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对话】盛欣夫:书写入心,不入俗流做自己
2019-10-11 00:05:01


 

9月29日,书写入心——盛欣夫书画作品捐赠展,在浙江博物馆西湖美术馆开展。


本次展览展出五十余件、百余幅盛欣夫作品。其中,行草“平湖秋月”“裁云镂月”及“岸芦野葛”对联,草书“旧句·计白当黑”,设色鱼诗画屏、墨鳞小品等六(件)组作品,捐赠给浙江博物馆。

早在2017年,盛欣夫就将历年创作的736件书法、绘画、陶瓷作品捐赠给家乡桐乡。

研讨会上,来自各地的文艺评论及书画界人士,认为盛欣夫:

不同之处在于书法入心。

不入俗流,不变本色,坚持、坚定地做自己。

盛欣夫接受了嘉报记者的采访,谈他的艺术理念和实践。



9月29日,盛欣夫在浙博作品捐赠展上


记者:就像展览的名字,书写入心是很多人对你的评价,从用笔、用墨到布局,无刻意“摆布”,现在很多人在书写时都要精心安排,你如何看?


盛欣夫:这是理念问题。都说“意在笔先”“胸有成竹”,我认为学时“意在笔先”,创作时“意在笔后”。

“胸有成竹”是对的,但不是将胸中之竹刻意地表达,而是我胸中积累了很多的竹,写时忘掉自己,自然而然地流淌。这就是积累平时,忘掉用时,不刻意“摆布”。

这也是匠人和艺术家的区别。“意在笔先”是技术问题,不是创作问题。


平湖秋月

记者:你出了不少书,有些是关于书法的,你的理念是什么?


盛欣夫:十年前,我发现现在的书法创作大多挤在“二王”这条路。“二王”肯定是大道,但都挤在这条道上,怎样发展,怎样创新?

书法从晋、唐、宋一脉相承,到晚明很了不起,傅山、王铎他们是高峰,线条锤炼得十分成熟。此后就走了下坡路。

我们要想办法突破,我力量有限,做了些研究和实践。

现代人没有童子功,我就把笔放在三斤重的不锈钢管里,写小字,补童子功。我现在写字,手上放杯水,写蝇头小楷,手还是很稳的。我还去补古文。

十年前我悟出一条路,那就是楚简。

中国书法自楚简始。

我们过去都说秦篆到汉隶,楚简被忽略了。大批楚简被考古发现后,给了我很大启示。隶书、行书甚至草书都能从楚简中找到端倪。

我现在创作一半以上都有楚简的影子,我的字书写性也越来越强。

我现在热衷于捐赠,我想将几十年的书法理解和实践,几个我认为比较有用的‘脚印’捐给博物馆,辛苦博物馆,帮我在冰箱里冻起来,不给人家看没关系,保留下来,给后人一些启示。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需要我们这一代人以及后代人去研究,才能更进一步。艺术传承的是文化,每个人不是孤立的,都在这条文脉上。


丈二草书 荷风桥影联

记者:你的老师邹梦禅是书法篆刻家,都说诗书画印,你没学篆刻?


盛欣夫:篆刻学过。但我眼睛不好,我喜欢大刀阔斧做事情,所以不适合印章。人要有自知之明,要知道适合做什么。我适合写字,特别是行草。


记者:你曾说自己的独行是文化拾遗之旅?


盛欣夫:过去因为交通等因素,每个地方文化风俗不同。这种差异将会慢慢消失,我想作些了解,谈不上研究,就是开拓眼界。所以,每到一个地方,各种风俗我都会去了解。

十一年在国内,十一年走国外,走过后,才知我们民族的伟大,文明没有断层,文化包容性很强,融合很多文化。

艺术家做这些干什么?

我觉得艺术家应该什么都要知道。

艺术家首先是个文化人,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跟我们的国家、民族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好处,否则,就是匠人。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种两棵树,造一片林,书画就是这两棵树,都围绕他们服务,但若两棵树周边都砍光了,风刮过来,这两棵树也会倒。

(你对书法的研究和实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让人想起“知行合一”。)对呀,知行合一很重要。


册页 春曳

记者:评论家孙洵说你的画“非但严格地继承了文人画的传统,还善于从油画、水粉画甚至雕塑作品中吸取营养”,都说艺术创作要古为今用,西为中用。


盛欣夫:西画,我做过一些功课,但没具体学过。

柯文辉对我影响很深,他一直主张国画创作远离西画造型方法,中归中,西归西,只能借鉴精神。我以为他说的是对的,就慢慢把一些(西方的)东西排斥了,尤其我的画是文人画,是写意的,注重线条和笔墨。

现在传统在慢慢减弱,所以我的书法要是纯正的线条,纯正的传统,画也要是纯正的写意,纯正的文人画。

坚持传统很难,但越是难,继承才更重要。

传统要一板一眼,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来。再有天分,几年也是无法和几十年相比的。我已经有几十年功底了,为什么要浪费?我要珍惜这点功夫,做得更好一点。我这几个脚印踩出来,应该要与众不同。


《嘉兴日报》10月11日江南周末报道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陈苏 摄影 魏荣彪 作品由盛欣夫提供 编辑:哈苏 责任编辑: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