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 - 嘉兴第一新闻门户网站 嘉兴日报、嘉兴广电联合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 嘉兴在线  >  人文  >  正文
《延禧攻略》后,海宁人于正玩起了长篇小说《魔术师》
2019-09-19 19:57:46

文 许颜

《魔术师》 于正 著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9年9月版


于正的首部长篇小说《魔术师》,近日正式首发,亮相于大众面前。


众多明星为这本书推广。预售当日,“于正首部长篇小说”也成为微博热议话题。


一直以来,于正都是以影视编剧、制片人身份被观众所熟知。很多人也会留意到他是嘉兴人,出生、成长于海宁长安。他说过:“《胭脂雪》和《锁清秋》都发生在同一个地方——平安镇,这个名字来源于我的家乡——长安镇。长相思,在长安,桃花也好,虹桥也好,都承载了我对江南的所有畅想,美若梦幻,无与伦比……”


2018年,由于正担任编审、总制片人的《延禧攻略》凭借一路飙红的收视率和独具东方之美的非遗元素,成为中国首部登顶谷歌年度电视节目搜索榜单的剧集。于正也凭借此剧获得“2018腾讯娱乐白皮书电视剧行业年度风向人物奖”。


古戏法在小说中只是“抛砖引玉”


在《延禧攻略》热播时,于正就多次表达自己想倡导中国传统文化的意愿。作为于正的转型之作,《魔术师》被他赋予了弘扬具有东方神韵传统文化的使命。在被哈佛中国论坛邀请演讲时,他说:“通过我们这一代的努力,把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断地带给下一代、带给世界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魔术古称戏法,在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是不可或缺的传统文化。被问及为何选择魔术这一题材时,于正表示,自己之前写过一部关于魔术的电视剧《美人天下》,由此迷上魔术。2014 年《时尚芭莎》找他写个短篇的纸上电影,才有了《魔术师》的雏形。“这些年我一直想把它变成一个长篇。中国古戏法很有意思,它还同时与皮影、武术等其他艺术门类相结合,具有艺术性;而西方的魔术在我看来比较接近于魔法。”


读过《魔术师》的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表示:“以前已经领教过于正在《延禧攻略》筹备过程中对服饰和历史细节的专注,这次对魔术技艺细节的描写,也浸透了于正的心血。”


《魔术师》是一部怎样的小说? 与于正以往的大多作品不同,《魔术师》是一部行业言情题材小说,也是于正少有的以男性为第一视角的作品。


故事大概如下:高冷毒舌的天才魔术师沈牧,以超凡魔术才能横扫魔术界,只为寻找昔日恋人夏天晴。结果不但引起行业公愤,更招来百年魔术世家徐家的忌惮。于是,在徐家的号召下,各路魔术高手齐聚,与沈牧一一展开争斗。


几番较量,沈牧皆有惊无险,却在行业最盛大的香港世界魔术大赛上瞥见评审席上的夏天晴时心神大乱。重逢后的夏天晴早成了徐家当家人,对待沈牧陌生得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们知道主角一定会赢,但不一定能猜到“他”怎么赢——制造足够的戏剧冲突,这或许正是编剧于正所擅长的。


《魔术师》中将悬疑、爱情的元素与中国传统戏法的精神内核融合。魔术技艺的描写,惊心动魄的传奇斗法,也成为小说的亮点。


但如果你想在书里看“硬核”魔术,估计是会失望的。于正也说,书中的古戏法在小说中只是“抛砖引玉”,想把中国的古戏法让大家看一个大概。“希望读者朋友看完后觉得有趣,可以继续搜索、寻找,把中国传统的文化传承下去。”


于正,海宁人


“都可以不要,但是书必须要”


在《魔术师》的自序里,于正这样写道:


我出过很多书,但是除了刚出道的几本以外,都是别人根据我的剧本改写的。即使是刚出道的几本也是我自己去掉了场标,加入些许描写拼凑成的。这样的作品进入市场只能是一个好看的故事,完全没有文学价值可言。

人到中年我开始反省这样的情况,我的故事真的仅仅是流行文学吗?我要不要留点什么东西下来……


《魔术师》里起起伏伏的沈牧,也让人联想到这些年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于正本人。


1978年出生的于正,大学读的是上海戏剧学院,也曾梦想当个知名的演员。1999年,他跟随香港导演李惠民学习编剧,2002年离开在上海成立“于正工作室”,正式出道。


作为一个高产的创作人,他是横店的常驻户,几乎每年至少会推出一部新的剧作。这些年,他在收获了众多注意力和嘲讽口水的同时,也从以前的无名小卒走到了编剧圈的“金字塔顶”。作为影视人,他获得过第十六届亚洲电视大奖最佳编剧奖等众多奖项。


在被问及做好编剧的诀窍时,于正认为,国内的编剧经常写作都是在写事件,其实这是错误的方法,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人好看戏才会好看。“写小说(《魔术师》)的时候,并没有想象成悬疑、爱情或者是戏法的东西,你要传递的是中国的古代文化在现代的发展,就要很好地把人物梳理,该到哪就哪。”


于正认为好的故事都自带话题和关注度,如何写“爆款”,于正的秘诀是:“永远要记得塑造人物,观众想看的,无非是一个特殊人物在遇到常见事情时的不同反应,而不是平凡的人遇到离奇的、永远不会接触到的事件。”


一直在写剧本的于正也是文学爱好者,“我并没有觉得忙就不阅读,阅读是随时都可以的,我每天在路上会有一到两小时的路程,觉得这个路程用来睡觉和刷抖音挺浪费的,这时候就发现可以把语音记录下来,写一部小说,一边说一边记录,很有意思。”


在于正看来,写书和写作只要掌握了窍门是永远不会卡的,会卡的只是知识面,“我现在写什么戏就会写什么书,在写作时我会请专家进行面对面的咨询,让内容更专业的同时,省了很多查书的时间。”


由于不是专职作家,于正每天会抽4到6个小时左右来写作。“我在制作的时候也不一定会写作,因为写作跟制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做制作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有空余的时间,开机以后只要晚上看片时需要我,白天都不需要我。有人在拍,我白天时间也可以用来阅读。”


于正的生活里,阅读是不可或缺的。即使每天忙碌,赶路的碎片时间都是他看书机会。他觉得从出道到今天,他阅读时间特别多,在拍上一部戏的时候,他就把十几本的《慈禧全传》给看完了。


“我有一天在想,我有什么东西可以舍弃的?都可以不要,但是书必须要,这是不可替代的精神生活。”


来源:读嘉新闻 作者:许颜 出版方供图 编辑:四月 责任编辑:沈秀红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安装

在这里,读懂嘉兴

相关阅读
分享到: