影 | 苦李
2020-03-23 09:00:00

竹影照片(系本人提供)


 

看这篇文章前,请读者先想象一下,山村小学一个年轻语文女教师,大致会是怎么个状况?对,山村小学,教语文的女教师,年纪么,接近九五后。是追剧逛街搜罗美食,还是喜欢名牌时装和坤包?是无比向往都市生活呢,还是干脆渴望嫁入豪门?


我认识一个女孩,名字清纯脱俗,叫竹影——让我瞬间想到丰子恺的散文《竹影》。


精力充沛的她十分自律,每天五点起床,晚上十二点才睡,除了教书,还读写健身,“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没学过乐器和舞蹈,但喜欢跟着音乐随意舞动,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野已昏。


一年逛街最多两三次。名牌一概不知。也不吃零食。喜欢的美物:古风手帕,团扇,陶笛,耳坠,油纸伞。一入古风深似海,从此流行是路人。


小姑娘踏上工作岗位已四年,考了瑜伽教练证,坚持读书写作,甚至还存钱买了房。没有读过高中的她,现在想学英语,想往无障碍阅读英文原版。竹影感慨,一个普通老师想改变乡村教育,太难,即使教一辈子,又能如何,毕竟目前的教育主要为迎考——这话怎么像是我说的——不如抓住青春的尾巴,全方位提升自己。


看到竹影在朋友圈发状态:今晚月色极好,我在操场练瑜伽,当我倒立时,只觉天地清明。


有人说,她把枯燥的日子过成了诗。


有新认识的朋友惊讶于竹影身上没有半点市井气,完全看不到尘世的污染。


竹影生长于山野,她要做一个和大自然无限亲近,沾满露水的精灵。最爱两本书,《红楼梦》和《小王子》,每年重读一遍。一本让她明白人生如过眼云烟,终将是虚无;一本让她永怀童心,自然纯真。曲折的童年使她过早意识到生命的短暂,而山川草木滋养其灵魂,即使在最拥挤的人群,也觉得自己离星星很近。


竹影出生贫寒,幼年丧父。打小就喜爱文字。四年级时,有人看到她的日记《我有一个孤独的家》,然后班主任把十一岁的她喊进办公室,说有人想资助她上学。后来日记发表在日本的报纸,两位日本姐姐资助她完成学业。


因为生命被他人照亮过,所以希望,自身发出的微光也能照亮别人的黑夜,即便出生在泥潭,也向着日光生长。读到博尔赫斯一段话,她忍不住分享:“一个诗人应当把所有的东西,甚至包括不幸,视为对他的馈赠。”新冠肺炎期间,听校长说小县城难买体温枪,网上又太贵,竹影二话不说,花两千多块钱,托国外朋友买来十支最好的体温枪,送给学校。她相当节俭,同时也十分大方,这两年赚的稿费,基本上贡献给学生了。


《湖南文学》《扬子江》《诗探索》《小溪流》等文学期刊,都发表过竹影作品,著名的《诗刊》则在头条位置重点推出她一组诗。她的第一本书,诗歌童话合集《有只狐狸看月亮》,近期就要出版。狐狸代表聪明、善良、纯洁、机灵,还有点小调皮;月亮则代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既有诗人的敏感,也葆有赤诚的童心,就像对这个世界,既有忧愁,又怀着缱绻深情。作者的观点,生命太有限,而文学的意义就是跳出世俗圈子,反思自我与社会,升华生活与心灵,即使亿万年后,才有人读懂这些文字,也如刹那间相遇。


太多的人,工作后就不再读书。在竹影看来,阅读使心里开出一朵朵花,让自己变得更好。她想游历大好河山,心观天下,笔写百态。


一个读写结合的教师,思维有可能是活跃的,教学有可能是灵动的。那天舌尖起泡疼痛,竹影让四年级学生自己上《女娲补天》,分组讨论,解析课文。孩子视角真是不同,比如他们提出:乌龟没害人,女娲为什么要杀死它,砍掉它的腿做天柱子?水无常形,教无定法,顺势一变,别有洞天,这就是教育智慧。


竹影写过一篇有关乡村教育现状的杂文,在个人公众号发布后,引起强烈反响。点赞者众。恩师声援鼓励:“你为教育发声,承担了那么大风险压力,若在十年前,你也许一辈子就完了。有因有果,目前的收获是你应得的。你一直都在写作,将来不仅要在国内出书,还要去国外,让外国人也读到你的童话。自信点,你是有实力的!”


竹影认为,敢于讲真话,是人本该具有的品质。真话是世界基石,真相使社会进步。若你沉默,视而不见,一二十年后,你将是个没权利,没尊严,活得缩手缩脚,没能力为自己发声的可怜虫。多数人敏锐勇敢,小人就不敢像苍蝇一样成群结队。


其教育观有点非主流:“目前乡村教育扼杀学生天性,读几年初高中,眼里再没有那种灵气了。教书不是复制知识,曾有人说,学生也没毁啊。我说,患了非洲猪瘟的猪,看起来仍肥壮,你为何就不吃了呢?流水线式教育下的人,缺乏独立思考的应变能力,更像被打磨的工具。看单位那些二十几岁的男人,未老先衰,早没了血性侠义,多曲意奉承。”竹影这番话,我看了好几遍,心底里十分认同。有一次我跟她说:你好像是一个生活在别处的我。


因为新冠肺炎,许多老师忙于网络教学,竹影以为,大可不必,尤其是农村小学。进学校,真不是为学那几篇课文、几个方程式,否则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过是被权势和潮流牵着鼻子走的机器。


女孩竹影,绝对是一个精灵,最可宝贵的,在于,她是一个有思想的精灵。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它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我喜欢,敬佩,欣赏竹影,是她的粉丝,以认识她为幸事。曾如此跟她套近乎:你我有诸多相似点,姓李,来自农村,成长于单亲家庭,一线语文教师,业余写作,在省级以上纯文学刊物发表过作品,因自己的文字而被要求去教育局说明情况。


竹影很忙,我极少打扰她。看了阿根廷小说家萨曼塔的《吃鸟的孩子》,我发微信:“拉美青年女作家的这本魔幻现实主义短篇小说集,我差不多有一半读不懂。你是写童话的诗人,应该都能看懂。”我是这么想的,万一这书她有用呢。反正,竹影有回复:“太好了!”


另一次我告诉她:“有几个作家对《金瓶梅》评价很高,说曹雪芹对它有所借鉴,甚至认为《金瓶梅》更好。我只在学生时代读过《红楼梦》,从未接触《金瓶梅》,没有发言权。”她当即回复:“读了后就知道啦。”两秒后跳出她的第二条微信:“你的散文也好。” 这六个字有点脱离语境,一定是好心肠的女孩,找不是机会的机会,安慰年长却平庸的我。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苦 李 供图:竹 影 编辑:邹汉明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