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年夜饭 | 阳涛
2020-01-24 13:14:29

朱仙镇年画

 

我准备好了过年的礼物——香烟、老酒、孩子们的新衣服等。我的心早已飞到了故乡。这时候的故乡变得热闹忙碌,年味在故乡的烟囱里升起。打糍粑,烤烧酒,干鱼塘,磨豆腐,扫尘,贴春联,祭祖等民风民俗组成了故乡的年,延续了上百年,至今依然保留。

 

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故乡在召唤我,母亲在盼望着我。几天后,我将踏上故乡,喝几杯母亲酿的米烧酒,即便是醉卧故土,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开怀畅饮。

 

我生活的城市,过年时街道冷清,缺少了鞭炮声,总感觉没有年味。然而,年味在我的故乡一直很浓厚,在我记忆中从未淡去。

 

每年春节前,母亲忙于置办年货。烟、酒、鞭炮、糖果必不可少。酒,乡间米烧酒,几十年不变,我曾经带回过高档白酒,无人问津。过年时分发的香烟,贵贱高低,衡量一个家庭的经济实力。大年初一开门红的鞭炮声的长短,彰显出家底的殷实与大度。村民攀比之风,方兴未艾。往昔过年,村民以烟的贵贱与鞭炮声的长短来攀比。如今,移风易俗,村民以汽车的车标来攀比。几年前,我的虚荣心作祟,无意中加入了一场无厘头的攀比。现在想起,那时的我如此庸俗肤浅,可笑之极。去年起,我低调回乡过年,极少在村中走动,串门拜年之事由我弟代劳。

 

记忆中的除夕夜,灶台是我年少时味蕾绽放的地方。我们兄妹坐在灶膛间的长木凳上烤火,看着母亲操办年货——杀鸡,宰鱼,炒瓜子,炸油豆腐等。也帮母亲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这些年货中,有一道叫炸红薯片的小吃,我吃了几十年,念念不忘。

 

故乡俗语:“年三十夜的火,元宵夜的灯。”意思是除夕夜的火要旺,元宵夜的灯要全部点亮。母亲在灶台上架了一口大铁锅,把切好的猪板油入锅,慢慢熬,猪板油熬干捞出油渣,倒入一块块切好的豆腐。豆腐在油锅里翻滚,浮起,炸到金黄色,捞出,置于竹匾中。一锅锅炸,直到一盘豆腐炸完。我们兄妹三人嘴馋,偶尔伸手抓一块带有余温的油豆腐塞入嘴中,津津有味地吃。

 

母亲让我们兄妹三人在灶台边的小木桌上剪一叠厚厚的红薯片。红薯片,故乡人习惯称作刮片(湘中特产),长方形薄片。竹撮箕置于木桌的中央。一人把刮片剪成二指宽的细条,一张刮片大约剪五六条。两个人把两指宽的刮片条剪成没有规则的菱形,置于竹撮箕中,备用。母亲炸完了油豆腐,端着一小撮箕红薯片,抓几把红薯片放入油锅,灶膛间香气扑鼻。我们无意识地吮吸着那种甜香,有垂涎三尺之势。母亲用一双长竹筷在油锅中搅动,不用多久,菱形红薯片浮在翻滚的油面,冒着泡,膨胀起来。红薯片的颜色由白色变为浅黄,待到金黄色时,立刻捞出沥干。火候掌控不好,一旦炸过头,红薯片的颜色变成了焦黄色,味微苦而失去红薯的香甜。油炸过的菱形红薯片上鼓起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气泡,冷却后,变得酥松甜脆,是佐酒的上等小甜食。喝一小口米烧酒,嚼一块酥脆的红薯片,酒香与红薯香相遇,那种五谷杂粮的醇厚芳香长留于唇齿间,久久不忘。孩子和女人喝完一碗糯米甜酒,用一块菱形的油炸红薯片刮尽碗底的甜酒糟,再嚼着香甜的红薯片,那种满足感全在红红彤彤的脸蛋上呈现。一小撮箕红薯片炸完后,母亲换了口小铁锅炒葵花子、南瓜子。我们守在灶台边,边嗑瓜子边等压岁钱,直到眼皮子支撑不住,方肯上床睡觉。大年初一,我们兄妹穿上新衣服、新布鞋,摸摸口袋,拿出一张崭新的十元大钞,兴奋不已,到处炫耀。那是母亲深夜里塞给我们的压岁钱。

 

我的印象中,故乡人从来没有操办年夜饭的习俗。故乡人把大年初一的早餐视为重中之重,寓意着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大年初一,天还没亮,母亲开始张罗一桌饭菜。一家五口,一张八仙桌,装了七碗饭,分别在我和我弟的旁边多摆一碗饭。母亲说,这是我们兄弟未来婆娘的饭。现在想起这种习俗,我忍不住大笑。

 

儿时,这种充满期盼与欢乐的年味,扎入了我大脑的海马区,半生不忘。

 

几天前,母亲炸好一小撮箕黄炸肉(湘中甜点),孩子们最喜欢;石臼深深,木榔头高举,响起了年轻人打糍粑的吆喝声;杂屋里的土灶上,母亲支起一口大锅,小火烤完了米烧酒。酒水如涓涓细流顺着竹筒流入酒甏,那是父亲的精神食粮,也是招待客人的好酒。

 

我改变了一下我家的年俗,将亲手操刀置办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在阵阵鞭炮声里,趁着夜色,我们全家人围坐在一起,举起杯,共祝福,吃一顿象征着团圆的年夜饭。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阳涛 编辑:邹汉明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