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荐读】我们在嘉兴的“勾搭连环”|马星海
2019-12-10 10:58:34


作者(中)与家人。2017年,马星海和妻子定居嘉兴。马星海曾做过情景喜剧《东北一家人》第一部的总编剧。


来嘉兴两年,友人几多来访,临别都对嘉兴赞不绝口,下次再来的愿望盈溢。这蛊动了我的肺管,不吐不快,不能不写篇文章了。


最早来客是妻妹一家三口,本来人家是送儿子去徐州上大学。姐姐一番鼓动,鼓动穿越了江苏,到嘉兴来了。我们姐妹两家,这一通神游,沿南湖把儿子走瘸了腿,又上杭州苏州,最后又回嘉兴来。又累又乏的我倒头便睡,人家却又出去买粽子,发给同事好友。


过了月余,我的朋友以书法家身份,从昆明过来,与我商量一部书法文字作品的合作出版事宜。书法家可能嫌只有我们几人见面不热闹,又勾上海的部队老首长,父子驾车过来,在船菜馆大快朵颐。


有趣的是太原的朋友来。她姥家在金山,本不以嘉兴小城为然。但来了之后,玩高兴了,连住三天,没有走的意思。她把原准备去杭州的时间,都打发在嘉兴美景上了。我们去湖心岛,又到伍相祠,夫人陪她绕进绿岛,几乎迷在花路,打电话几催才从文星桥转回。她给南京的妹妹寄粽子,妹妹嫌少,直接要了商家地址,她的许多同事也要买呢!


家乡少年同学科兄夫妇,是被上海的儿子逼出来玩的。今年五月来玩了三天,没玩够,十一月又来玩三天。科嫂见面先致歉,不好意思,我们又来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他乡遇故,是中国人生命中的四大喜之一啊。


问题是,他儿子为何逼他们出来呢?儿子家在上海,是法学博士,他们是我的少年同学中,孩子最出息的家长了。儿媳妇是博士后,那么会生,生了一女又一男。科兄子孙满堂,可以安享含饴弄孙之乐了。


但高知的儿子儿媳,教育观念是新时代的,不愿意隔代带孩子;而且凑巧亲家二老也在,四老抢孩子玩,多烦人啊,于是儿子哄他们出来,给他们订高档宾馆,撵他们,你们不是喜欢嘉兴吗?去玩吧,去玩吧。


科兄夫妻给孙子孙女扔下了抚养费,忿忿地又来嘉兴。


我们当然没有羡慕嫉妒恨,由衷地祝福他们,自然问到他们博士儿子的成长过程。他们讲的经验把我的鼻子笑歪了。因为老师从孩子小就让他们向家长介绍经验。科嫂说,不会讲。老师说,随便讲就行。科嫂说,那我讲少留作业,让孩子多点玩儿的时间行不行?老师赶紧说,求你了,你可别讲了。


科兄更绝,轻描淡写说,就那样,没啥讲的。你听这话,鼻子歪不歪?


然后我们决定勾引老全。老全也是我少年同学中,孩子最出息的一个,现在北京当公司老总。老全夫妻给儿子看孩子。


老全两个儿子,人家也不愿意让老一辈带孩子。老全夫人绝!小儿子先有孩子的,老全夫人每天带礼物去看孙子,烦得年轻父母没招:先给奶奶带带看看吧。


结果,这奶奶是真上心啊,把孙子的生活娱乐安排得有条不紊,一丝不苟。小儿子夫妻放心了,大儿子生了孩子,就主动送上门来了。奶奶扩军了,乐得嘴都合不上了。我那老同学可苦了,老全被妻子看得牢牢的,出去会个朋友,也得请假规定好时间。到点不回,电话肯定追到。


勾老全的结果是,明年春天,大的上学了,他可以出来了,一定去嘉兴相会。


然后我们又勾了一个少年同学周涛,退休成了摄影爱好者。经过学习,现在好像成家了,每天在朋友圈发和摄影名家的合影嘛。他没事还四处寻找好景拍照呢,要叫他逮住嘉兴啊,不得把嘉兴美景搂个几遍啊?


还有人来呢,那对年轻的博士硕士夫妻,那……不再一一说来了,科兄夫妇已飞到三亚了。


科兄整理发来在放鹤洲我兄弟俩的合影,又配上了抒情歌曲。嗨,五月的照片!看照片上的自己!比现在年轻,而且英俊,恍若隔世之感,油然而生。我有点禁不住泪目潸然,马上复诗一首。这首顺口溜我放在这里,以敬嘉兴。


答科兄祝福


江南冬雨时,飘飘海南意。

沙洲放鹤影,木瓜寄爱语。

南湖西南湖,拱桥梅湾即。

朱生豪家侧,南门头故地。

商摊今日餐,可曾朱兄食?

东北同窗友,借地宴旧知。

前忆小瀛洲,夜至仓门闭。

曲桥赏水月,湖畔留恋贻。

今补昨夜憾,拜谒仓颉祠。

华夏文化始,至圣起文字。

晴访凌公塘,凌统勇仁智。

上下七千年,绵延史前史。

江南有良渚,红山识北域。

气温变中国,草禾可分理。

长江黄河圈,都是我民支。

变幻千年久,我代智能至。

安享快时代,白头共友谊。

敬爱人长久,聚散两依依。

明春又同游,再叙离别事!


诗发朋友圈,又勾来人了。上海一老总,为我改了一句,“沙洲放鹤影”即是。我原句是“放鹤洲闲影”。我这人,素来谦逊好学,从谏如流,况且人家改得有意境,所以顺了她。问她:嘉兴人?回答:NO。啊,好了,这个非嘉兴人,也对嘉兴有兴趣了。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马星海 编辑:许金艳 责编: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