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人生第一张稿费取款单,我珍藏了二十年,不见了……
2019-10-11 05:30:00

大学毕业刚来嘉兴那会儿,趁着大学爱写作的热乎劲,也为了在众多初入职者中崭露头角,我一个月之内给企业报上交了三篇稿件。


不想,我的稿件很快就被企业报刊用了。这让我所在分厂的领导非常高兴,他一边夸赞我,一边递给我一份《嘉兴日报》说:“往这里的副刊投稿,也去见见世面!”


我接过报纸,受宠若惊。作为一个工科毕业生,以前投稿,都是非公开发行的校报、企业报呀。向地级市的党报副刊投稿,我还真没敢想过。我翻转手中的一沓《嘉兴日报》,副刊才一个版面,也就三四篇文章,全市那么多文学爱好者,还有语文老师、专业人士投稿,要录用刊发,得有多大的难度啊!


不过,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不几日,我还真拿笔写了一篇关于大学生活的稿子。用方格纸誊写,装进信封,贴上邮票,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投进了路口的绿色信筒。


此后几天,我便热衷于主动要求去拿报纸。每天一到看报时间,我就第一时间冲进收发室,为的是翻阅副刊,寻找自己的名字。


可惜,每每都是失望而归。


大概一周后,我接到了副刊编辑的回信。这让我非常欣喜。编辑在信中对文稿进行了细致的点评,说明了不刊用的理由,并鼓励我继续写作,继续投稿。我很是感激这位编辑,是他第一次系统地帮我分析了文稿,提出了诚恳的意见。他的退稿信,非但没有浇灭我写作的热情,反而让我更加迷恋于《嘉兴日报》的副刊。


此后的日子里,我留心生活,留心《嘉兴日报》的副刊文稿特点,也专注地写了几篇稿子投过去。因为工作日渐繁忙,加上有第一次投稿的经历,我并没寄予多大的希望,只是当作练笔而已。


突然有一天,收发室打电话给我,让我赶快去收发室,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要我当面签收。办公室当时有很多人,都很惊讶,是什么东西一定要当面签收啊?


我匆忙赶到收发室。邮递员要我出示证件,我一摸口袋,身份证没带。还好,带了一张上班的考勤卡,上面有我的名字和照片。邮递员很认真地核对了考勤卡,并向收发室管理员确认了我的身份后,把一张绿色的单子递给我。那一刻,我的心里扑通扑通乱跳。

我接过单子,原来是一张邮政取款通知单。上面淡淡的字迹,写着:《嘉兴日报》,某月某日。汇款金额一栏,写着35元。


邮递员看我很茫然的样子说:“小伙子,别发呆了,你的文章发表了,这是稿费。”听到这,我兴奋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的文章在《嘉兴日报》发表了,还有三十五元的稿费!这爆炸性的新闻,很快在办公室、分厂传开了。大家争相寻找当天的副刊阅读,我走到车间去,总有陌生的工友拉住我说:“你的文章在《嘉兴日报》发表了,写的得真好!”


晚上回到宿舍,我反复翻看这张稿费单,淡绿色的字迹,厚厚的纸张,捏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那种感觉,就是农民看见满眼丰收的欣喜;是渔夫看见满仓活蹦乱跳的鱼儿的满足。


室友起哄:“赶快去取出来,请客啊!三十五元可以去撮一顿了!”


后来,请客是请了,但那张稿费取款单,我终究没有拿去邮局兑现,而是决定把它好好地收藏。我一直把它夹在一本相册的扉页,想着让它一直保存下去,留作纪念。


此事过去快二十年了,日前,听日报副刊编辑讲,以后稿费要直接打入银行卡,不发稿费取款单了。我这才想起了那张稿费取款单。


晚上回家翻找,那本相册还在,但那张稿费取款单不见了。许是几次搬家,遗落了。


看着抽屉里凌乱的物品,我心中满是惆怅。


晚饭时,我给女儿讲起我第一张稿费取款单的故事。她惊讶地张大了嘴:“那三十五元钱,可以买好几个冰激凌呢!”


她没法理解,那份收获,那种成就感,是无法用金钱来代替的。


我遗失了业余写作道路上的第一张稿费取款单,但那份美好的记忆,却永久地珍藏在了心底。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罗碧峰 编辑:法兰西的蓝 责任编辑: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